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台菲渔业冲突困境重重

理论上讲,台湾南部的渔民只要跨出港外12海里,便铁定进入所谓台湾与菲律宾专属经济区的重叠区,从小兰屿出发往南41.5海里便进入菲律宾的领海。

菲律宾的专属经济区将台湾深深“包裹”起来,而台湾南部广阔的海域都在所谓“重叠海域”范围内,双方缺少划分专属经济区的渔业协定,这是导致多年来台菲渔业冲突的法律根源,加之菲律宾海警的腐败与混乱,使得流血悲剧时常发生。尽陕签署双边渔业协定也成为“广大兴28号”事件发生后,台湾对菲律宾所提要求之一条。

有趣的是,因台湾渔民比菲律宾渔民技术先进,渔获量大,双边若签了渔业协定,谈好规则,规定好作业方式、活动范围,台渔民未必获利更多。在目前的灰色状态中作业,只要不被抓住可能获利颇丰,可相较于生命和财产损失来说,渔获量的减少显得微不足道。

然而台菲渔业协定之签署谈何容易,首先台湾面临身份障碍,它既不是联合国海洋公约缔约国,又与菲律宾无“邦交”,每次台方提出签约问题时,菲方总是巧妙地以“一中原则”拒绝。目前皆是菲方抓台方渔民,菲方亦无谈渔业协定解决渔场问题的压力。  

台湾“深陷”菲专属经济区

牙买加蒙特哥湾,一个《国际法》历史上少见的地名。1982年却在这里召开了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的最后一次会议。历经漫长的9年谈判后,与会各国终于签署了现在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的规定,是新的《海洋法公约》的重要创新。所谓专属经济区,且pilf5海国家从它所确定的领海基线开始向外延伸200海里的海域。在这里面,该国享有区域内专属的开发自然资源的权利,其他国家未经其同意不得进行开发。而其他国家在该区域只有无害通过和铺设管道、电缆之类的权利。

尽管此规定的初衷可能是为了更多地保护发展中国家的权益,但由于200海里范围的宽广'在世界很多地方,国家间专属经济区往往有重叠,在内海沿岸的国家,如地中海、黑海、波罗的海,而东亚各国近年来的争端也多有围绕专属经济区问题展开。

 从1974年,越来越多国家倾向于建立专属经济区的时候开始,台湾官方就开始对台湾渔业的未来感到焦虑。台湾当局—直对外宣示3海里的传统领海,以此希望能换取他国的对等待遇,从而给台湾渔民更大的渔业空间。

1979年菲律宾马科斯政府宣布其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后,台湾当局不仅放弃其传统的3海里领海圭张,改为接受当时通行的12海里领海,24海里邻接区,台“行政院“还于当年9月宣布了“中华民国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

台湾岛与菲律宾的吕宋岛间隔着一条全长320公里(约合173海里)的吕宋海峡,其间穿插着属于菲律宾的巴布延群岛和巴丹群岛(台湾学者、淡江大学教授陈鸿瑜提出巴丹群岛归属存在争议)。从巴丹群岛最北端的雅米岛,到台湾的小兰屿,只有99公里(约53.5海里)。

以雅米岛为领海基线北端,菲律宾所划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几乎覆盖了2/3的台湾海岸线。在台湾岛西岸划到了南投、彰化附近,而东岸竟划到了宜兰县境内。而台湾所声称的专属经济区以台湾本岛与兰屿、绿岛等处为基线延伸200海里,与菲律宾的巴布延群岛海域相接。

由于海巡能力不足,2004年台湾渔业署给自己划了一条以北纬20度为主,并在巴丹群岛海域缩进去一块的“护渔南界”。这事实上是台湾渔业署单方面放弃了其在北纬20度以南的“重叠海域”执法的权利,但台湾单方面的退让根本不能挡住菲律宾越过北纬20度线,到台湾“海巡署”执法区域“执法”。截至发稿日,才传出台湾拟修改“护渔南界”建议的信息。

屏东县琉球乡渔业协会的曾股长表示,菲律宾的整个专属经济区都是菲律宾海警的活动范围。曾经有菲海警到达过台中的外海。但其主要活动的区域还是在巴丹群岛周围的“重叠海域”,乘坐小渔船从小琉球往南大概8到9个小时航程的区域。这里也是台湾渔民最常被菲海警抓到的地方。

渔业协定阻隔多

对于专属经济区重叠的问题,《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争议两国应当在公平的原则下通过协议解决争端,而在最终协议达成前,也可以签署临时陛的划界协定。

台湾“国立海洋大学”欧庆贤教授告诉本刊记者,如果台菲双方签署渔业协定,该协定将根据国际海洋法的精神,以公平的原则规定双方的渔业区域。可有了渔业协定,事实上台湾渔民并未必获利更多,因为台湾渔民相比菲律宾,捕捞技术更先进,渔获量更大,只要不被菲律宾的海警抓住便能在广阔的“重叠海域”捕鱼。

欧庆贤说,根据《国际法》的规则达成协议的条件下,如果一方的船只进入到对方的渔业范围捕鱼,可以被算作入渔,只要征得对方同意并交纳一定的人渔费即可。至于入渔费的高低则是相互的。一方如果定得高,对方也可以相应地提高本方的入渔费。而如果一方的船有违规,按照海洋法公约的精神,可以采取警告、驱离、扣押的措施,但都必须在第一时间通知对方相关部门,开枪射击则是完全禁止的。

台湾要与菲律宾签署渔业协定,面临的首要问题即身份难题。菲律宾与中国大陆有邦交,并不把台湾着作一个主权国家。因而,当台湾屡屡要求菲律宾与其谈渔业协定时,菲律宾总是以“一个中国”原则为理由推脱。

对于菲律宾经常提及的“一中”原则,台湾“国立海洋大学”高圣惕教授则指出,事实上菲律宾“相当圆滑”,“一中”原则在对他们有利的时候就用,在对他们不利的时候就不用。菲律宾今年1月向国际海洋法庭提出的告中国大陆九段线的照会中,把台湾和中国大陆分开,其目的也就是让中国不用台湾所控制的太平岛作为产生大陆礁层的法律基础;而在和台湾交往的时候却又用“一中”原则,拒绝与台湾谈判。

高圣惕还认为,菲律宾根本不会和台湾谈渔业协定,因为菲律宾从来没有面临渔场的问题,台湾的执法船从来没抓过菲律宾渔船。现在的问题只存在于台湾,不存在于菲律宾的渔民身上。台湾当局并没有让菲律宾政府感觉到有渔业协定的必要性。菲律宾的海洋政策是要独得其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如果要签署渔业协定,则必然无法实现其目的。

台湾淡江大学亚洲研究所教授陈鸿瑜在《苹果日报》发表文章指出,菲律宾1998年颁布的《渔业法》中,并没有菲律宾与外国在菲海域进行渔业合作的规定,在第64条第4款则规定菲律宾和外国渔船在国际海域合作不能违反菲律宾法律。因此,菲律宾基本不同意与外国在菲律宾海域内进行渔业合作。此其名为“渔业菲律宾化”政策。

该文还指出,台湾曾在1991年与菲律宾签署<中菲海道通行协议暨农渔业合作备忘录》,菲将划定两条巷道让台湾渔船通行。而后来菲在1998年通过《渔业法》后,认为《中菲海道通行协议》与该法相违,便单方面废止了协议。中国大陆至今与菲律宾也只有一个《渔业合作谅解备忘录》而没有正式的协议。在“渔业菲律宾化”政策的制约下,台湾也最多能走到这一步。

 菲律宾华人侯培水向本刊记者透露,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在一欢讲话中称,他对渔业谈判“持开放态度”。

 尽管美国对台菲双方达成协议的督促有一定的作用,然而“持开放态度”的措辞如此模糊,仍难看清菲律宾对渔业协议的真实意图。

菲律宾由来已久的海上劣迹

事实上,菲律宾海警对台湾渔民侵扰的问题可谓由来已久,但由于很多渔民抱着自认倒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究竟有多少台湾渔民受到菲律宾的侵扰,很难有准确的统计。在一篇广为转载的台湾论坛帖子中称,据陈冠学先生统让自1968年7月至1982年1月的12年半间,被扣渔船在干艘以上,渔民被押当超出3000人,而渔船被焚毁,渔民被残杀,当有数十艘、数十人。

根据台湾“渔业署”的统计,从1991年到今年,菲律宾共扣押了108艘台湾渔船。尽管在最近的5年,日本成为扣押台渔船最多的国家,但一般罚款了事,渔民只要交纳罚款便会被立即释放,而菲律宾海警造成的喋血案件层出不穷。

1981年8月,屏东琉球籍两艘渔船“建和志”号、“全盈茂”号在南中国海遭到菲律宾公务船开枪追逐,“建和志”号被击中油舱爆炸起火燃烧,同是堂兄弟的五个船员全被活活烧死。

2004年,东港籍渔船“成福利”号在菲律宾北方巴丹群岛海域被一艘菲律宾武装舰艇以机关枪扫射,船体被打成蜂窝。船长王保生身中数枪,当场毙命。

 当年4月,琉球籍“兴亿福”号渔船因为机械故障漂流至菲律宾巴丹群岛海域捆浅。结果遭到岛上武装分子开枪攻击,“兴亿福”号被洗劫一空。幸运的是船上6名船员跳海逃生,成功获救。

2006年1月,台东县籍渔船“满春亿”号在巴丹群岛东南方约500米处海域作业时,发现一白色小艇驶来,艇上两名穿制服、手持长枪者向渔船喊话,但因语言不通,船长陈安老一边调转方向加速逃离,一边发电报向新港渔会求救。但菲律宾方面却紧追不合,并向“满春亿”号开枪。68岁的船长陈安老中弹身亡,62岁的大副陈明德重伤。

菲律宾海警与民兵的凶狠早已让台湾渔民谈之色变。而进入新世纪的几起恶性案件却都与一个名字  黑鲔鱼联系在一起。而这其中,当地政府也逃脱不了干系。

黑鲔鱼学名叫北方蓝鳍金枪鱼,是本港又称吞拿鱼的一种。由于肉质鲜美,是日本寿司中的极品。一尾上好的黑鲔鱼售价在东京筑地市场往往可以超过10万美金,一片肉在纽约的高档餐厅能卖到数百美元。台湾的黑鲔鱼捕捞量在全世界排名第二,仅次于日本,而捕获的大多数黑鲔鱼也都销往日本。

从2001年起,屏东县开始在每年的5月举办“黑鲔鱼文化观光季”,当地政府寄希望于以黑鲔鱼带动当地旅游发展。一时间,本就名贵的黑鲔鱼更被炒上了天价,台湾本地的黑鲔鱼市场也被打开。当时主政的民进党政府也力推黑鲔鱼经济,陈水扁、吕秀莲都曾亲临黑鲔鱼拍卖会助兴。

然而,黑鲔鱼较集中出没的地方,正是菲律宾北部吕宋海峡。每年的4、5月黑鲔鱼的活跃季,台湾南部的渔民都纷纷来到这片海域。菲律宾海警知道黑鲔鱼的名贵,也盯上了台湾捕捞黑鲔鱼的渔民。

 近年来,黑鲔鱼炎源逐渐减少,但其价格却节节高企,特别是每年观光季开幕前的“第一鲔”拍卖,当地政府大力营销“一尾鱼能卖到超过百万元”的耸人听闻的标题,变相地鼓励当地渔民冒着被菲律宾海警抓捕的危险,搏命般地争抢“第一鲔”,而台湾当局的护渔手段却远远没有跟上。 

详细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116.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