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大富豪列别杰夫政商之路

普京第三次当选总统之后,掌管俄罗斯最著名异议媒体《新报》并拥有英国《独立报》的俄富豪亚历山大•列别杰夫对CNN记者称,他将淡出商圈,进军政坛。随后不久他便与
戈尔巴乔夫宣布联手筹组一个新党派,叫板普京。

有别列佐夫斯基等人的前车之鉴,俄寡头和富豪群体早已唯普京马首是瞻。这位拥有克格勃特工背景的富豪与其他俄富豪一样,依靠权力与人脉走出一条灰色发财路,但他却选择了一条截然不同的政商道路。列别杰夫却甘受体制重压,不在意财富缩水,一门心思地支持异议媒体和人士,揭露权力腐败,甚至直接向普京挑战。

在俄罗斯权贵圈中,列别杰夫是一个异类。他的经历既是俄20年来社会变革的一道缩影,亦帮助外界管窥俄政治游戏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可疑的财富积累

苏联的解体并未带来精英群体的换血,前特权阶层到了新俄罗斯摇身一变以“红色资本家”、寡头、富豪、新官僚的身份示人,他们的权力与财富之路依附于既有的人际关系网络。列别杰夫带着克格勃及外交生涯累积的人脉进入新俄罗斯时代,想不成功都难。

他首先成为了一家瑞士银行在俄罗斯及独联体地区的商业代表。1993年他与科斯金和几位前苏联外交官一道成立了“俄罗斯投资金融公司”,专门购买私有化浪潮中俄罗斯企业的股份。1995年,他们收购了“国家储备银行”,列别杰夫成为这家银行的管理者,为自己未来的商业帝国奠定了基础。

“国家储备银行”在列别杰夫手中异军突起,很快加入了“帝国”集团。这个由多家实力公司组成的集团在当时的俄政商界能量巨大。据称其首任董事长曾因经济纠纷而被人暗杀,此后集团又因得罪了黑帮而麻烦不断。但这家集团实力仍然强大,帮助“国家储备银行”将天然气巨企“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搬来成为银行大股东。据说,这里面有同在“帝国”集团、列别杰夫早年间的那位中学同学阿历山大•马穆特的帮助。

能够请来“俄气”做大股东显示出列别杰夫的“后台”有多硬。很陕,俄政府就将3亿美元存入了“国家储备银行”。不久后,印度向俄下了几艘轮船的订单,并支付了20亿卢比的定金,政部拿到这笔钱之后直接将其存入了“国家储备银行”。

那一年,“国家储备银行”资本由600亿卢布飙升至3万亿卢布。两年后,“国家储备银行”已经是全俄排在前列的私人银行。列别杰夫的身家随之增长到6.8亿英镑。不久以后,列别杰夫祭出了更大的手笔:他的“国家储备银行”开始直接负责前苏联国家债权的追讨工作。

当时,只有有限的几家私人银行“有幸”取得了这一业务,他们在政治高层的“后台”都十分“给力”。列别杰夫分得的是追讨印度及一个中东国家所欠苏联的债务,追讨相当顺利,获得不少酬金。

尽管有上述“大手笔”,列别杰夫的财富还是让旁人感到有些“来路不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富豪对《星火》周刊称,苏联解体初期发迹的大企业中,无论是“桥”媒体集团还是“阿尔法”集团都有一条非常清晰的财富累积轨迹,但是列别杰夫的“国家储备银行”却给人感觉是一夜之间陡然而富。

这种说法恰好和另一个围绕着列别杰夫的传言相吻合:这位银行家当时攫取了部分苏联共产党党产,这批党产原本是用来支援共产主义兄弟国家的。当然,这种说法尚无法得到证实,但列别杰夫同苏共“末代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关系紧密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目前两人一同持股《新报》。该报主编德米特里•穆拉托夫称:“列别杰夫和戈尔巴乔夫的关系十分紧密,而且不仅限于公务上,二人私谊也非常好。”穆拉托夫还讲述了一件往事。一次,在国外访问的戈尔巴乔夫突然心脏病发作。列别杰夫得知后在几分钟之内就定下一架私人飞机将戈尔巴乔夫接回莫斯科接受治疗。

未完,详情请参见《凤凰周刊》2012年第25期 特约撰稿员/方亮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1416.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