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对华尔街“窃密”解读

5月10日,《纽约邮报》刊文,指彭博社利用该公司生产的终端设备对高盛公司的运作进行窃密,引起了高盛高层的注意;高盛方面向彭博社发出正式抗议,引爆了震撼华尔街的“彭博窃密门”。

窃密丑闻牵动多国央行

彭博社是全球最大的金融信息服务供应商,窃密丑闻刚露苗头,各路媒体就一拥而上进行密集报道。《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纷纷刊登重磅报道,详细解释彭博终端的运作和业界地位;《金融时报》依靠谷歌从彭博社的公开服务器上,搜出上万条客户的即时通讯记录,内容包括用户信息、交易数据、银行家交易员和客户之间的敏感谈话,进一步把丑闻放大;彭博社的主要竞争对手汤森路透在彭博窃密门事发的周末接受媒体采访时,把彭博社形容为奥威尔小说《1984》中的“老大哥”,反复重申自己新闻中立的理念,强调旗下的路透新闻社和交易部门绝对没有窃密行为,最后还不忘推荐自己的终端设备。

彭博社则忙不迭地四处救火,在派高层前往高盛负荆请罪,试图及早平息事态的同时,其CEO和新闻社主编轮番道歉,宣布他们已经切断了该社记者访问客户终端设备的入口,并且澄清任何人都不可能接触到客户交易、持股、聊天记录等信息,也无法查到客户上什么网站、关注什么股票等历史记录,向客户保证自己自成立以来就将客户的数据安全放在第一位。

虽然他们安抚了高盛,却触怒了另一位华尔街巨头——摩根大通银行。去年摩根大通的伦敦交易员投资失误,给摩根大通制造了数十亿美元的巨额损失,彭博社通过彭博终端的登录记录,在第一时间抢到了该交易员被解雇的消息。当时这个问题没有引起摩根大通足够的重视,直到高盛揭露丑闻彭博社承认犯错之后,摩根大通才恍然大悟。他们立即给彭博社下达律师函,要求该社提供过去5年记者们通过终端窃密的信息内容。

而在《金融时报》挖出的通讯记录中,除了高盛和摩根大通,窃密丑闻还涉及巴克莱银行、花旗银行、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和摩根斯坦利等彭博社大客户,以及美国的金融监管机构。据某位前彭博社员工披露,不仅华尔街金融业的终端存在泄密问题,为了挖新闻,彭博社记者连美国财政部前部长盖特纳和现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终端也不放过,甚至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通过终端向彭博社技术人员求助的通讯记录,也在公司内部被传阅。

2008年以来,美国政府和彭博社签了38个合同,累计金额在30万美元以上,主要用于为白宫的总统经济顾问和预算顾问添置彭博社终端设备。而在此以前,美国政府和彭博社签署的合同多达332个,其中财政部146个、能源部34个、证监会24个、商务部8个,合同涉及的终端数量更是难以预计,可以说整个美国政府的关键部门都落入彭博社掌控。

由于彭博社业务覆盖全球,窃密丑闻进一步发酵,牵动多国央行。英格兰银行和欧洲央行都在第一时间严厉谴责彭博社的窃密行为,并对自己所拥有的终端设备进行分析,评估事态的严重性;日本央行发函给彭博社要求解释;德国央行也展开独立调查;甚至连中国人民银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都表示密切关注,评估事态发展准备采取行动。

事发以后,尽管彭博社极力否认受到任何官方的正式调查,但美国财政部有员工匿名爆料,财政部和美联储已经对彭博社展开调查;前证监会主席哈维·皮特斥责彭博社的道歉非常不可信,主张设立独立调查组;大宗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主席巴特·切尔顿在接受采访时也承认,他很快就会获得授权对此事件进行调查。

功能强大的彭博终端

彭博社被不少人誉为本世纪最成功的媒体。去年《华盛顿邮报》亏损19亿美元,《纽约时报》亏损8800万美元,其他传统媒体都在生存压力下艰难转型,唯独彭博社是一个例外,去年收入高达79亿美元。

终端机是彭博社最主要的收入来源。现在全球有315000名金融界人士租用彭博终端机,每台机器的年租费为2万多美元,此项收入占到彭博社总收入的85%。

彭博终端机的功能非常强大,涵盖到金融业的方方面面。比如说彭博地图,是一个类似谷歌地球的软件,但速度更快、使用更简便、图像更清晰,对于能源和大宗商品交易员非常有用。彭博社租用了卫星每周两次对全球各能源生产区和主要矿场进行航拍,他们可以根据油罐车的数量来判断设在俄克拉荷马州的美国最大原油储备基地的存量,从而帮助交易员判断未来的期货价格。交易员还可以得到世界各地的即时气象信息,一旦地震暴发他们就可以看到该处附近的矿产和核电站所在的位置。

彭博的金融技术分析工具则可以按月度展现过去20年的价格走势或者按日展现过去6个月的价格走势,揭示每个个股或者债券的主要持有人,帮助分析该用户手头持有的证券的未来走势。

除了提供各种综合经济数据和金融分析工具,彭博终端还和地产商、航空公司、奢侈品公司等服务商合作,开辟了类似分类广告的栏目,为每一位交易员提供了事无巨细的贴心服务,让他们不离开办公桌就可以随时进行房车交易、购买奢侈品、订机票,甚至叫华尔街附近餐馆的外卖。

此外,对华尔街的交易员来说,彭博终端机就像是华尔街的“脸书”(Face book),具有极高的社交价值。每天数十万交易员靠彭博终端提供的即时通信软件传播消息,报价收盘,买卖交割,当你周围的人都用彭博终端机的时候,你不用已经不可能了。

强大的客户粘性也给了彭博可乘之机。鉴于终端机上汇聚了华尔街交易员的大量交流信息,1990年彭博社的新闻部门成立伊始,公司就鼓励记者开发利用终端机上的信息,他们可以查阅每一个客户的使用信息,轻松挖掘到业界最不为人所知的秘密,制造金融界的头版头条。

彭博社依托这些信息帮助缔造了华尔街的媒体帝国。他们对业界信息的准确掌握和精准分析,又进一步提高了彭博社新闻的价值,为彭博终端吸引更多用户。而上述新闻操作,都是在用户毫不知情的状态下完成的。从本质上来说,这和前年新闻集团在英国通过电话窃听挖掘爆料,性质一样恶劣。

政商达人布隆伯格

要解读彭博商业帝国,不能不提创始人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R. Bloomberg)。迈克尔·布隆伯格早年在所罗门兄弟公司做交易员,他也许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在上世纪60年代就穿越到信息时代的人。在1966年一次产品推广活动上,布隆伯格偶尔接触到了AutEx这个实时电子交易终端,就迅速领会到了该项技术将给华尔街带来的冲击。

所罗门兄弟当时也购买了AutEx终端的服务,但大多数人都没有布隆伯格这样的远见。据AuxEx的技术主管回忆,那时候的AutEx有一个巨大的机房存放主机,在主机工作的技术员可以看到终端互相传递的信息,布隆伯格几乎每天打电话给他或者其他技术部人员询问AutEx这个系统是如何运作的。

作为一个工科出身的交易员,布隆伯格很可能在那个时候就开始计划属于自己的彭博终端。后来因为和所罗门高层不睦,布隆伯格被下放到了技术部门,得以更深入地研究华尔街的信息传播系统。1981年,布隆伯格被所罗门扫地出门之后,拿着1000万美元的遣散费成立了自己的金融数据公司——彭博社,并将第一批终端设备卖给了美林证券。

布隆伯格个人资产腾飞的转折点是他弃商从政以后。2001年隶属民主党的布隆伯格改换门庭,决心以共和党候选人身份竞选纽约市长。在纽约这个世界金融之都,先是得到了同为亿万富翁的“9.11”英雄市长朱利安尼的支持,赢得了共和党的提名,再打败时任纽约市公共权益保护人的民主党候选人马可·格林,以史上最小的优势赢得大选。

为了这次竞选,迈克尔·布隆伯格个人出资7400万美元。竞选花费尽管数额惊人,但和他后来的巨额收益相比,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布隆伯格个人资产2001年仅40亿美元,未能挤入福布斯百富排行榜;2010年达到180亿美元,位列全美第23名;2012年蹿升至220亿美元,全美排名第11位;今年更以270亿美元财富跃居全美第七。

布隆伯格个人财富的主要来源就是彭博社这只下金蛋的“母鸡”。他持有彭博社90%的股权,将彭博社每年数十亿美元的利润大部分收入囊中。而彭博社主要收入来源又是彭博终端。数据显示,在布隆伯格就任纽约市长前,彭博终端苦心经营20年,仅有15万交易员,每台年租金不到2万美元。而在布隆伯格上任后的这12年,彭博终端的使用量翻了一番,租金价位逼近2.5万美元。即使在金融危机来袭,各金融机构疯狂裁员的特殊时期,彭博终端的销售依旧保持强劲增长态势,业界地位迅速超越汤森路透和道琼斯等老牌公司,这与布隆伯格纽约市长的特殊身份,不能说毫无关联。

“无所不知”的彭博社

彭博社最后深陷“窃密门”,和他们追求“无所不知”的企业文化是分不开的。正如彭博电视台主持人某次节目中所说的一样,“如果我们不能通过我们的工作了解华尔街这些人,了解他们的工作,了解他们正在做什么,以及他们如何做的,那我们就不算了解我们的工作”。

彭博社的办公楼里面全部都是透明的,所有隔断都由透明玻璃制成,连会议室也不例外,让某些来开会的外人觉得颇不自在。在这里,每一个员工都可以通过终端机查到任何人出入办公楼的情况,还可以在终端机上随时掌握经理们出差的一切情况,有些恶趣味的员工甚至养成了定时查阅彭博本人什么时候回家的习惯,因为他家水池上装的安全系统也是和终端机联网的。

不仅记者们全方位的涉嫌窃取用户的终端机数据,彭博社还招募了大量即时通讯数据分析员,要求他们从客户的即时通讯信息中提取出债券、CDS、贷款和抵押品的价格信息,再包装成财经数据卖给用户。据离职员工透露,所有员工使用的终端机上都有键盘输入记录的功能,员工们打的每个字都被公司搜集起来,而对于用户的终端机上是否开启了类似的功能这一问题,彭博社的发言人则语焉不详。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15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