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烟霾横扫新加坡

image

6月19日 ,新加坡的污染物标准指数(P S I)再次达到152以上,收灰霾影响的新加坡旅游业惨淡。 

 

一贯被称为“花园城市”的新加坡,在过去一周,很不幸地沦陷成了东南亚的“雾都”。一场场由种植业大国印尼烧起的田园之火,化为团团浓烟,顺着季候风,把新加坡团团围困,让在十面“霾”伏中的狮城人民叫苦连天却又无可奈何。

空气灾难重创经济活动

横扫新马的烟霾来源自印尼。

得天独厚的热带气候、相对廉价而丰富的农村人力资源、肥沃的火山灰土等原因,都使印尼的种植业有着其他国家不可比拟的独特优势。特别适合印尼种植的作物有大米、木薯、花生、可可等等。但论利润丰厚,当属棕油和橡胶两大黄金产业。

中国和欧美的大量订单,令棕油价格不断攀升。2003到2005年,国际棕油价格还一直徘徊在每吨330美元左右。2006年,棕油价格突然发力,一直飙升到超过每吨1000美元。虽然在2008-2009年的国际金融风暴中回调,但在中国对棕油进口的大量增加和欧洲生物柴油的需求刺激下,国际棕油的价格很快又在2011年升到超过每吨1200美元的高位。目前国际棕油价格依然保持在每吨700-800美元。

棕油价格大涨,使全球棕油最大出口国印尼受益匪浅,也让印尼的种植公司更加贪婪地砍伐林地,拓展棕油园。2010年,安永会计事务所估计,印尼已经有约800万公顷的棕油园。这个数字估计到2020年要达到1300万公顷,整整要增长62.5%。而国际雨林保护运动则估计印尼今后几年计划要新增2000万公顷的棕油园。

每年的6-9月是印尼相对比较干旱的季节,印尼的种植业公司往往就在这个时候开始放火烧芭。而这个时间的季候风正好把烧芭带来的滚滚浓烟吹到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让“雾锁南洋”成为每年一度的“奇观”。

从印尼飘来的森林大火的烟霾,令“花园城市”新加坡在6月中旬开始就无可奈何地直面了一场严重的空气污染灾难。一贯处于低水平的新加坡空气污染指数在6月的最后一周开始就忽然飙升到100以上。在6月20日到22日,平均污染指数都在200-300左右,曾经一度创下401的峰值。

这让一贯养尊处优的新加坡人忽然感到无所适从。一时间,新加坡的各个药店门口排起买口罩的长龙,医院和诊所也排满了因为空气污染而咳嗽和呼吸不适的患者。不单新加坡人的健康受到影响,持续不散的烟霾预计是新加坡经济自1997年浓烟呛狮城长达三个月之后的再度严重烟霾问题的冲击。此次烟霾危机估计造成的经济损失是3亿美元,其中近八成的损失都在旅游业。

享有“花园城市”美誉的新加坡是东南亚旅游业的枢纽,去年接待的访客人数达到1440万人,带来的经济收入高达230亿新元(约合1150亿人民币),对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达到7%。

新加坡被烟霾笼罩的影像经由电视媒体在全球播放,必然对旅游业造成伤害。从Google Trends来看,全球网民对“新加坡安不安全”的查询次数,已经飙升到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以来的第二高水平。不少新加坡的酒店业者只得关闭广受西方游客欢迎的户外酒吧和餐厅,损失不小。Klapsons酒店的总经理就表示,他们关闭了两个户外餐饮区,造成每天的营业额下滑40%左右。在平日游人如织的驳船码头,沿河的户外餐馆在浓重的烟霾中惨淡经营,大部分是门可罗雀。

尽管跟随旅行团的游客短期内因为已经定了团而不容易改变行程,但是,商务旅客却能相对自由地改变行程。不少酒店反映,烟霾期间住客率下降了15%左右。此外,如果烟雾持续,到访新加坡的旅行团也必然会减少。当地近年来投入重金发展的河川生态园、圣淘沙综合度假村和金沙等等,都有大量的户外游乐区,烟霾必然导致这些景点对访客的吸引力大减。

更加不巧的是,这次烟霾刚好碰上新加坡热卖会。6月雨天较少,是新加坡零售业的旺季,旅客减少加上连新加坡人都不愿出门,零售与餐饮业所受的打击会更大。

除了经济活动外,新加坡的体育活动也只能暂停或者展期。新加坡足球联赛杯半决赛和决赛展期至9月,原本要日前开赛的美国职业篮球赛三对三街头篮球赛,转而寻找室内场地,今年的新加坡田径公开赛和马来西亚足球超级联赛也可能延期。

新加坡政府里外应对

面对烟霾,一向以效率著称的新加坡政府迅速行动起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亲自召开记者会表示,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烟霾也许会持续好几个星期,也有可能持续到9-10月苏门答腊旱季结束。

新加坡政府也马上成立了抗烟霾跨部门部长级委员会,以十年前对抗非典的严肃态度,全力备战这场可能持续好几个月的环境与公共卫生危机。

对内方面,政府的主要工作还是围绕在迅速可靠的信息发布、保障口罩的供应和确保脆弱人群受到良好照顾。新加坡政府设立的烟霾专属网站,每隔一小时都会公布过去一天内空气污染指数(PSI)和PM2.5平均浓度。一旦空气质量长期处于危险水平,政府将考虑全国停工停课。

针对民众抢购口罩的问题,新加坡政府不断通过媒体向民众喊话,表示全国共有近900万只能过滤空气中95%悬浮颗粒的N95口罩,货源充足,无需抢购。

另外,新加坡政府也专门针对弱势群体推出政策。不满18岁或年满65岁的新加坡人和领取公共援助金及加入社保援助计划者,如因烟霾生病,到政府综合诊疗所看病只需支付最多10新元(约50元人民币)。到政府指定的200多家私人诊所看病,享有30元(150元人民币)的诊费津贴。

在对外方面,新加坡通过各种途径向印尼沟通,请求烟霾的源头配合扑灭林火。李显龙总理致函印尼总统尤多约诺表达深切关注,要求印尼配合尽快扑灭林火。新加坡还派出由环境及水源部长维文医生带队的代表团赶赴雅加达,与当地官员召开紧急磋商。

同时,新加坡也向印尼提供了卫星图供调查使用,初步锁定了八家涉嫌烧芭的企业。吊诡的是,这八家被点名的企业中,有两家是新加坡上市公司亚太资源集团和金光集团。亚太资源集团是总部设在新加坡的印尼纸浆纸品公司,而金光集团则是印尼的纸张和棕榈油巨头,在新加坡拥有几家上市公司。

不过,由于烟霾的发源地在印尼,新加坡在烟霾问题上除了不断催促印尼采取行动外,直接行动的空间非常有限。

500万人口的新加坡不断地向2.5亿人口的印尼沟通施压,让负责烟霾工作小组的印尼人民福利统筹部长阿贡·拉克索诺有些不耐烦。对于新加坡的压力,他语带不满地说,“新加坡不应该表现得像小孩子那样,烟霾不是印尼人要的,这是大自然问题。”他对新加坡提供财政援助来扑灭森林大火也表示了“嫌少”的态度,“如只是50万或100万元,我们不需要。我们宁愿用自己的国家预算。”

见到单方面向印尼施压难以奏效,东盟国家其他雾霾“苦主”也预备利用东盟组织平台召开多方会谈,合力向印尼施压。新加坡联合马来西亚、文莱及泰国等国组成“东盟次区域跨国烟霾事务部长级指导委员会”,将于今年8月原定在吉隆坡举行的会议中,商讨加强区域合作及跨国界烟霾污染的管控机制,以及落实通过卫星检测土地与森林起火点的建议。

但由于印尼贪腐横行,当地官员往往与种植园主沆瀣一气。放火烧林的种植公司很清楚,印尼政府调查直到出结果几近两个月,之后烟霾已经过去,大家也“好了伤疤忘了疼”。这样一来,违法烧芭的种植公司基本不会面对什么惩罚。

如此看来,东盟“优等生”新加坡在面对年年放火请周围邻居“抽烟”的“差班生”印尼时,或许只好继续无奈下去。

由于印尼贪腐横行,放火烧林的种植公司往往最终得不到多大的惩罚。如此一来,东盟“优等生”新加坡在面对年年放火请周围邻居“抽烟”的“差班生”印尼时,或许只好继续无奈下去。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19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