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岛”主权:韩国反日情绪骤涨背后

2月22日,日本地方政府在国内举办“竹岛日”主题活动,其间有日本高级官员出席。韩国称竹岛为独岛,虽然目前实际控制该岛,但和日本关于在此岛的主权纠纷近几年越闹越大。日本此举无疑捅了韩国民族情绪的“马蜂窝”。就在同日,一名韩国男子在金浦国际机场用切腹的方式迎接来访的日本首相特使额贺福志郎。                  

这名62岁的男子名叫金昌根,是民间团体“爱国国民运动大联合”的成员。该团体的发言人说,切腹是金昌根个人的突然之举,也让其他人吃惊。这类极端的肢体行为,将韩国民间的仇日情绪又一次推上国际舞台。

愈演愈烈

切腹事件发生一周后,韩国迎来了“三一独立日”。1919年3月1日,韩国民众响应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在当年提出的民族自觉原则而发起游行,要求脱离日本的统治,抗议活动自然遭到了日本军警的镇压。此后,“三一运动”成为一个政治符号,每年的3月1日,韩国会准时爆发反日游行。新任总统朴槿惠在今年的独立日纪念仪式上声称,日本若要和韩国成为伙伴,共同引领21世纪东亚时代,必须正确面对历史,并对历史负责任。她还强调,历史上施暴者和受害者的关系再过1000年也不会改变,只有日本对历史进行彻底反省,两国才能开创共同繁荣的未来。

官方督促日本反省战争罪行的表态,加剧了韩国国内反日情绪。除了三一节之外,8月15日光复节也会爆发反日活动。“在重要纪念日爆发反日游行,从1945年韩国独立以来便如此,近几年愈演愈烈。”辽宁省社科院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吕超说。

韩国某报驻北京特派员则告诉《凤凰周刊》记者,韩国的反日游行没有政府的参与。“除了偶尔发生投石行为,并没有发生打砸抢事件,警察在一旁管得很严。切腹、剁手指之类的身体自残行为并不是很常见,怒火最旺时也就是毁灭日本总理的人形模型。”

除了游行示威外,另一项重点活动便是抵制日货。今年的抵制日货运动规模可谓空前。全国拥有600万名会员的“拯救胡同商圈消费者联盟”声称:“从3月1日开始,将联合80多家职能团体以及60多家中小工商业、自主经营团体、市民团体等发起对日货进行一律抵制的运动。”据该联盟统计,目前有快餐业中央协会、烟酒销售人联合会、练歌厅联合会、网吧文化协会等组织合计60万人参与,今后争取的目标人数为1000万人次。

据了解,柔和七星(香烟)、朝日啤酒、尼康、优衣库、丰田和雷克萨斯、索尼、本田等日本品牌是韩国首当其冲的抵制对象。据2月26日韩国《中央日报》分析,如此大规模的民间抵制日货行为不多见,只有1920年抵制日货使用国货的“物产奖励运动”与之堪比。对此,韩国有不少学者表示抵制日货不妥,不应将领土矛盾演变成经济问题。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专业研究员李炯根以“中国在2012年抵制日货而遭受经济损失的教训”作为前车之鉴,指出“这是两败俱伤的下下策”。

面对两国间的紧张气氛,日本共同社等媒体在当天即报道了“韩国首次展开大规模抵制日货运动”,“可能导致两国发生贸易摩擦”。相关报道也点燃了日本右翼民众的怒火。据韩国KBS电视台报道,就在韩国三一节前夕,韩国慰安妇受害者又收到日本右翼分子寄来的含有侮辱歌曲的邮件,歌词中充斥着取消东海标记等反韩内容,还讽刺韩国少女偶像组合的人气是用钱买来的。

多样化行径

2001年,有韩国青年为了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用斧子砍断了自己手指,其后自焚、跳河等事情也偶有发生,但比起数量众多的反日示威活动来,这类极端行为受到的国际关注度不大。

韩国政府方面的行为主要体现在对历史的清算上。2004年,韩国国会通过《查明亲日反民族行为真相法案》,追溯清查“韩奸”。2005年,韩总统直属机构“亲日反民族行为真相纠明委员会”成立,并发表了“韩奸”名单。在发表了3期名单后于2009年宣告解散。此前,有民间团体因为编撰《亲日人名词典》缺乏经费,立马收到网民热情的捐款。该书最终公布了700多名亲日分子。

在文化上,韩国政府对引入日本书籍、电影、音乐的审批很严格。韩国的明星文化学者金容沃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韩国对日本文化的影响有很大戒心,比起中国来要强烈很多。

2001年随着日本修改历史教科书和小泉参拜靖国神社,韩国国民反日情绪高涨。据《朝鲜日报》报道,当年韩国在一个月时间里出版了4种整理日本教科书错误之处的人文教养类书籍,《云岘宫之春》《明成皇后》《我是朝鲜的国母》等书籍销量大幅增加。被日本人杀害的明成皇后成为热门历史话题,各种相关的文学作品层出不穷。

1993年,韩国作家金静明写了小说《绽开的玫瑰》,虚构描写了未来日本侵略之后统一了的朝鲜半岛,其销量达400万册。韩国人金如玉写的《没有日本》,是1994年的韩国畅销书。她在书里抨击日本从历史到现实的种种丑陋现象。不过,也有韩国自己的批评者写了一本书《丑陋的韩国人》,毫不留情指责《没有日本》是一本充满偏见和谬误的书,传递了毫无根据的歪曲信息,对真正的日韩相互理解有百害无一利,只会为不断膨胀的反日情绪煽风点火。反日情绪也延伸到广告上。韩国酒企曾有广告词称“如果小泉首相喝了我们的酒就不会胡说了”。李舜臣指挥龟船战胜日本海军的故事也曾被用作为广告场面。

历史顽疾

不过,最容易被拿来说事的,还是独岛和慰安妇问题这两道最妨碍韩日关系的未愈创伤。

1991年,独岛主权归属问题让两国关系降到低谷。日本方面寸步不让的言论和行为让韩国人感觉到遭受“二次侵略”,敌视情绪不断被两国政要的演说所激化。2005年,总统卢武铉发表了语气强硬的《关于韩日关系告全国国民书》,被视为对日外交宣战。据上述韩国记者介绍,很多韩国民间团体自发在慰安妇问题上帮助受害者,时间一久,他们便成为反日示威的主力军。

此外,两国经济竞争引发的摩擦也加重反日情绪。金容沃在十多年前曾从事贸易工作,对此深有体会。“我们经常跟日本企业碰车。韩国经济后来居上,借鉴了很多日本技术,日本则凭借技术优势在国际市场竞争上打压韩国。”

韩日建交是在朴正熙当政期间,主要是出于结成盟友来面对共产主义阵营的威胁。同时,朴正熙本人接受过日本军事教育,对日本颇有好感,并尤其钦羡明治维新。而前总统李承晚则一直对日本持强硬态度。韩日建交换来了日本的3亿美元无偿援助,2亿美元的有偿援助,至少1亿美元的其他资金。韩国则在历史清算和赔偿问题上向日本作出让步。

不过,朴正熙的政策激起了韩国国民的不满,参与韩日会谈的金钟泌被骂为“卖国贼”。终于在1964年3月,在汉城爆发了有2万学生参与的示威游行,政府不得不采用镇压手段。

......未完,详情见《凤凰周刊》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1789.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