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示威风暴的政治反思

image

从长远看,避免此类政治事件的发生,需要一个能够反映选民真实愿望的选举制度。

缘起伊斯坦布尔地方政府“强拆”盖齐公园风波的土耳其民众示威风暴,在持续3周后已造成至少5人死亡,7000多人受伤。这波街头示威也是正发党在土耳其执政11年来最大规模的游行示威,被埃尔多安总理认为是“极端分子”和“境外势力”在背后煽动。对于反对党首脑巴赫切利认为“总理的授权已经到期,必须提前大选”,正发党副主席切利克断然否认。在警方将示威者驱离公园所在地后,示威者以静默站立的和平方式继续抗议。

令人疑惑的是,正发党既然在前3次大选中都获得最多选民的认同,实现单独组阁,为什么会因一次不起眼的“强拆”事件,遭受如此巨大的政治冲击呢?如果局势恶化,曾在土耳其政坛举足轻重的军方还会保持沉默吗?经历此次考验的正发党,又将作何改变?

“模范民主国家”的危机

土耳其近年来往往被视为伊斯兰世界的民主楷模,埃尔多安和他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受到西方的广泛赞誉。“‘压迫人民的政府会失去所有合法性’,这是埃尔多安在2011年埃及骚乱时发表的讲话,埃尔多安没想到现在他也面临类似局面。”英国“开放民主”网站嘲笑土耳其角色的突然转变。埃尔多安政府曾经鼓励中东阿拉伯国家的政治变革,认为街头政治改变政权是合法的,现在轮到它自己接受街头政治的“洗礼”了,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我们)坚持要向政府说明事实,即政府行事越来越偏向独裁,仅靠颁布法令管理国家、拒绝倾听民众意见。”示威者伊克诺特认为,正发党一党独大后,越发自信满满,忽视了部分民众的声音。的确,强拆事件不过是导火线,发泄对正发党的不满才是主诉求。土耳其评论家伯兹科特称,总理埃尔多安和总统居尔试图在下次大选时搞“王车易位”,以便长期掌权。世俗主义反对派早就对此忧心忡忡,便借反强拆引爆了和正发党政府的矛盾。

埃尔多安处理危机的手段不外乎软硬兼施。软的一手,如其6月12日向由11名建筑师、学者和学生组成的代表团承诺:禁止警察滥用暴力,主张用公民投票的形式解决公园拆迁的问题,以及两天后在与16名示威者代表的对话中承诺,将把是否拆除盖齐公园留给法院裁决,如果法院支持拆除,那么政府将再组织一次全民公决决定盖齐公园的命运。硬的一手,则是在此次示威的重要组织者“塔克西姆平台”宣布准备“对总理的积极立场予以积极的回应”、计划于16日举行野餐和庆祝活动后正式结束示威之前,于6月15日当夜出动2000多名警察对盖齐公园所在的塔克西姆广场强行清场,并威胁使用军队平息未来的冲突。

土耳其经济分析师艾尔玛利指出,示威大大影响了土耳其境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外资正从土耳其股市流出,作为土耳其经济支柱的旅游业也受到影响,房客减少了1/3。但是部分反对派不依不饶。青年哈桑认为:“公投毫无意义。如果政府听取民众的声音,就应该取消(塔克西姆)广场的改造计划。”土国内还流传着局势一旦失控,军方将出面干涉的流言。虽说军方一直保持中立,但明显对正发党政府构成了压力。6月18日内政部命令其麾下的宪兵(准军事部队)支援警察的行动,但正规军始终保持了旁观的姿态,未介入其中。

潜藏的制度设计因素

土耳其在2002年正发党上台以后,多年来经济增速领先中东诸国,人均GDP在2010年突破1万美元大关。正发党连赢2002年、2007年、2011年3届大选,成为土耳其多党制历史上少有的长期单独执政的政党;埃尔多安担任总理至今也有10年,是1946年土耳其实行多党制以来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理。尽管主要反对党共和人民党一直称正发党图谋复辟伊斯兰统治,但正发党在大选中的成功主要在于其经济成绩能够赢得中下层民众的支持;在于其融入欧洲的坚定立场能够化解欧美国家对其伊斯兰色彩的疑虑。那么,这场示威风暴的发生,必然有着更深的背景,其中一个因素,就是土耳其“赢家多吃”的选后议席分配制度。

一个重要的事实是,尽管正发党在土耳其的前3次大选中获胜并单独组阁,但实际得票率却从未过半。根据土耳其现行的议会选举制度,得票率在10%以下的政党不能进入议会,导致很多小党无奈“出局”。正发党尽管只获得了不到半数选民的支持,却能拜选举制度所赐,成为议会多数党,从而有能力单独组阁。但其真正的选民支持率却和其议席比率不相称:议席数固然过半甚至逼近2/3,但是选民支持率却没有过半。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解释:半数以上的选民实际没有投票给正发党,因此,对正发党持有不同意见的人自然也是不少。

正发党长期以来的支持者,基本分布在安纳托利亚高原的农村和小城镇,以城市下层平民和农村人群为主。但这几年来,正发党也一直没有放弃对城市中产阶级的争取工作:积极修改军政权时期的法令,扩大国人的民主权利;积极发展经济,增加就业机会;积极奉行“融入欧洲”的外交政策……不过,正发党的努力10年来都没有取得像样的成绩:以2007年选举为例,工商业发达、城市密布的东巴尔干三省(埃迪尔内省、泰基尔达省、克尔克拉雷利省)以及爱琴海海岸两省(伊兹密尔省、穆拉省)的选民大多数仍旧支持共和人民党,后者在这些省份获得了大部分席位(112席)。2011年大选,正发党反而减少了14个席位。

在土耳其广袤的安纳托利亚高原与工商业发达、中产阶级集中的东巴尔干及爱琴海沿岸之间,政治地图是这样的“泾渭分明”,以至于在旧都伊斯坦布尔点燃星星之火,都足以引发一场蔓延全国的政治危机。而为星火提供氧气的,是过半数选民对执政党的不认同。  

危机后的反思

尽管6月21日之后土耳其的政局已有缓和的迹象,但这次示威确实对正发党政府今后的施政构成了挑战。局势的发展证明了警方强制措施尤其是6·15清场行动,难以“治本”,总理放低身段对话、倾听示威者的诉求才能有效缓和气氛、解决问题。日前,土耳其官方的TRT电台承认示威者有和平抗议的权利,埃尔多安也重新放低姿态,不再满嘴阴谋论。

示威的深层次原因在于,土政府没有在这11年里照顾好其他政党支持者的诉求。正发党的确是选举上台的,但这种建筑在议席分配制度上的所谓“多数”,并不能得到其他不同利益群体的膺服。

作为地区大国的执政党,正发党在周边国家(希腊、塞浦路斯、叙利亚)纷纷陷入动荡之际,更应该居安思危。前土耳其外交官、现任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访问学者希南·乌尔根表示,正发党三赢大选后,埃尔多安独断的领导作风愈发明显,并把自己的保守观点强加在土耳其社会上,这次示威就是土耳其社会对埃尔多安的威权主义领导风格和保守伊斯兰主义立场的兴师问罪。

从长远看,避免此类政治事件的发生,需要一个能够反映选民真实愿望的选举制度。土耳其当前沿用的选举体制有历史上的作用,但现时已成为世俗派选民愤愤不平的动因,这也值得制度的制定者去反思。选举上台的正发党,也需要透过这次危机理解、倾听不同群体的声音,才能使土耳其这个“模范民主国家”在未来迈向稳定的发展之路。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204.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