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内斗掀香港最大廉政风暴

      面对着突然出现的七八名香港廉政公署调查员,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是否会想起34年前他以廉署社关处助理处长的身份,协助有“廉政之父”之称的廉署首任廉政专员姬达拍摄廉政剧集《ICAC》时的情景?可以肯定,他当时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被廉署调查的男主角。
      3月29日,未曾料到的这一天成为现实。清晨7时,香港,天刚刚亮,调查员来到铜锣湾礼顿山豪宅拘捕尚在梦中的许仕仁,把他押送到廉署总部接受调查。
与此同时,另一批约十名廉署人员则分兵前往位于港岛深水湾的郭炳江及郭炳联寓所拘捕二人。之后郭炳联在中午被带往位于湾仔的公司总部调查,再带返廉署总部,廉署带走大批计算机及文件。现场所见,郭炳联在车上一直用手掩面,紧闭双目,神情落寞。
      许仕仁、郭炳江及郭炳联三人的来头不小。许仕仁曾出任香港特区政务司司长,位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郭炳江及郭炳联兄弟则是香港新鸿基地产集团(简称新地)联席主席,是当地第三大富豪。香港廉署这次拘捕三人,成为当地有史以来涉及最高层前高官以及最富有富豪的一宗刑事案件。29日深夜,三人被保释离开廉署。
       据廉署消息人士指出,这宗轰动全港的案件,涉及到极为严重的“官商勾结”。廉署早于2008年就已暗中展开调查,并成立特别侦查小组,由执行处助理处长余振昌做主帅,直接向副廉政专员及执行处首长李铭泽汇报。
      人们津津乐道的,则是事件背后的“王子复仇记”。2008年新地发生“宫廷政变”,郭炳江及郭炳联的胞兄郭炳湘被罢免主席职位后,为夺回地产王国“王位”,搜集材料准备绝地反击来一次“玄武门之变”。这次新地出现大地震,郭家两名公子被廉政公署请喝咖啡,惟独大公子郭炳湘暂置身事外。

豪门内斗,兄弟阋于墙 

新地产业始于郭得胜,他在二战后移居香港,与人合伙创办了新鸿基地产,该公司如今已成为香港最大的房地产开发集团。郭氏家族开发了香港最高的三座建筑,包括:香港中环广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二期以及香港最高的摩天大楼、约490米高的环球贸易广场。人们戏称,香港的天际线不断提高还得“感谢郭??家”。
该集团在内地也很活跃,尤其是在上海。新地是上海环贸国际广场的开发商,这座如钻石般闪亮的建筑是浦西最引人注目的部分,曾获国际建筑奖,进驻企业包括苹果专卖店以及汇丰银行分支机构。
1990年,郭得胜去世后,公司被他的三名儿子继承,大家一直相安无事。不过,郭氏家族因其所拥有的财富多次招致人身威胁。1997年,郭炳湘被“世纪贼王”张子强绑架,他遭到殴打,被剥光外衣,囚禁在一个带气孔的木箱里。一个星期后,他的家人用六亿港元的赎金换回了他的自由。郭炳湘自此性格大变,对身边的人极度猜疑。
2008年,郭炳湘与他的两名胞弟终于发生家庭纠纷。当年二月中旬,郭炳湘邀红颜知己唐锦馨加入新地,逐渐介入公司事务并扩展个人影响力,结果引起弟弟不满。郭炳湘母亲邝肖卿及郭炳江、郭炳联站在同一阵营,郭炳湘“被休假”,职务由两弟弟分担。
2010年10月,持有新地逾四成股权的郭氏基金更剔除郭炳湘受益人地位。翌年9月,郭老太退位让儿子炳江及炳联接班,共同担任集团主席,郭炳湘大权旁落,兄弟内讧令嫌隙日深。
据了解,郭炳湘与两名胞弟关系决裂后,一边于当年5月入禀香港高等法院,力阻两弟及董事局通过撤其职位的动议,另一边则携黑材料向廉署举报。矛头直指两弟及时任香港积金局行政总监、在兄弟内斗中被传向郭老太邝肖卿献计的许仕仁,投诉新地借礼顿山豪宅向许仕仁提供利益。

前“二把手”的多重罪 

有“肥龙”外号的许仕仁,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加入港英政府,先后出任经济司、财经事务司及回归后的财经事务局局长,之后更一度担任特区政府“第二把交椅”政务司司长一职。九七年亚洲金融风暴来袭时,作为财经事务局局长的他参与动用外汇基金入市对抗金融大鳄索罗斯,被外界称为“桥王”(广东话意为计谋之王)。
许仕仁平日生活奢华。报道说,他钟情古典音乐与电影,其礼顿山豪宅有一套超级影音组合,价值百万港元。深受欧美文化熏陶的许仕仁,常常专程飞往欧洲或日本去听歌剧。另外他也是老饕一名,无论去哪里旅游,他出发前必熟读当地的饮食指南,为了在米其林推介的星级餐厅吃饭,他会提早多时预订甚至打人情牌务求顺利入座。
许仕仁与新地渊源深厚,自小与郭氏三兄弟是玩伴。廉署经过多年的调查,发现许仕仁出任特区高官期间,曾多次接受新地非法利益。其中包括2002年10月至2003年8月其担任积金局行政总监期间,获郭氏兄弟安排免租金入住礼顿山豪宅,涉嫌触犯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
2003年11月至2005年6月,许担任郭氏兄弟私人顾问,收取巨额顾问费,为新地筹划赢取西九文化区单一招标合约,至许获邀重返政府任政务司长前夕,仍收受利益,许及郭氏兄弟涉嫌串谋促使许成为公职人员后行为失当。
2005年7月至2007年6月,许仕仁担任政务司长期间,持续收取郭氏兄弟提供的利益,作为许泄露政府地政机密助新地发展的报酬,许及郭氏兄弟涉嫌触犯《防止贿赂条例》第4条及第8条。
消息指出,廉署正全方位调查新地多个发展项目,当中包括涉及铁路沿线的元朗YOHO MIDTOWN、大围香粉寮、西九文化区单一招标??等。
资料显示,港府在2003年9月宣布以单一招标方式推出西九龙文娱艺术发展区,新地和长实两大地产商合组公司“活力星”入标角逐,但被社会强烈反对。许仕仁2005年7月上任政务司长后,负责推动项目,一度提出让步方案,建议中标财团先付300亿港元营运文化设施,另分拆一半商住地公开竞投,但仍被指有利益输送。最后,许仕仁在反对中决定把西九项目推倒重来。
至于香粉寮,该项目2003年4月获城规会批准兴建4幢816个单位的豪宅,有效期于2007年4月4日届满,但届满前的2007年3月27日,规划署长运用城规会下放的权力,延长项目的有效期3年至2010年。新地早于2007年1月已签约购入项目部分地皮,声称对项目获得延期相当有信心,并于同年4月完成收购整幅地皮。业界纷纷称奇:“从来无人放风会延期,到公布时,大家都赞新地眼光好!”
廉署的法律顾问综合上述种种迹象后认为,根据《防止贿赂条例》,郭氏兄弟在新地与政府有商业交往的时候,向政府雇员提供利益,触犯了第8条“向公职人员提供利益罪”,此条无须证明许仕仁收取利益后在公职上是否有偏袒新地的作为。假如有足够证据显示许在收取利益后真的做了偏帮新地的行为,则触犯了第4条的行贿罪和受贿罪。法律意见认为,可以一并引用第4条和第8条检控3人。

风暴未至人先瘦 

面对廉署可能在短时间内起诉,郭炳江、郭炳联及许仕仁不敢怠慢,已分别邀请多名擅长打大案的星级资深大律师坐镇,郭炳联一方将由资深大律师包乐文领军,郭炳江由资深大律师骆应淦代表,许仕仁亦曾向资深大律师麦高义咨询法律意见,估计三人一旦要上庭打官司,涉及的律师费将高达数千万港元。
不过,自去年曝出许被执法机构调查后,许仕仁似乎已预感大难临头,身形暴瘦,面容一天比一天憔悴,每日独来独往,过着几乎隐居的生活。
居住跑马地礼顿山豪宅的许,每天早上不迟于8时出门,由司机驾驶凌志房车往附近酒楼饮茶,然后赴中环告士打道东亚银行港湾中心处理公司事务,逗留一小时后离去。
去年12月21日早上,有香港记者目睹身为天主教徒的他来到跑马地圣玛加利大教堂。教堂的楼梯仅数十级,但脸色苍白眼圈浮肿的他,双脚沉重如铅,只能搭乘升降机上教堂。他坐在左后排位置,垂头闭眼祈祷,有时一脸愁容仰望圣母圣子画像,显露痛苦神色,双手合十喃喃自语。
记者留心倾听,发现他在约10分钟的祷告中不断自责,其后更叹气:“唉!普世同欢……希望你可以同xxx(人名)讲一讲,尽量宽恕我,尽量怜悯我!”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香港黑道都知道这个道理,法律没有宽恕与怜悯,作为香港前二把手,当许仕仁面对廉署调查员的时候,他也许会想到这一点。
在许仕仁及郭氏兄弟被拘之前,新地老臣、执行董事陈钜源于3月19日已被廉署拘捕,当时外界并不知悉这一事件,10天后人们才知道这是香港一场廉政风暴的前奏。
喜欢吃肉吃海鲜的许仕仁,双下巴和大肚腩成为招牌之一,故外号“肥龙”,但被拘之前的一段时间,他似乎已对饮食失去兴趣,平日只会去楼下普通厅吃饭,有时甚至会光顾麦当劳,排队买外卖,即使在酒楼也常带走外卖回家吃。外人每次见到许仕仁,他都显得心事重重,记者曾多次向他打招呼,并表露身份希望他接受访问,但他只是望着记者,眼神呆滞。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angaotai/92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