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业的冬天

每隔半小时至一小时,广州火车站便有一班列车发出,以200公里的时速向南奔驰,一个小时后抵达珠海。列车被冠名为“威尼斯人号”——冠名者是澳门威尼斯人赌场,车厢内的头枕巾和桌板上也印满该赌场的宣传广告。“威尼斯人号”的终点紧邻珠海拱北口岸。走出列车,目力所及之处,莫不是威尼斯人或新葡京赌场的巨大海报。由拱北口岸步行3分钟便到了澳门半岛最北端的关闸。出关后乘车经嘉乐庇总督大桥,一直往南,就到了路氹城——这里原是澳门的两座离岛氹仔和路环之间的一片海域,填海造陆工程将这里填平。如今,新生的路氹城成了赌场云集的地方。在这里,金沙、银河、威尼斯人等多家新式赌场占地广阔,如城堡般一座座耸立着;刺眼的灯光下,壮丽的外观甚至有些略显浮夸。不过,那些最慷慨的豪客是不会乘坐列车前来的。为了吸引他们的光顾,赌场中介会提供往返机票、接送豪车和酒店客房,一切简单得就像在茶餐厅里为客人提供一杯免费的柠檬水。2014年2月,仅仅一个月,澳门的博彩业收入就达到了380亿澳门元的历史高点,同比增长40%。而2014年全年的澳门政府全部财政开支,也不过是657亿澳门元。但也就在2014年,澳门博彩业收入开始了断崖式狂跌: 6月同比跌3.7%,8月同比跌8.1%,10月同比跌23.2%,12月同比跌30.4%。2015年,下跌的趋势并没有停止。资本市场的反应也极为激烈,在香港上市的几家博彩公司几乎都遭到了“腰斩”。据彭博新闻社报道,在过去12个月中,在澳门收入排名前三的博彩大亨的总市值已经缩水了220亿美元。其中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受影响最大,作为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董事长,一年前他的财富达373亿美元,排名全球第11位,但过去12个月中,他的财富均缩水超过20%,目前列第25。而银河娱乐集团的中国所有者吕志和财富缩水达40%,从全球第40位下跌至108位。另一位国际博彩巨头——永利娱乐创始人蒂夫·韦恩(Steve Wynn)的财富也缩水超过20%。2015年3月,澳门博彩业连续第10个月同比下滑。阿度站在熟悉的赌台前环视四周,他告诉《凤凰周刊》,比起一年之前的繁荣光景,赌场冷清了不少。“人少了,尤其赌得大的客人少了,以前大陆当官的来赌,他们可以几百万几百万地下注,现在这些人都不见了。”阿度接待的客人中,95%来自中国大陆。全世界都在为可怕的跌幅惊呼,媒体和分析师们纷纷将其描述为澳门博彩业的寒冬。澳门中联办主任李刚承认博彩业的下滑与内地反腐“有关系”,但否认反腐是其中的主要原因——尽管主流观点普遍将这一轮的下滑归因于反腐。曾忠禄也不认同这一主流观点,因为大陆反腐自2012年12月之后便声势浩大展开,内地打击官员出境赌博甚至开始得更早,这确实难以解释为何直到2014年6月才出现的负增长,更无法解释2014年2月的史上最高单月收入。事实上,自2007年之后,内地对国家工作人员到澳门旅行就实行严格限制,曾忠禄称,从那时候开始,来澳的政府官员及国企老总就非常少,他们对澳门博彩业的贡献也已停止或非常小。显然除了反腐之外,许多其他因素也影响着赌场的收成。例如,2014年6月,澳门治安警察局收紧了中国内地护照的过境限制,同时,澳门金管局加强了对银联卡的规管。甚至10月份赌场实施的禁烟令也被认为是原因之一。曾忠禄认为,从时间点上看, 2014年5月发生的“黄山事件”是最直接的诱因。中介人黄山是澳门一家贵宾厅的代表,他在这个行业里活跃了四年,手下有100多人为他工作。四年之中,大量内地投资者将大约80亿至100亿港币投入了黄山经营的贵宾厅,黄山则每月给予他们高达2.5%的利息回报。黄山将这些钱贷给贵宾厅的豪客,再从他们输掉的钱里获取分成。4月中旬,黄山给手下人发了奖金,随后便解散了他的公司,并从此消失。投资者近100亿元的投资化为乌有,和黄山一同消失的,还有投资者对博彩中介的信任。此后,投资者纷纷收回对贵宾厅的投资,豪客们也不敢把赢得的钱再寄放在贵宾厅。于是贵宾厅的资金链断裂了,由此导致的经营恶化进一步打击了投资者的信心。在恶性循环之下,缺乏实力的贵宾厅开始关闭。澳门经济学会理事长柳智毅则认为,外部因素是造成赌场收入下滑的主要原因。“主要是受国际经济环境变化的影响,内地经济、环境、政策的影响也是很直接的。不是单一的因素造成的今天的结果。内地的经济增长放缓、内地的政治形势变化、反贪腐的运动,这些肯定都会有影响。很难评估,不可能有一个很准确的判断,但绝不是单一因素造成的。”永利澳门旁边商业街的生意也受到了澳门博彩业下滑的影响。永利澳门收入下滑明显的业务来自贵宾赌桌,而大众赌桌的收入却呈上升趋势。对于狂跌的博彩收入以及部分客流的减少,赌场方面显然也不太担心。阿度告诉《凤凰周刊》,他的薪资刚刚还被上调了5%。“我们在路氹准备开新的赌场,6家持有赌牌的公司都要开。在开之前公司肯定要留住人才。如果你现在不加薪的话,别人加了,员工就会跳槽过去。”事实上,除了赌场VIP厅中介人和相关的公关、会计、客服、奢侈品等少数行业外,大多数澳门市民和阿度一样,其生计、生活并未受到博彩业下滑的影响。赌收的下降在澳门引起的波澜,并未比澳门之外的世界更大。数据显示,2015年一季度澳门博彩业收入仍然达到了650亿澳门元,这个数字已经与去年整个澳门的全部财政支出持平。博彩业收入大约有40%左右会以直接税收等形式转化财政收入。这意味着,即便下滑趋势不变,博彩业今年对澳门财政的贡献仍然足够澳门政府全部支出,而且还会有较高盈余。柳智毅称,对于博彩业收入连续10个月下滑,“大家可能会有一点担忧,但是目前看不到对澳门居民的生活有任何影响。”对于澳门博彩业收入在今年2月同比跌幅达49%、3月跌幅达39.4%,他认为“这只不过是一场数据的游戏”。他解释道,49%的巨大跌幅是以去年2月份的赌收作为参照的结果。而去年2月份的博彩收入创纪录地高达380亿澳门元。“我们的博彩业一直往上翻翻翻,2014年头几个月的基数都很高,现在的同比跌幅都是拿今年的月份和去年做对比,这样一比,当然差距很大。”柳智毅预言,2015年后半年的数据会完全不同,“因为2014年7月、8月的基数已经下来了,一比可能就没事。”这一轮下滑中,受影响最大的是贵宾厅的厅主以及中间人。澳门博彩业高度依赖的贵宾厅并非由博彩公司自己经营,二者之间类似于摊位承包者与场地出租者的关系。据香港《明报》报道,在澳门博彩业的黄金时期,拥有一间豪华贵宾厅,意味着厅主每年有数千万元的稳定收入。“赌场的盈利能力肯定会减少,但经营方面基本上影响不大。现在只听到私人承包的贵宾厅经营不下去会关门走人,而赌场不可能。”柳智毅说,“贵宾厅经营不下去的情况暂时不是很多,就算没有博彩下滑,在市场竞争中也很正常。”关翠杏对博彩业的下滑也表示并不担忧,“现在受影响的主要是赌厅里的公关人员,部分赌厅不能营业了。还有奢侈品消费行业,也受了影响,但是这个影响还称不上是危机。”虽然贵宾厅的部分工作岗位流失了,但澳门的劳动力市场仍然处于极度紧缺的状态,“现在澳门的失业率是1.7%,几乎全民就业,如果一些(赌厅、奢侈品商家)结束了,还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关翠杏说。尽管股市市值大幅缩水,但树大根深的六大博彩公司也不会面临即刻的危机,几年来累积的雄厚资金给了它们充裕的缓冲时间,并不会影响未来新赌场的项目进展。在路氹城,巴黎人、永利二、三、四期、新濠影汇、横琴度假村等新的娱乐场项目仍旧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中。乐观估计,新项目的建成将会提振市场。即便博彩公司真遭遇运营上的危机——这种可能性近乎为零——澳门特区政府亦不会允许赌场关门,早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前任特首何厚铧便曾表示:“如有必要,政府将进行接管,我们将不会允许任何赌场倒闭。”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293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