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学习“中国模式”

image

2012年1月28日,中国政府援建的非洲联盟(非盟)会议中心(即非盟总部大楼)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落成

改革开放、经济开发区、五年计划、复兴大坝……过去30年间,中国人熟悉的一幕幕,正在埃塞俄比亚这个遥远的非洲国家上演。许多到过埃塞俄比亚的中国人都说,“这个国家,很像30年前的中国。”

“这幢大楼,是我们的骄傲!”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出租车司机勒菲克指着窗外恢弘气派的非盟总部大楼,兴奋和敬畏之情溢于言表。“公路、大楼,现在,轻轨也要来了!都是中国人带来的!没有你们中国人,这一切根本不可想象!”

蓝天白云下,流畅的几何线条、闪光的玻璃幕墙,无声地传递出雄伟和现代化的气息。高99.9米的非盟总部大楼是亚的斯亚贝巴的最高建筑,在这座遍布破旧铁皮房子和冒黑烟汽车的城市中,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耗资近2亿美元的非盟总部大楼,是中国近年来援非的最大项目之一。然而,中国带给埃塞俄比亚的礼物,远不止这个。改革开放、经济开发区、五年计划、复兴大坝……过去30年间,中国人熟悉的一幕幕,正在这个遥远的非洲国家上演。许多到过埃塞俄比亚的中国人都说,“这个国家,很像30年前的中国。”

“社会主义不适合我们”

非洲诸多国家历来乱象丛生,政权更迭“比翻书还快”。埃塞俄比亚值得肯定的一大优势,就是拥有一个相对稳定而强有力的执政党。

2012年8月,有埃塞俄比亚“经济总设计师”之称的时任总理梅莱斯·泽纳维去世,结束了他对埃塞俄比亚21年的统治。他钦定的接班人、副总理海尔马里亚姆毫无悬念地当选为埃塞俄比亚执政党主席,此后经议会批准成为总理,实现了该国第一次政权平稳过渡。

埃塞俄比亚执政党全称为“人民民主革命阵线”(下简称“埃革阵”)。埃革阵由4个政党统一而成,1991年,梅莱斯领导的埃革阵通过长达17年的游击斗争推翻了前政权,正式上台执政。在其葬礼当天,埃塞俄比亚举国悲恸,哭声震天。“如果没有他,我们现在还在门格斯图的独裁统治下。”同许多埃塞俄比亚人一样,勒菲克狂热地崇拜梅莱斯,他的老诺基亚手机里还留存着老总理的照片。

勒菲克所说的门格斯图政权,指的是曾统治埃塞俄比亚近20年的军政府,通过政变上台,门格斯图为其领导人。1974年12月,门格斯图宣布实行社会主义。随后,埃塞俄比亚废除私有制,宣布所有银行、商业、企业和农村土地收归国有。

上台后的门格斯图为了打倒一切反对势力,开展了红色恐怖和大清洗运动。1983年到1985年,旱灾加上错误的经济政策,埃塞俄比亚发生大饥荒,几乎每周都有上万人饿死。而此时,门格斯图则忙着庆祝革命胜利10周年。1991年,在东欧剧变的大潮下,门格斯图政权被推翻,他本人则流亡津巴布韦。“这段历史证明,当时的社会主义不适合我们,”埃塞俄比亚国家行政学院学者范塔洪表示,“我们应该寻找适合国情的发展道路。” 

如今,埃塞俄比亚实行议会制政体。埃革阵一党独大,此外有数十个小党,多数是埃革阵的友党。在2010年的人民院(埃塞议会)选举中,埃革阵及其友党赢得了547个议席中的545个,其他两个席位分别属于反对党和独立候选人。

总的来看,埃革阵的组织形式与中国共产党十分相似。其权力核心是执委会,共有36名执委,相当于中共中央政治局;其次是中央委员会,由180名中央委员组成,相当于中共中央委员会。“对于党内领导人,我们也以同志相称呼。”范塔洪表示。

截至2011年,埃革阵共有400万名党员,他们的发展目标是截至2013年底,党员人数增长到650万(占埃塞总人口7%)。

相似的组织形式,使埃革阵与共产党之间建立起“兄弟般”的友情。有知情人士向《凤凰周刊》透露,大部分埃革阵高层都曾到中国学习和接受培训,许多要员的子女也被送往中国留学。而埃塞俄比亚的部长级官员更是几乎人手一本《毛泽东选集》。

去年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埃革阵总部负责人雷德旺曾表示:“中埃塞两党很有共同语言,埃革阵希望能进一步学习中共的治国理政经验。”

“五年计划”和“复兴大坝”

除了执政方面的“共同语言”,经济发展上,埃塞俄比亚几乎全盘照搬“中国模式”。

在埃塞俄比亚一直流传着一个笑话:骄傲的埃塞人一直认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是美国,埃塞排名世界第二。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给了他们“重大”打击,从而极不情愿地认识到——中国才是世界第二,埃塞应该排世界第三。

但事实上,埃塞俄比亚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目前人均GDP仅351美元,排名世界倒数第六,1/3的民众每天生活成本不足1美元。2009年埃塞政府的年度预算中,90%的资金来源于国际援助。

中国式的快速发展道路,正在成为这个国家摆脱贫困的救命稻草。建设经济开发区、兴建基础设施、以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成为埃塞俄比亚政府最热衷的做法,而如今,几乎每个城市都在大兴土木。比如,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正在修建轻轨,对于一个连公共汽车都需要中国赞助的国家来说,这不能不算一个“大跃进”。轻轨项目由中铁集团承建,据商务部数据显示,该项目耗资4.75亿美元,其中85%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

在外部投资的拉动下,自2004年起,埃塞俄比亚的经济年均增长率超过10%,成为世界上增长速度最快的10个经济体之一。这其中,70%左右的公路由中国公司修建。从1998年到2012年,共有415家中国公司在埃塞投资,中国在埃塞承包的工程数额也超过90亿美元。

从2005年开始,埃塞引入另一项重要举措——开始实行第一个五年计划,其目标是加速和持续发展经济。第二个五年计划(2010-2014年)主题为“增长和转型”,以发展制造业和基础设施建设为重点。2011年,梅莱斯亲自率队到中国招商引资,并促成了一家广东制鞋企业落户埃塞俄比亚。

“复兴大坝”则是梅莱斯的另一个“伟大设想”。这是一个类似三峡大坝的宏伟计划,总耗资预计达47亿美元,建成后的大坝将拥有525万千瓦发电能力,使全国发电量翻五番。2011年4月2日,梅莱斯正式为复兴大坝奠基。

但这个计划几乎遭到周边国家一致反对:埃及、肯尼亚等国担心,复兴大坝的建设将减少下游的水量,导致严重的生态环境问题。目前,埃塞没有公布过任何针对复兴大坝的评估报告,而维基解密披露的资料显示,埃及甚至考虑要“炸毁大坝”。

对于埃塞人来说,复兴大坝的政治意义更为深远——这是他们走向复兴的标志,尽管尚未建成,它已经同古人类露西、贡德尔古堡、拉里贝拉石头教堂一起,成为埃塞俄比亚的新“四大骄傲”。

“我们不是全盘照搬中国模式”

就在经济走上“快车道”之时,过快发展和转型所带来的问题也开始困扰埃塞俄比亚。

通货膨胀率居高不下,“贵”和“涨”是当地居民的普遍感受。近年来,埃塞的通胀率长期保持两位数,2008年一度高达64.2%。比如一听可乐的售价高达20比尔(约合7元人民币),而普通民众的月收入仅1000多比尔。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084.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