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麻合法化背后的抗争

image

“每年全世界有500万人死于酒精,烟草也有上百万,大麻可没有。为什么不能像其他商品一样持有和监管大麻?这可能是让美国经济复苏的一条路。”

“五、四、三、二、一!”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市的太空针塔下,聚集的几百人一齐欢呼。每年新年钟声敲响时,人们都习惯在这座标志性建筑下迎接新年到来。不过这一天是12月6日,离新年还有大半个月。今天的人群是来庆祝使华盛顿州娱乐用大麻合法化的《第502号提案》在这一天生效。

11月,华盛顿州和科罗拉多州分别以55.3%和54.9%的支持率通过了将娱乐用大麻合法化的公民投票。这次投票异常火爆,在科罗拉多州支持大麻合法化的票数比奥巴马或罗姆尼的总统选举投票数还要多。根据华盛顿州的提案,该州21岁以上的公民可以持有1盎司的大麻。除合法持有外,科罗拉多州更允许“麻友”自己在家种植不超过6棵的大麻。

此前已有18个州允许医用大麻合法存在,而娱乐用大麻合法化还是头一次。其他诸州如若效仿,必将对全球毒品市场和禁毒运动产生深远影响。

从“垮掉的一代”到政策支持者

倒计时后,太空针塔下的人群纷纷点燃大麻烟卷来庆祝,打火机的火光映亮了一张张兴奋的脸,还有人对着摄像机吐烟圈。

但此时,大麻合法化倡议者维维安·麦克匹克有点沉默。“这令人感到自豪,但也让我陷入思考,”麦克匹克向记者回忆道:“我希望未来没有人再因抽大麻而进监狱,没有人的孩子被带走,没有人的名誉因此受损,也不会丢掉事业。”

长发、纹身,今年52岁的麦克匹克看上去是一个标准的嬉皮士。他自认为是“伍德斯托克一代”,虽然那一年他只有10岁。提到那个年代,人们会迅速地把嬉皮士和大麻、反越战、“垮掉的一代”联想起来。

“因为政府的谎言,在伍德斯托克的年代人们非常反对大麻。”抽了大半辈子大麻的麦克匹克有过很多被当成罪犯、被骚扰的经历。“我没有因为大麻被逮捕、定罪过,但因为抽大麻我像二等公民一样被边缘化。”麦克匹克说。

相比被歧视,很多“麻友”的遭遇更加不幸。据统计,在过去五年内,仅在华盛顿州就有6.7万人因持有少量大麻被捕。在全美,因大麻入狱者占了毒品犯人的一半,其中约九成都是少量持有。

看到身边的朋友和亲属因为大麻而不断染上官司,麦克匹克决定反击。1991年,他在西雅图创建了“大麻节”(Hempfest)。这个一年一度的集会旨在促进大麻相关法律的改革,不仅给“麻友”提供一个发表相关言论的场合,还邀请摇滚乐队登台表演。

21年过去了,参与者从最初的500人暴增到2012年的25万人。“我们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言论的活动。”麦克匹克无比自豪。

自从1937年的《大麻税收法案》宣布非医用和工业用大麻非法以后,大麻的毒品身份开始深入人心。不过在更早的历史上,大麻也并非一直这么“臭名昭著”。

大麻原产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中亚一带。据麦克匹克的博客介绍,对大麻的具体记载可以追溯到中国的《神农本草经》,中国历史上一直将大麻和酒精混合用作麻醉剂。“大麻已经有上万年的历史,它一直被各种文化接受,只是近一百年才起了变化”。

事实上,第一个与大麻相关的法律是1619年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通过的,它要求每个家庭都要种植大麻。因为该作物的茎富含纤维,几千年来一直被用于编织绳索、制作帆布和纸。1776年的《美国独立宣言》就写在大麻纸上。除了是有价值的药品、经济作物,大麻也是一种战略必需品。二战期间,日本切断了来自亚洲的纤维渠道,美国农业部鼓励种植大麻用以制作降落伞。

但作为毒品,大麻究竟对人的身体有什么影响?大麻的有效化学成分是四氢大麻酚(简称THC),人体吸入大麻后,大脑中有某些敏感区域对THC的刺激会产生反应,给吸食者“嗨”的感觉。

受到THC影响的人会出现错觉,动作协调性变差,思维障碍和记忆力下降。同时也容易兴奋,比平时更爱笑,而本人会感觉飘飘欲仙,幸福异常。这种状态在三到四个小时后逐渐消失,吸食者会恢复常态。不过研究发现,大麻并不会影响基本的判断力和行动能力。

对于长期的影响,目前还没有科学证据证明偶尔吸食大麻会影响健康。不过如果长期经常性使用则可能增加支气管炎、抑郁症、精神分裂症等疾病的风险。另一个和海洛因等毒品不同的特点是,大麻不易上瘾,而且即使上瘾也主要是心理上的依赖,较为容易戒掉。

“禁麻”之后,有研究发现大麻的医用价值除了作为麻醉剂之外,还可以抑制恶心并促进癌症和艾滋病患者的食欲。于是在1996年,加利福尼亚州成为美国首个允许医用大麻的州,目前已经增加到18个州。

1996年,麦克匹克的父亲被诊断出患上了肺癌,并且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大脑。看到父亲因为化疗的副作用而呕吐不止难以进食,麦克匹克给他做了一个大麻布朗尼蛋糕。麦克匹克惊讶地发现父亲开始胃口大增,体重也不再下降。到父亲去世的时候,他比医生预计的时间多活了一个半月,而此时距华盛顿州批准医用大麻合法还有两年。

不过,麦克匹克并不允许自己的孙子孙女吸食大麻。“没有人会觉得这对孩子有好处,这要等他们长大后自己做决定”。

“推动美国经济复苏之路”?

如今大麻在美国的使用越来越常见,根据2011年美国全国毒品使用和健康普查结果,大部分介于12岁~60岁的美国人都尝试过大麻。在大学生年龄段尤为普及,约1/3的受访者承认在过去的一年里曾经吸食大麻。连总统奥巴马年轻时也曾痴迷于大麻,甚至自创出两种吸食大麻的新奇玩法,只为“不浪费最后一口”。

如今,大麻使用者有效地转换成为支持者。这次华盛顿州在投票前,各类大麻合法化倡议组织互相配合,并进行相关宣传活动,其他州的倡议组织也慷慨解囊。来自纽约的“毒品政策联盟”为华盛顿州提供了160万美元的资助,华盛顿特区的“大麻政策项目”为科罗拉多州捐助了100万美元。来自保险业的亿万富翁彼得·刘易斯曾于腿部截肢后使用过医用大麻,一直是大麻合法化运动最大的支持者之一,此次仅他一个人就给华盛顿州的倡议组织捐赠了200多万美元。

.  .  . 详细内容见相关杂志  作者:寇爱哲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1913.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