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石油合作新动向

image

中俄石油合作开辟新潜力

中俄扩大原油贸易符合两国的共同利益,但在俄罗斯不断推进能源出口市场多元化战略背景下,这同时意味着中国将为此付出更高的外交与经济成本。      

2月25日,北京人民大会堂,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俄能源合作委员会中方主席王岐山在与来访的俄罗斯副总理、俄方主席德沃尔科维奇举行会晤。此时距离俄国家石油公司总裁(下称“俄石油”)谢钦结束访华不到一周时间。

在外界看来,俄两大能源要员前后访华是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3月22日访俄做准备。会晤结束后,德沃尔科维奇针对扩大对华油供问题向媒体透露称,目前双方尚未敲定扩供油量的具体数字,但在通过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管道(俄文缩写ВСТО)保障对华年供油1500万吨的基础上,俄每年要再增供至少900万吨。“这是为落实中俄天津合资炼油厂项目俄方需要履行的义务,当然中方希望的增供量不止900万吨”。

针对此说法,中国石油大学国际石油政治研究中心主任庞昌伟向《凤凰周刊》表示,中俄石油合作一直好事多磨,双方实现对华油供新突破将会进一步夯实两国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但同时,“俄方影响甚至‘牵制’这项合作的因素依然存在”。

俄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据德沃尔科维奇透露,在习近平访俄之前双方将加紧磋商合同条款,但距离最终签订合同尚需几个月时间,因为“这将是一项非常艰巨的工作”:一方面,俄政府需要与一些公司磋商而后才能作出决定;另一方面,增供合同不但要保障天津炼厂俄方供油计划的落实,也要保障俄方有利可图。

值得注意的是,谢钦还于2月16日、20日分别访问了韩国和日本。在庞昌伟看来,这与俄当局最近几年不断推进的能源“东进”战略一脉相承。2011年1月,中俄支线正式投入使用,标志着中国石油合作实现重大突破,但其“东进”的目标并非仅限于中国。在俄看来,要实现石油出口利益最大化,就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2009年俄与中方签署250亿美元的“石油换贷款”合同,主要是为修建从斯科沃罗季诺(中俄支线起点)到太平洋沿岸的ВСТО二期工程筹款。凭借这笔贷款,俄石油管道运输公司(下称“俄管道”)才得以加快施工进度,并于去年12月提前投入运营。谈及ВСТО二期工程投运的意义,俄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经济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奥斯特洛夫斯基说:“这帮助俄摆脱了对中国这一用油大户的依赖。”

2012年美国、日本和韩国都加大了ESPO(BCTO的英文缩写)原油的进口量,俄石油“东进”战略已初见成效。可以预见,随着ВСТО全线贯通,一直将俄视为除中东波斯湾以外原油进口最佳补充来源的日本和韩国,与中国对ESPO原油的争夺会进一步加剧。

虽然中俄之间现有为期20年、每年走中俄支线管道输油1500万吨的协议,但中国寻求扩大该管道年输油量到2200万-3000万吨的努力,因日、韩等国有望扩大对俄石油进口量而变得更加困难。

影响这一努力的还有俄罗斯东西伯利亚地区石油产能问题,以及未来哈巴罗夫斯克、共青城两个炼油厂和ВСТО终端所在地——科兹米诺新炼厂对ВСТО管道原油的“截流”作用。受到上述因素制约,中国在中俄第八次能源对话期间提出的有关修建从科兹米诺至中国年输油1500万吨新支线管道建议,目前来看似乎遥遥无期。

俄欲操纵石油价格

俄极力打造ESPO原油在亚太地区“一个卖家、多个买家”的供求格局,重要目的在于打造ESPO原油品牌,使其成为世界、至少是亚太石油市场的价格基准,从而借助亚太市场原油定价权、操控ESPO供应量来保持其坚挺价格,坐收品牌价值红利。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1893.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