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俄罗斯加入WTO谜底

历经18年产跑,俄罗斯终于入世

2012年8月22日,俄罗斯入世议定书生效,正式成为世界贸易组织(WTO)第156个成员。经过近20年的漫长谈判,这个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终于入世了。

早在1993年,俄罗斯即已提出入世申请。两年后,谈判启动,而由于能源价格、农业补贴、航空、金融、保险市场开放等问题,加之格鲁吉亚等政治因素的干扰,俄罗斯入世一拖再拖,足足谈了18年。

现在,俄罗斯终于如愿以偿;WTO也松了口气,它总算可以覆盖98%的国际贸易。但事情并没有就此终结,在入世问题上,俄罗斯精英内部再次分裂;而外界对俄罗斯入世所产生的兴奋,很可能是一种幻觉。

入世恐惧症

7月3日,在正式加盟WTO一个半月前,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在莫斯科剧院广场举行集会,高呼入世是俄国灾难的开始。

一个星期后,国家杜马就俄罗斯入世问题投票,结果反对票有208张,赞成票只有238张。共产党内就1人放弃投票,其余全部投票反对;公平正义党只有3人投了赞成,而且这3人已实际不是党员;自由民主党席位也基本倒戈。

投票结束后,这些反对派还不罢休,专门设立一个“反WTO”的网站,把谁投了赞成票都记录下来,声言他们将被钉上历史耻辱柱。

是什么让俄罗斯自甘徘徊于全球贸易秩序之外?俄罗斯对世界贸易自由化不感冒由来已久。在一次民意调查中,41%的受访俄罗斯商人认为,入世会让一切变得更糟。而俄罗斯民意调查基金会(ФОМ)2006年组织的一个社会调查显示:几乎有一半的(46%)俄罗斯人不知道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存在(这比在2004年调查中不知情者占55%已有所降低),16%的人认为入世会带来巨大危害,比2004年上升一个百分点。

这种民意到了2012年,也未发生历史性转折。“目前世界贸易的危机是自由主义导致的,全球化使得危机蔓延,身处WTO以外的俄国情况反而好些。加入了世贸组织,美国的经济危机将严重影响俄罗斯。”在俄罗斯“寡头网站”点击率最高的署名记者格利高里的一篇文章如是声称。

在经济全球化浪潮中,拉美国家因自由化改革而陷入“拉美陷阱”,这让俄罗斯人对入世有可能导致的经济风险和发展危机非常警惕。数次出任莫斯科市长的尤里·卢日科夫就曾指出,俄经济生产部门很脆弱,入世后可能崩溃。俄罗斯全球化问题研究所所长杰里亚金担心,俄入世将重蹈吉尔吉斯斯坦当年入世导致的系统性风险。

1998年,吉尔吉斯斯坦成为苏联地区率先加入世贸组织的国家。入世后,吉尔吉斯斯坦痛苦地发现,世贸伙伴并不需要它所生产的商品,因为这些商品太过陈旧,既蠢笨又价格昂贵。为发展本国商品生产,吉方绞尽脑汁:从中国购买配件组装电视机,改组计算机工厂,军工厂从制造鱼雷变成生产铁锅和煤油炉?可这些东西依然卖不出去,吉尔吉斯斯坦国内市场反而逐步被外国公司占领,成为中国商品在中亚的最大批发市场。

“零和游戏”

站在俄罗斯的经济结构上,他们有足够的理由对世贸保持一种“孤傲”。

在各国对自由贸易的偏好谱系里,人口大国、科技大国、资源性大国对入世的需求度依次递减。

中国是人口大国,自属头号渴求入世者。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依靠庞大的人口招商引资,全力转向出口导向型产业。代工产品如洪水般淹没了欧美当地制造业。中国被广泛认为是发展中国家通过全球化实现经济成功的罕例,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这足足让《纽约时报》后悔当初美国对中国开放贸易政策是一个错误,陷入金融危机沼泽地后,欧美更是将罪过追根溯源归于中国的入世。

德、日的自由贸易开放度相比中国都要逊色。它们不是利用经济全球化扩张出口而是国家干预下的进口替代,然后依靠高技术工人和工程师之间的紧密合作,生产高附加价值产品,在国际贸易分工中占领制造业和服务业的高端。

俄罗斯是全球最大的原料仓库。数起来,天然气储量全球第一,煤炭储量全球第二,石油储量全球第八,这些原材料加上金属、木材和军事装备,占俄罗斯出口的80%。而众多国家实行资源进口零关税制度,入世并不能扩大俄罗斯对外出口,反而会对俄罗斯的服务业、机器制造、轻工业以及农业造成冲击。2006年,俄农业科学院的一份报告曾悲观地指出,仅在入世初期,俄罗斯农业领域的损失或将达到40亿美元。

而在重商主义者俄罗斯眼里,国际贸易是一种“零和游戏”,对外贸易必须做到输出大于输入,以保持出超。俄罗斯政府承认,加入世贸组织后,由于进出口关税下调,2013年俄预算收入将减少1880亿卢布(1美元约合32卢布),2014年财政损失将达2570亿卢布。看着这些数字,俄罗斯人感觉那就是一座火山。

关税同盟

事实上,俄罗斯对入世另有考虑。根据2009年12月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领导人确定的统一经济空间运转计划,三国于2012年1月1日设立关税同盟。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也宣布随后加入关税联盟。紧接其后,俄罗斯将推动成立欧亚经济联盟,把前加盟共和国都给圈回来,最终形成货币共同体。

未完,详见《凤凰周刊》2012年29期  罗科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1538.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