香港警民冲突升级

更新:周一,香港特区政府表示,已经命令防暴警察撤离香港街头。警方动用催泪瓦斯和警棍一天后,成千上万名抗议市民仍在留在街头,阻断交通。

政府呼吁抗议者腾出道路,以恢复这座繁忙商业都市的正常运转 

 

香港—周日,香港当局大幅度加强了压制呼吁民主的抗议活动的力度。他们施放了催泪瓦斯,并调集了配有长筒枪的防暴警察,意图驱散已将香港政府总部包围了三天之久的人群。但是,数千名只拿着雨伞、戴着口罩的市民没有遵守警方的清场令。

在警方尝试驱散抗议人群的多个小时之后,附近仍然有大量示威者聚集。他们时而会与一排排的警察对峙,并高声呼吁对方放下警棍和盾牌。也有警员在与抗议者发生摩擦时受伤。这座城市原本以商业贸易的安全港而闻名,如今街头却成为了夜间战场。

23岁的史蒂夫·李(Steve Lee,音译)刚从大学毕业,参与了抗议活动。在受到催泪瓦斯袭击后,他在人行道上啜泣。“我不明白,政府怎么能够在发出警告还不到30秒的时间里,就用催泪瓦斯对付和平抗议的学生?”他反问。

“香港已经疯了,”他说。“不再是我所知道的香港,也不再是世界所了解的香港。”

有些抗议领袖呼吁学生撤退,理由是担心警方会用橡胶子弹对付集会人群。香港政府表示,警方告诫市民“和平有序地撤离,否则警方将使用更高一级的武力”。

周日夜间,警方发布声明称,已对市中心的几个区域实施“封锁”,其中包括政府总部周边地区。警方还宣布,在政府总部附近举行任何集会均为“非法”行为。官方通报,已拘捕了78人。

然而,到了深夜时分,仍有数以千计的市民留守在街头。他们谴责警方的镇压,而且还在最初的抗议区域外的几个地区静坐。政府总部附近的金钟地区的人员尤其密集。当天早些时候,这里最先爆发冲突,警方还下令关闭了一座地铁站。

许多抗议者表示,警方突然强制驱散政府总部外的静坐人群,这让他们感到愤怒。

“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从来没有想到,”48岁的工厂经理凯文·陈(Kevin Chan,音译)说。“政府必须意识到,这里都是香港民众,”他指着人群说,其中大多数20来岁。“这些不是他们的敌人,都是民众。”

许多年轻抗议者戴着医用口罩和护目镜,用透明塑料膜遮挡眼睛。“这是头一次有这么多人参与公民抗命,也是抗议者第一次受到如此暴力的对待,”30多岁的销售人员朱嘉和(Chu Ka-wo,音译)说。“现在,市民看待警方的眼光肯定会跟以前非常、非常不一样。”

警方还在香港的中环金融区施放了催泪瓦斯,当时一小群人聚集在汇丰总行大厦楼下。这栋建筑物是香港天际线的一个地标。催泪瓦斯迫使光鲜的文华东方酒店附近的行人纷纷逃进地铁入口,随后这个站点便被关闭。

26岁的里奇·刘(Ricky Lau,音译)是香港中文大学的商学院学生。他说,警方似乎担心抗议者会控制这片金融区。“他们没有发出警告,朝空中发射,直接投到人群里,”他说。“他们就是要尽力阻止人进入中环。”

香港当局动用了甚于过往的严厉手法,这有可能会激怒市民。抗议活动针对的是新选举规定,因为它将使得北京能够对香港最高领导人的候选人进行筛选。在反对这一方案的大规模抗议是否明智的问题上,香港民众本来似乎一直存在分歧。不过,中国政府支持采取强硬立场,并对抗议活动进行了公开谴责。

据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中国港澳事务办公室的一位未具名的发言人在声明中说,“中央政府坚决反对各种破坏法治和社会安宁的违法行为。”

该发言人还表示,“我们充分相信并坚定支持特区政府依法处置,维护香港社会稳定,保护香港市民人身和财产安全。”

香港最高官员行政长官梁振英(Leung Chun-ying)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抗议者正在用非法方式威胁政府,并宣称他“绝对信任警方的专业判断”。

香港专上学生联会是静坐活动的组织方之一。组织方成员李卓人(Lee Cheuk-yan)对一群抗议者表示,学联呼吁学生再罢课一周,并呼吁工人举行罢工,以抗议警方的镇压行动。

“他们应该让市民进去。我们又没有烧轮胎,我们是和平抗议,”55岁的司机汤米·曾(Tommy Tsang,音译)说。他一直试图进入抗议区域,此时警方投掷了催泪瓦斯罐。“这让我更加坚定地留在这里。”

激发抗议者愤怒情绪的是北京上个月推出的选举改革方案,该方案将让香港市民从2017年起,首次直接选举行政长官。但批评者表示,一个主要由忠于中国政府的建制派组成的委员会将能够筛掉那些没有获得北京支持的候选人,从而使普选变得毫无价值。

香港政府一直在想方设法驱散周五晚上开始的静坐抗议人群。抗议活动持续到了周末,参加的人数曾多达几万。此次抗议活动使当局带陷入政治窘境:动作太温和的话,他们可能会给予示威者希望;采取武力的话,他们会冒上失去香港民心及国际舆论的风险。

在香港中文大学教书、长期评论中国政治的林和立(Willy Wo-Lap Lam)在静坐抗议现场观察时说,“在这个阶段,看样子他们将不得不露出自己的拳头。如果警方处理不当,政府领导人将显得管理不善。”

尽管警方就如何平息此类计划中的抗议活动已经演习了好几个月,但他们还是没能阻止数百名学生冲进香港政府总部的前庭。此举引来更多的支持者,他们占领了被围栏挡住的前庭外的一条大道和附近的一些开放场地。前庭内的学生周六被警方拖出,但前庭外的支持者们仍留在原地。

香港大学的法学教授戴大为(Michael C. Davis)表示,“现在的情况是,除了迫在眉睫的公共治安问题外,还有争夺香港民众人心所向的问题。”

他说,“虽然抗议活动导致北京让步的可能性很微弱,但香港政府的冷漠或严厉手法可能会激怒公众,增强公众对示威者的支持。”

“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是香港地区最知名的抵制选举方案的团体。该组织原定的计划是,从周三的全国性假日开始,在中环金融区开展公民抗命活动。

不过,该团体在周日清晨做了紧急调整,承认学生的行动已经先于他们的计划,并宣布学生在政府总部前“占领”的场地将成为抗议活动的基地。

香港大学法学副教授、占中运动联合创始人戴耀廷(Benny Tai)表示,他和其他抗议者已为留在该区域——他们当中许多人称之为“公民广场”——和平地抵制任何清场行动做好了准备。

他表示,香港政府的反应很可能会受到北京发出的建议和信号的指导。北京对香港行使主权。

他说,“我很难猜测中国政府怎么想。一个热爱人民的负责任的政府会受到感动和触动。但我不敢肯定他们热爱自己的人民。”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286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