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的援助非洲模式

image

中国耗资2亿美元援非项目落成

“为什么一提到和中国的关系,我的天,这么多问题!”3月2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抵达坦桑尼亚访问之前,坦桑尼亚总统基奎特接受媒体采访时感概道。“中国和其他在非洲经营的大国没有任何区别,”基奎特略显愠怒,“为什么你们不同样关心我们和其他大国的关系?”

基奎特不是第一个为中国“仗义执言”的非洲国家元首,但萦绕在“中国对非援助”上的疑云多年来一直挥散不去。与西方截然不同的援助理念、模式和机构,令“中国式援助”屡遭质疑,“新殖民主义”的说法也不绝于耳。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黛博拉·布罗蒂加姆在《龙的礼物——中国在非洲的真实故事》一书中,将中国的援非模式总结为“有中国特色”的援助模式。

中国给的实实在在

在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市郊,铁皮房子和断壁残垣间,一座恢弘气派的体育场,像一朵向日葵盛开在废墟中。黛博拉在《龙的礼物》中讲述过这个体育场的故事。

2000年,坦桑尼亚第三任总统本杰明·马卡帕作出承诺:在2005年卸任前建一座能容纳6万个坐椅的体育场。但想实现这个承诺并不容易。坦桑尼亚是重债穷国(HIPC)和减债计划参与国。该计划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于1996年发起,旨在有条件地帮助重债穷国减免债务。根据计划,坦桑尼亚只有“厉行节约”才能获得减免债务的资格。

在一个人均年收入仅为330美元的国家,一座豪华体育场无疑是劳民伤财的“奢侈品”。但马卡帕不屈不挠,他设想中的体育场,要拥有奥运标准的游泳池、运动员居住区和其他奥运规格的设施。

2004年,一个法国公司以1.54亿美元的投标额赢得这个项目。但来自华盛顿的压力让坦桑尼亚政府最终放弃了这个计划。接下来,他们把目光投向了中国。经过协商,中国决定与坦桑尼亚共同出资建设这座体育场,北京建工集团成为项目的承建商。公开数据显示,该项目总耗资为5600万美元(约合4.085亿元人民币),中国提供3340万美元,坦桑尼亚负责筹措剩下的资金。

尽管因此遭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指责,但坦桑尼亚官员表示,马卡帕“非常高兴”,因为“这个体育场,都是他的政绩”。后来该体育场以马卡帕的名字命名。2009年2月,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坦桑尼亚期间,向坦桑尼亚总统基奎特交付了这个全非洲最先进的体育场。基奎特感动不已:“谢谢中国的慷慨援助,这是我们的骄傲!”

作为一个典型的援非案例,坦桑尼亚国家体育场代表了新时期中国援助的优秀样本——美观、高效、无附加条件。

自冷战末期开始,西方国家每当向非洲提供援助时,常常附带地要求被援助对象遵循新的规则——民主、良治和尊重人权。1991年,IMF还将民主确定为自己发放贷款的条件。时任美国助理国务卿赫尔曼·科恩曾公开表示:“没有民主,就没有援助与合作。”

“西方国家习惯于将援助看作恩赐,往往附带有苛刻的条件,这些条件是依据发达国家的标准制定的。”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心主任李安山撰文表示,“如果申请援助的国家能达到附加条件的标准,他们就不需要援助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民主援助”政策在非洲成果斐然,仅1990年非洲就有18个国家已宣布或准备实行多党制;截至1994年底,几乎所有实行一党制的非洲国家都通过修宪立宪、全民公决等方式,先后改行多党制。

由于多党民主制引入而导致的政局变化,使一些原本经济增长较快的非洲国家陷入社会动乱。曾被誉为“非洲瑞士”的多哥,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社会骚乱和暴力活动频发,全国经济一度陷于瘫痪。《纽约时报》于2002年6月刊发了名为《非洲悄然迈上民主之路》的文章,对非洲的民主化这样评价:“虽然很多非洲人比以前更加自由,但同时也比以前更贫困。”

在刚果(布)总统府顾问赛尔日·蒙布利眼中,中国给的东西实实在在,而西方给予的难以触及。“如果没电可用,没活可干,透明和良政又有何用?民主又不能当饭吃。”

由单纯援助变为帮助开发

一个为西方官方和学术界普遍承认的事实是,西方国家对非援助的数额不小,但效果似乎一直不佳。西方国家对非洲的援助模式主要体现为官方发展援助(ODA)。根据经济合作组织发展援助委员会的定义,ODA指的是发达国家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的,用于经济发展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赠款,或赠予程度不低于25%的优惠贷款。

据经合组织网站数据显示,2009年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对非洲的ODA分别为76.7亿美元、40.9亿美元、27.9亿美元、20.8亿美元、14.9亿美元。黛博拉认为,与中国对非援助侧重于基础设施不同,西方对非援助更侧重于社会发展领域——政府治理、选举和环境问题等。

由于中国不是经合组织成员国,许多项目的援助标准也与西方国家不同。中国非洲问题研究会副会长、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院长刘鸿武对《凤凰周刊》表示,中国对非洲的援助侧重于基础设施建设,而且如今中国已逐渐转变模式,由单纯援助转变为帮助开发,将援助和投资有机结合起来。

一个著名的例子是“安哥拉模式”。2002年安哥拉结束长达27年的内战,百废待兴,当时许多西方国家并不愿意向一穷二白的安哥拉贷款。2003年,中国进出口银行与安哥拉签署协议,约定以安哥拉未来开采的石油为偿付,中国向安哥拉分三期提供100亿美元的贷款,并帮助安哥拉进行一些基础设施建设。

如今安哥拉已经成为了非洲第二大石油出口国,也成为非洲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这种经济合作关系引起世界银行的注意,他们为此发表过一份报告,将这种合作称为“安哥拉模式”。

通过援建基础设施和投资,中国和非洲的贸易额在12年间从不到100亿美元增加到了近2000亿美元。据刘鸿武介绍,中国在非洲的投资虽然存在一定风险,但是回报率可达30%左右。此外,还有数十万中国人在非洲务工,每年可以向国内汇回相当数额劳务收益。总体而言,中非双方通过优势互补的贸易,每年获益可达数百亿美元。

刘鸿武认为,中非贸易与投资明显带动了非洲的发展,“过去几年,非洲大陆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大陆,年增长率在5%-6%之间,这其中,中国的贡献率至少超过30%。”

“中国比八国集团付出了更多的努力,帮助我们使贫困成为历史。”塞拉利昂前驻华大使萨赫尔·约翰尼表示。

对此,塞内加尔总统阿卜杜拉耶·瓦德也深有体会。他曾在2008年接受采访时表示,比起欧洲投资者、捐助组织和非政府组织缓慢的,有时甚至傲慢的殖民地时期之后的方式,中国满足我们需求的方式要容易接受得多。“非洲可以从中国促进经济快速发展的模式中学到很多。”值得玩味的是,塞内加尔2005年10月与中国再度成为邦交国,在写给台湾的“断交信”中,瓦德引用了丘吉尔的名言——在国际政策中,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中国对外援助“三三开”

当西方的非洲援助遭遇“滑铁卢”时,“中国式援助”却在非洲风生水起。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机制启动后,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迅速提升,对非援助开始有了以3年为期限的总体规划。尤其是2006年北京峰会后,中国在非洲的活动屡屡成为媒体头条。

那么,中国究竟每年援助非洲多少钱?根据中国政府2011年4月公布的《中国的对外援助》白皮书,中国对非洲援助的资金结构主要由无偿援助、无息贷款和优惠贷款构成。截至2009年,中国共向发展中国家提供2562亿多人民币的援助,其中1170亿元是给非洲国家的。非洲54个国家中,经常性接受中国援助的有51个。

详细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04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