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叩门”北极悬疑

北极理事会8国外长5月15日在瑞典基律纳举行会晤,正式接纳中国、欧盟等1为北极理事会观察员,俄罗斯曾反对。中国如何正式敲开北极大门?请看凤凰周刊独家报道《中国“叩门”北极悬疑》。

北极理事会轮值主席国瑞典5月中旬将在其最北城市科罗娜召开新一届北极理事会成员国外长会议,会上将就中国申请成为北极理事会永久观察员国一事进行最终讨论。这一事件再次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关注。

俄罗斯《独立报》于3月19日发出警告称“中国闯入俄罗斯北极领地”,担心中国航运进入北极运货会使得俄罗斯失去从欧洲到亚洲最短路线的过境优势。此前,冰岛驻美国前大使埃纳尔·贝内迪克松与美国前副国务卿托马斯·皮克林在《纽约时报》联合发表名为《中国在敲冰岛之门》的文章,呼吁美国应加强和冰岛的合作。文章认为,中国在冰岛地区即将进行的旅游开发和资源开采正是积极参与北极事务的动作,而冰岛在整个北极事务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

自2007年开始,中国一直努力转变其临时观察员的角色,并对北极地区在气候变化、科研、航道等领域努力探索。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陈玉刚向《凤凰周刊》记者指出,北极理事会的成员组成分为正式成员(即“近北极八国”)、永久参与方(北极地区原住民及其组织)和观察员三类,其中观察员又分正式观察员与临时观察员两类。“中国此次申请并非像媒体上说的‘永久观察员’,而是正式观察员。”

多国申请竞争激烈

“10年前,北极理事会的挑战在于没有人知道它,而今天则变成了有太多的国家想要与它共事。”对于北极理事会越来越炙手可热的程度,挪威前外交部长乔纳斯·斯特乐如此感慨道。

近年来,随着北极冰川融化迅速并不断被探测出其下含有丰富的矿物资源,吸引着越来越多的非北极区域国家。除了中国,印度、韩国、日本、意大利、新加坡、欧盟纷纷跻身北极理事会正式观察员的申请之列。其中最为积极的当数中国、欧盟和韩国。

2012年11月,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院发布《中国在北极的强烈愿望》报告,其中谈到中国正在科研、航道、气候等多个方面积极筹备参与北极事务。2009年7月,中国极地中心建立北极战略研究部,专门为中国学术研究机构和个人在北极的研究提供协调和建设工作。次年,中国海洋大学法律与政治学院建立北极法律和政策研究中心。同时,中国参与北极事务的愿望也传递到国际舞台——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胡正跃和刘振民2009年、2010年连续两年在挪威的“北极研究之旅”上发表讲话,强调中国参与北极事务的重要性和积极性。2012年8月,中国破冰船“雪龙”号登陆北极。

值得注意的是,北极理事会八国中半数来自欧盟。且从去年年底开始,欧盟开始在芬兰北部的罗瓦涅米进行“欧盟北极信息中心”的筹建工作,这是欧盟首次表现出加强欧盟内部以及欧盟与北极国家在北极事务交流的决心。

韩国也向国际社会表达其热忱之声。今年1月举办的巴伦支海合作周年庆典上,韩国代表李炳云与中国驻瑞典大使赵军均表达出对观察员身份的渴望。2012年7月末,韩国“MT Stena Poseidon”号油轮从韩国丽水出发开发出自己的北极路线,成为世界上第一艘在当季可以不必停经俄罗斯港口而成功穿越北冰洋海路的油轮。此外,韩国还与俄罗斯和挪威在北极海运事务上积极展开合作。2012年9月,韩国总统李明博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参加完“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论坛”后,直奔挪威商议北极海运事务。

“如果在北极事务上存在什么‘中国威胁论’的话,可以说是无稽之谈。只要中国不干涉北极主权问题、遵守相关国际法规,那么中国在北极事务上的利益就是合法的。”加拿大拉瓦尔大学地理学教授兼北极网科研网络项目总监弗雷德里克·拉萨尔3月中旬赴中国访问,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

拉萨尔教授提到的上述中国需遵守的条件与2011年第七届北极理事会部长级会发布的“高官报告”里规定的正式观察员准入条件如出一辙,即必须承认北极国家的主权、主权权利和管辖权,观察员的职责限制在只能参与科学研究或财政资助等,且资助额度不得超过北极国家。

然而2012年上述规定出台之际,来自中国国内学者的批评之声仍层出不穷。中国海洋大学法政学院教授郭培清指出,在北极地区主权权利和管辖权尚未明晰的情况下,中国贸然答应这一前提条件不够明智。对于报告里提到的“正式观察员无权参与北极理事会的任何决议”的规定,陈玉刚认为,此举意在加强北极八国对北极事务的垄断地位。

“近北极八国”态度不一

不过,上述“高官报告”中也指出,正式观察员可通过任一成员国或永久参与方提出项目建议,经邀请参与理事会附属机构会议;如经主席许可,可继成员国与永久参与方后就会议议题发表口头或书面声明,提交相关文件及陈述意见。这对于参与各方仍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中国最近一次的申请则在去年12月份重新提出。

按照北极理事会的规定,获批正式观察员需由“北极八国”一致表决通过。在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中国的“北极野心”的舆论下,中国如何在战略上落子北极地区,又能否突出重围获批正式观察员资格仍待观察。

目前中国官方尚未出台对北极地区的战略政策,但外界更愿意把中国的这种态度总结成是一种“韬光养晦”。据上述报告作者、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员琳达·雅各布森观察,自2011年11月各国申请正式观察员一事第二次延期后,中国学界变得越来越克制。有学者认为,过度主动的表述对于申请来说是一种风险,结果将削弱中国在北极的地位。因而不少人提倡,中国应避免纠结于资源开发这样的敏感问题,而转为考虑环境变化,从而建设性地参与全球合作。

为了使5月的申请获得批准,中国早在去年就与“近北极八国”进行“通气”。2012年4月,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访问冰岛,外界将中国高层首次访冰与北极事务联系起来。虽然冰岛一直被认为是北极事务中最薄弱的战略地区,但是中国提议在冰岛北部荒原建立旅游区和港口等项目,让不少人对中国在冰岛的矿业开采和最近在格陵兰岛北部铁矿的开采项目相联系。

与冰岛一样,丹麦和瑞典在2012年都曾表示支持中国在正式观察员的申请。芬兰至今未发布准确消息。在今年1月举办的巴伦支海合作周年庆典上,曾与中国外交关系降至冰点的挪威的态度让人相信,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国家将成为欢迎中国加入其北极阵营的一方。就在去年,西方媒体还曾热议挪威对中国的申请具有一票否决权。虽然美国在国际事务中扮演着不可替代的角色,但在挪威北极政策专家莱夫·伦德看来,美国一直持开放的态度。作者/王衍  详细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039.html【责任编辑:周文菁】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