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财产公示”争议

这个春天,信任危机和愤怒情绪笼罩着经济低迷的法国。4月初,前预算部长杰罗姆·卡于扎克在否认多次之后,终于承认隐瞒自己20年来拥有海外账户的事实。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总统奥朗德重申廉政,要求部长们公开财产。

财产公示的导火索
一切都是从2012年12月开始的。当法国新闻网站Mediapart首次爆出卡于扎克在2010年前曾持有一个瑞士银行账户后,这位当时的预算部长严辞否认,称这是诽谤。4个月后,警方证实Mediapart公布的电话录音中提及瑞士账户的男子就是卡于扎克本人,法国司法部随即宣布对其因涉嫌税务欺诈和洗钱指控展开调查。几乎在同一时间,卡于扎克提出辞职。

4月2日,卡于扎克向检察官供认,他在瑞士银行开设的账户中存有60万欧元。这个消息犹如一枚威力无比的炸弹,震惊了整个法国社会,对于上任将近一年的总统奥朗德和整个左派政府更是当头一棒。相同的情形在第五共和国并不多见,而这位本职工作就是打击偷税漏税行为的预算部长,不仅曾信誓旦旦地对总统发誓从未开设海外账户,也曾在国民议会面对议员的质询时作出过同样的表述。丑闻一出,总理埃罗迅速作出反应称“卡于扎克‘背叛’了我们”,奥朗德也在当天发布的一份公报中声明:“卡于扎克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道德错误”。

对于已经处于民意低点的法国内阁,卡于扎克引发的丑闻是一个毁灭性打击。奥朗德曾提出的“模范共和国”誓言遭到破坏,媒体争相揭露整个事件中的“国家谎言”,反对派更在这一丑闻中嗅到“左翼道德的终结”。

奥朗德本人被夹在双重指责之间:他若早已知情,便是包庇卡于扎克,犯下“国家谎言”的大错;若真不知情,那便是盲目相信其预算部长的言辞,暴露不够专业的缺点。因而面对指责,奥朗德始终保持相同的回应,强调“这是一个人的过失,不能损害政府”。

很多人认为,重组内阁可以减轻这场风波的冲击力,反对党更提出政府“大换血”的主张。奥朗德不愿在风暴当头急于作出决断,但又十分明白必须抓紧时间掌控局势,重新赢得民众的信任。

4月10日,在卡于扎克丑闻中度过黑色一周后,奥朗德终于在一片谴责声中找到弥补的方式:承诺将颁布一部透明法,成立一个完全独立的监督和审查机构,议员财产的情况会向公众公开;强化对经济和金融犯罪的打击力度,号召铲除欧洲及其他地区的避税天堂,并要求法国银行公示其海外子公司名单。

在多项措施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要求内阁成员公布个人财产。4月15日,埃罗及37位部长的财产于当地时间19时在政府官网上公布。申报的财产包括住房、汽车、银行存款、有价证券及艺术品、珠宝等。在公布个人财产的成员中,总理埃罗申报的财产包括三套住房,价值超过100万欧元。出身于古董商家庭的外交部长法比尤斯的个人财产名列榜首,总价值达到607万欧元。此外,负责老人事务的部长米歇尔·德罗奈的财产也超过500万欧元。其他部长公示的财产在200万到16万欧元之间。任何人上网均可查询。


“透明风暴”引纷争
此举一出,立即引发社会各界的热议。透明国际组织法国分支的负责人丹尼尔·勒贝格表示,法国和斯洛文尼亚是对在职官员透明度要求最低的欧洲国家。此前,法国的部长们只需完成基本的“利益申报”,现在则必须公开所有财产的实际价值,严格程度超过英国。

媒体由此获得了许多绝佳的炒作话题,纷纷将这场“透明风暴”比作“共和国的脱衣舞”和“财产窥视癖”。财产公示究竟是在标榜公开透明,还是在批评财富?究竟是为了颂扬左派廉洁操守,还是为了反驳批评与质疑?究竟是出于民主的考虑,还是为了满足偷窥的欲望?

在公布自己的财产之后,官员们也不忘借机调侃一番,或许是在表达不满,或许意在凸显自己的无奈。右翼前总理菲永批评奥朗德此举“毫无用处”,不仅无法预防类似的丑闻发生,还会“让政治人物们失掉可信性”。极左翼领袖梅朗雄为表达对奥朗德“窥视隐私”的讽刺,公开了自己的身高、体重、衬衫和鞋子的号码,并称自己的头发是自然颜色,从未染发。

法国银行行长克里斯蒂安·诺耶尔认为,将一切财产公之于众的做法并非遵守必要的道德规范,而是满足不健康的好奇心。对于历史学家帕斯卡尔·布朗沙尔来说,这种透明是政权脆弱时的一种反映,它不仅会滋生民粹主义倾向,甚至还有可能促成呼喊着“所有人都腐败”这个口号的极端势力的膨胀。

争议背后反映的也是文化问题。在法国,个人财产一直是个禁忌的话题,这其中有着深刻的历史和宗教原因。《巴黎人报》指出:不同于英语国家,在法国与金钱有关的事总是错综复杂。理论上,这样的措施前所未有,值得称道,然而向大众揭开高官的财产和部分生活隐私并非没有风险。“当发现一些人是百万富翁或缴纳巨额税款时,法国人会不会愈加感到与政治阶层的疏远?”

不过,根据法国民调机构IFOP的数据,63%的法国人认为公布官员的财产很有必要,即使70%的法国人对部长、议员的富有与否无动于衷。但大部分民众对公示持怀疑态度,认为只是走过场,只有少数人认为此举能防止类似卡于扎克避税丑闻的事件再度发生。

透明国际组织的丹尼尔·勒贝格向《凤凰周刊》表示,这样的“透明”战术在法国也许不足以重建已经变质了的公信力,但却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的第一步。记者在与一些法国民众的交流中也发现,大部分人的想法比较成熟,认为这样的透明措施是有用的,但这并不是评价政治人物的标准——他们履行承诺的能力和行动的效率当然更加重要。也有一些民众认为,在当前这个经济萧条、失业率猛涨的艰难时刻,花大量时间在这场“廉政戏”上无异于避重就轻,转移人民的注意力。

此外,还有法国社会极其重视的平等问题。在37位公布了个人财产的部长中,有8位是资产超过百万的富翁。而法国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0年法国国民人均资产为35.5万欧元。如果取中位数来衡量,这个数字仅有15.02万欧元。

向瑞典模式学习?
类似经历数月激辩才通过的《同性婚姻法》,欧洲其他国家又一次为财产公示在法国所引发的强烈风暴而感到惊讶。在法国公布官员财产后,在欧盟国家中,只剩下斯洛文尼亚一个国家仍不公开官员们的财产。一些北欧国家媒体诘问,难道这又是一个“法国例外”?

在欧洲,最透明的是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在斯德哥尔摩,人们会看到经济部长骑着自行车上班,或者司法部长在超市排队。部长们没有公职住房,都住在城市中的居民楼里,能去政府食堂午餐的时候就不去餐厅。瑞典的“透明义务”更明确写在拥有250年历史的宪法中。

如果说瑞典、挪威和芬兰在这一领域有些苛刻,其他国家的透明程度则有所不同。在德国,国会议员不用申报资产,但每月高于1000欧元、每年高于1万欧元的收入都必须公示。公示时不必写出具体数字,而是分级别:第一、二级是较小的四位数数额,第三级指的是一次性和定期的超过7000欧元的收入。西班牙议员的财产申报公示在议会网站上,内容主要涉及个人银行账户水平和拥有的汽车类型。在荷兰,不仅议员、部长们的薪水会被公布在议会网站上,甚至连女王的年收入也是公开的。而在比利时等国家,虽然要求财产申报,但并不公示,而是保存在审计法院里。

在法国,卡于扎克引发的风波尚未远去,本届政府已经显示出急于翻过这一页的决心。奥朗德打破先例让法国政要公示财产的举措虽然也遇到阻力,但无疑是必然趋势。4月24日,关于政治生活道德化的法案已经正式提交法国政府内阁会议。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06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