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韩联合对朝鲜金融封锁

2005年,美国通过向中国澳门特区政府施加压力,冻结了朝鲜在澳门汇业银行的一笔2500万美元资金。此事促使 第三国(和地区)的金融机构中止和朝鲜的往来,使得朝鲜海外资金运转遇到极大困难。

4月18日,朝鲜国防委员会发表声明称,核武器为“民族共同资产”,并提出了对话的三个条件。这是拒绝美韩伸出的橄榄枝后,朝鲜方面首次开出谈话条件。

虽然朝鲜半岛目前的紧张局势出现降温趋势,但美韩两国遏制朝鲜的“小动作”远没有停止。据韩国《世界日报》日前报道,美韩决心联手掐断朝鲜海外资金链,以期从经济角度扼杀朝鲜的核开发。消息人士称,“由于联合国的新制裁决议只对列入黑名单的朝鲜涉核企业及个人进行金融制裁,美韩认为远远不够,不排除两国展开单边更严厉的‘经济攻势’交易,对采用假名或借名账户流通的朝鲜海外资金实施‘猎杀’”。

然而,已宣告“打开强盛大国之门”的朝鲜不会轻易束手就擒,最高领袖金正恩发出“经济建设与核武装建设并重”的新战略路线,需要大量的硬通货,倘若没有海外贸易和投资是不可能解决的。韩国《统一民族》杂志认为,朝鲜与美韩对手的“海外资金战”或许比正在上演的“核威慑战”更加惨烈。

早在2012年12月朝鲜试射“银河-3”号火箭前,美国就开始推动新一轮对朝金融封锁,此举得到韩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响应。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甚至表示:“我们乐意尽快与美韩伙伴采取统一步调,收紧朝鲜的海外资金链。”

2013年3月20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罗伊斯在传统基金会发表演讲,表示美国国会正在起草“效果堪比2005年冻结朝鲜在中国澳门汇业银行(BDA)存款的制裁法案”,“国际社会要禁止朝鲜使用硬通货(指不受国际金融外汇管理,能够随时兑换成黄金或各国货币的通货),这是遏制平壤核冒险的终极手段。”

按照韩美两国的说法,已查实朝鲜在中国、俄罗斯、新加坡、瑞士、澳大利亚、卢森堡和列支敦士登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拥有数百个银行借名账户,总额达40亿-50亿美元。韩国消息人士称,自2008年2月李明博政府上台后,美韩情报机关累计追查了至少200个朝鲜账户,账户上的资金被怀疑用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的开发以及地下军火贸易等。前韩国青瓦台外交安保首席秘书千英宇表示,朝鲜在今年2月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前,就意识到国际社会要加强金融封锁,因此提前在海外增开匿名账号,“至今为止,朝鲜一直巧妙避开制裁,除非国际社会把对北制裁级别提升到对伊(朗)制裁的程度”。

不过迄今为止,韩国只做到了解朝鲜海外账户规模的地步,若想采取措施还需美国的支持。有韩国政府官员称:“在应对朝鲜海外秘密账户上,美国必须比韩国更强硬,从目前来看,韩国不便要求他国冻结朝鲜账户,只能靠美国出面。”

2005年,美国通过向中国澳门特区政府施加压力,冻结了朝鲜在澳门汇业银行的一笔2500万美元资金。此事促使第三国(和地区)的金融机构中止和朝鲜的往来,使得朝鲜海外资金运转遇到极大困难,不得不在亚洲、欧洲和拉丁美洲展开更加隐秘的金融活动。但这无形中也增加了手续费支出以及转移资金的风险。一名韩国情报官员说,此前朝鲜一直利用管理较松的第三世界国家的小型银行,以企业或外国人的名义开设借名账户,并随时更换账户,防止被外界抓到踪迹。

谈及美国追踪朝鲜海外秘密账户的手法,其惯用的招数可谓“先打老虎,后打苍蝇”——瞄准被认为进行WMD交易的朝鲜贸易银行下手。1959年,朝鲜基于对外贸易需要正式成立贸易银行,主要负责决定及公布汇率、向贸易机构融资、与外国银行签署协定以及向劳动党及国家主要机构提供外汇等业务。

在政府特许下,朝鲜贸易银行2010年推行涉外商贸及饭店等机构的银行卡结算业务,朝鲜国内与银行卡有关的业务也全由它负责。该银行总部位于平壤市中区,在朝鲜各道、直辖市都设有分行,另外在中国北京、香港特区、澳门特区,法国,澳大利亚等地也设有海外支行。上世纪70年代,该行在朝鲜向西方国家金融借贷中发挥关键作用,2000年以后,又充当朝韩贸易中的朝方唯一结算银行,负责与韩国进出口银行签署粮食贷款等协定。

朝鲜贸易银行总裁吴光哲是朝鲜首屈一指的金融专家,2006年在北京举行的美朝关于解除“BDA制裁案”的谈判中,他作为朝方首席代表与美方进行激烈的交锋。韩国IBK企业银行分析师赵奉铉称,朝鲜贸易银行在该国进出口贸易中不可替代,美国对该行实施制裁,无疑是“扼住朝鲜的经济咽喉”,“美国若能斩断朝鲜贸易银行与西方的业务往来,势必会导致海外资本丧失对朝鲜的兴趣,也令朝鲜的‘强盛大国’主张沦为空谈”。

据韩国《中央日报》披露,美国在调查朝鲜贸易银行时曾抓到欧洲最大银行——汇丰银行集团(HSBC)的把柄。2012年7月16日,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在一份报告中指责汇丰与朝鲜、伊朗、苏丹、缅甸等受到美国孤立的国家继续保持商业往来,其中与朝鲜的交易一直持续到2007年。按照美方的说法,2005年8月,汇丰国际法人营业部代表马克·史密斯在给集团内部传阅的信中写道:“朝鲜在我集团的下属支行开设三个账号,这些账号应该被关闭,但我并未从相关的机构中得到回应。”

此外,在2007年5月的一份银行内部文件中还显示,汇丰在墨西哥和拉美的法人曾为朝鲜顾客提供美元账户。经证实,汇丰的墨西哥法人——HBMX共拥有9个资产超过4.6万美元的朝鲜借名账户,其中7个账户保有兑换成墨西哥比索的资产,总资产超过230万美元。此事一度酿成美国与汇丰的全面对抗。在外界压力下,汇丰于2007年断绝了一切与朝鲜的业务关系,承认工作存在失误,“我们将彻底纠正曾经存在的问题”。

与此同时,为配合美国的金融反朝行动,韩国政府也计划保持对朝贸易的第三国航运公司发起制裁,阻止其进入韩国港口甚至领海。一名韩国官员透露:“过去几年,经常进入朝鲜的第三国船舶包括中国、柬埔寨和越南的数百艘船舶,我们向有关国家发出警告,暗示这些与朝鲜有往来的船舶将来进入韩国乃至美国、日本、欧盟港口时会受到‘入港限制’。”他不无得意地说:“如果对朝航运制裁能够落实,将与金融制裁形成合力,等于国际社会对朝鲜进行事实上的全面封锁。”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008.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