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移民计划在华引争议

“我来自北京,奔赴火星是我一生的目标!我热爱天文、热爱爱因斯坦、热爱居里夫人,我的座右铭是留取丹心照火星。”一位53岁的中国男子在摄像头前说出这段话,显得煞有介事却又略显腼腆,让人忍俊不禁。

截至5月22日,一个名为“火星一号”的网站上公开了741段自荐的视频,这些来自世界各国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成为火星人。2012年1月,总部位于荷兰的非政府组织(NGO)“火星一号”公布了一个宏大方案,表示将在2023年实现人类的火星移民计划。2013年1月8日,该网站张贴出移民志愿者的资格要求,4月22日正式开始募集参选者,短短两周内网站有近8万人注册。包括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大陆官方媒体对此亦有报道。

然而,5月19日风向突变,在得知“火星一号”公司的注册地址是创建者的自宅,且策划雇员只有一人后,有大陆媒体在第一时间给该计划冠以“欺诈”的头衔。

面对来自中国的质疑,“火星一号”机构在两天后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的计划是复杂且雄心勃勃的,但它基于今天现有的技术是可能的,从蓬勃发展的全球私人太空产业来看也是可行的。”此外,声明还列举了一些知名专家成为这一计划的顾问,以及已签订一份技术协议等进展。

作秀还是诈骗?
来自北京的游戏程序设计师闫先生于4月底报名该计划,“当时看到央视的报道,觉得应该是一个靠谱的事情”。当天晚上,他访问了“火星一号”的官方网站,弄清了流程,觉得这个项目理论上应该可行,只是存在一些技术难题,于是就报名了。“缴费过程非常简单,用VISA卡支付即可。”

同一时间,中国网络上也出现了许多关于火星移民的贴吧以及QQ群。“我加入了两个QQ群,都是200多人的大群,基本上都是天文爱好者对这个计划感兴趣,群里讨论了不少关于火星移民的可行性。我申请项目前对火星并没有太多认识,申请后学到了不少知识。”闫先生说。

在目前的注册人数中,中国人位居第二,为10241人。“火星一号”对不同国籍的申请者索取不等额的注册费用,中国人需缴纳11美元。有国内媒体报道,中国人已经为“火星一号”贡献了10多万美元,不过现实数据可能相距甚远。

注册共分六个步骤,包括邮箱注册、缴费、填写真实个人信息、上传视频等。但只要完成第一步,即填写注册邮箱、出生日期和所在国就算注册了。“火星一号”公布共有78000人注册过,虽然无法查证确切数字,但这的确造成良好的宣传效应。来自湖南的模特闵女士认为,当时得知那么多人都报了名,更坚定地认为这是一个有趣且靠谱的事情。

原则上,所有完成注册环节的人都会上传一段自我介绍的视频。截至5月22日,在官方网站上确认的来自中国的视频只有25个,而美国上传的视频有287个。目前网站上视频总数仅为741个。“填写完个人资料后,我们会选择是否公开。”据闵女士介绍,“中国应该并非只有25人缴费,我的QQ群中就不止这些人,只是有些人选择不公开。”

“火星一号”的创建者巴斯·兰斯多普接受采访时辩解称,招募的目标是有50万人完成注册,筹集到大约1500万欧元用于此后的宇航员选拔。报名将在今年8月截止,目前距离50万的目标人数仍然遥远。“虽然目前完成注册的人数只有这么多,不过可能还有大批人处于某个环节而没有放弃继续注册。此外不缴费并不意味着那些人不想去火星。”

针对中国媒体的质疑,兰斯多普显得有些困惑,“我在办公地点接受了中国媒体的采访,也回答了邮件上的问题。我们的雇员人数也不止一人,我完全不理解他们为何如此报道。”“火星一号”回应质疑的声明中介绍说,目前该机构的“核心团队”已经有10名成员,他们现在在荷兰阿默斯福特的一处办公楼里租用了“灵活”的办公场地以适应“扩张的团队”,之所以使用兰斯多普的住处作为登记地址,是因为租用的办公场地地址不允许被用于商业登记。

“火星一号”网站上还设置了捐款页面并公开来自所有国家的捐款总额。截至5月22日,捐款总额约10万美元。其中来自美国的捐款数额最多,为44919美元,其次是加拿大的10026美元,来自中国的捐款数额仅为312美元。

“宏大的梦想总会鼓舞人”
在大陆媒体断定“火星一号”计划是商业炒作的诈骗行为之时,闵女士倒不以为然:“我觉得应该不是骗局,毕竟荷兰的官方和警方都没有行动,而且官方对报名的审核也比较认真,审核时间因人而异。我的资料审核数小时就通过了,但是群里一些朋友过了几天后才收到合格通知。”闫先生也表示,“即便最终没能成行,我自当为人类的宇航事业尽一份力。”

人类移民火星究竟是不是天方夜谭?按照常理分析,地球与火星的运行周期不一样,所以地球到火星的距离也会发生变化。此前美国“勇气”号飞船于2003年6月11日从地球发射,2004年1月4日在火星着陆,历时7个月。“火星一号”则计划于2022年发射载人飞船,预计2023年到达。

“‘火星一号’计划可谓心比天高,极可能不了了之。”美国著名科技杂志《连线》(Wired)曾将火星移民计划作为“2012年10个最大胆的私人宇宙探险计划之一”,不过文章在“可实现性”上只给了2分(满分10分)。

该计划打一开始就被美国媒体批评为抄袭一部2010年出版的书籍——《人类的火星任务——殖民红色星球》,编者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资深科学家乔尔·莱维尼,作者包括40多位NASA的科学家以及工程师,具体讲解了实现火星殖民的每一步计划。其中“火星营销”一章,专门谈到要为该计划集资1000亿美元,包括销售版权以及电视转播权,也有项目将要采用的真人宇航员选秀模式。

乍看之下,“火星一号”计划可谓是该书的实践版本。巴斯·兰斯多普也在网站上表示:“以目前的技术完全能够实现火星移民,只是钱的问题。”

然而,短期内集资60亿美元实非易事。为了压缩成本,巴斯·兰斯多普甚至把航程改成了“有去无回”——这也是该项目最具争议的地方之一,虽然可行性增强了,但是伦理遭到批判。即便仍然有人愿意接受这一看似荒谬的条件。

实现火星移民计划的另一个重大难题是技术上的可行性。

巴斯·兰斯多普此前是一名企业家兼机械工程师,他卖掉了所在公司AMPYX的股份作为“火星一号”计划的启动资金。该计划的签署人之一是199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荷兰理论物理学家杰拉德·特·胡夫特。虽然“诺贝尔奖得主”的身份为该计划增色许多,但他毕竟不是一位天文科学家。

该计划的10名核心成员,从简历上看来自于航空航天、商务、工程、医学以及通信等行业,其中7名成员来自荷兰,另外3名分别在美国、加拿大和印度居住。这些人虽有相关行业的工作经历,但并不能算航天领域的权威专家。

目前“火星一号”对于每个环节都设想了至少一套解决方案,比如采用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的重型“鹰”号火箭发射太空船;在火星的卫星轨道上布置英国萨瑞卫星技术有限公司的卫星以实现火星和地球的交流;与美国派瑞格(Paragon)公司签约,为宇航员提供环境控制与生命支持系统(ECLSS)以及用于火星表面勘探的宇航服系统等。

不过设想归设想,许多业内人士仍持怀疑态度。“现在开始实施火星移民还太早,我们还没有一套成熟的方案能够完全规避风险,强大的宇宙射线对身体的伤害无可估量。”英国宇航局研究员里维斯·达纳尔如此表示。此外也有关于发电、水资源、氧气资源等种种质疑。《连线》杂志则评价:“首先你得有一个宏大的梦想,那么自然总会有人被鼓舞。”

闫先生无疑是怀揣梦想的人。“此前我曾在很多国家工作过,其实有些国家的环境不比火星强多少。我到火星后应该还是能够做现在的事情,只不过信号从火星传到地球会延迟几分钟吧。”他认真地表示。

对此,巴斯·兰斯多普直言:“火星移民计划本身就不是零风险,我们的工作是尽量降低风险。志愿者本人应该具有冒险家的精神。不过我承认,呆在家里总是更安全一些。”面对“自己为何不去火星”的质疑,他回答道:“我想去,但是觉得不是最合适的人选。我喜欢热闹,而且如果我去的话将会带着妻子,而她绝对不会同意。”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11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