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大战

image

6月26日午后,美国首府华盛顿最高法院门前的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有人喜极而泣,有人用力挥舞手中的彩虹旗。

这一天,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以5比4的票数分别通过了两项裁决:一是认定禁止同性伴侣享受联邦福利的《婚姻保护法》违宪,二是认定加州反对同性婚姻的团体不具备上诉资格。

前者意味着凡是迈入婚姻殿堂的同性伴侣都可以享受包括社会保险、养老金、移民权和遗产税在内的1000多项联邦权益,后者意味着同性婚姻将在美国人口第一大州重新获得承认。

“等着其他‘鞋子’落地”

此时,位于中国大陆另一侧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是清晨7时许,穿着睡衣的吉恩·保德拉斯基(Jean Podrasky)和她的同性伴侣格蕾丝·法萨诺(Grace Fasano)早就坐在电视前等待结果。

“我太兴奋了,”吉恩向《凤凰周刊》开玩笑说,“我们的猫问我们:你们为什么要哭?发生了什么事情?”裁决公布后,吉恩开始马不停蹄地接受美国各大媒体的采访,除了是同性恋群体中的一员外,还因为吉恩的表哥是最高法院“九大长老”中的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

约翰·罗伯茨年长吉恩10岁,于2005年被时任总统小布什任命为首席大法官,是众所周知的保守派。吉恩和他只有在家庭聚会的时候才会见到,两人也未曾讨论过吉恩的性取向问题。但因为这层关系,吉恩得到了3月旁听庭审的入场券。“庭审非常令人兴奋,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去,这是个很大的荣耀。”吉恩说。

关于同性婚姻的讨论是美国社会最为“分裂”的议题之一,对该议题的赞同与否基本是对自己的政治立场站队。此番法庭上的辩论也是美国社会对此议题讨论的缩影。“法官们不断询问左右两方的意见,辩论得非常激烈,必须注意力很集中。”吉恩表示。

对于《婚姻保护法》的裁决,由于九位法官各自政治取向鲜明,早在公布之前,舆论已经预测到裁决的结果。四位自由派和四位保守派大法官分别投了赞同和反对票,而一向温和的中间派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最终将决定性的一票投给了自由派。欢欣之余,吉恩对表哥的投票有些失望,“不过我相信他坚持了自己保守主义的价值观”。

作为美国人口第一大州,加州同性恋婚姻的合法化,使同性恋婚姻的权利覆盖到美国1/3的人口,也使承认同性恋婚姻的州上升到13个。此前,同性恋权利机构对最高法院寄予厚望,希望能够宣布加州反同性恋婚姻的“八号提案”(Proposition 8)违宪,那将意味着在全美实现同性婚姻合法。

然而,通过裁决上诉者不具备上诉资格,最高法院相当于把皮球踢回给加州地方巡回法院,维持了该法院早前判决,从而避免让最高法院就此问题表态。这个裁决也让35个不承认同性婚姻的州政府松了一口气。

不过根据《判例法》的原则,保守派还是担心会引发骨牌效应,使这些州在类似的判决中相继“沦陷”。“现在能做的就是等着其他的‘鞋子’落地。”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悲观地预测道。

斗争初见成效

吉恩在一个天主教家庭长大,上世纪80年代读大学期间,她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那时候)跟今天的情况很不一样,”吉恩回忆道,“同性恋很难被接受,我室友不跟我讲话,父母也几乎很少理我。”

进入90年代,相对较为开放的夏威夷最高法院判定该州宪法允许同性婚姻,这项判决立刻在全美引起强烈反弹。1996年,美国国会以压倒性的票数通过《婚姻保护法》,将婚姻定义为异性之间的结合,当时执政的民主党总统克林顿在该法上签字生效。这意味着即使能够结婚,同性伴侣也被排除在1000多项联邦权益之外。当年来自今日美国和盖洛普的民调显示,只有27%的美国民众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

“婚姻是由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结合,这个定义符合我们的传统。因为丈夫和妻子可以成为孩子的爸爸和妈妈,这和38个州、94%的国家对婚姻的定义是一致的。”“捍卫自由联盟”诉讼律师凯莉·菲德莱克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表示。

由于《圣经》中有禁止同性行为的章节,信仰问题一直是反对同性婚姻的首要原因。凯莉所服务的“捍卫自由联盟”拥有2000多名基督徒律师,自1994年起建立一直为捍卫信仰自由与反对同性婚姻而斗争。2003年马萨诸塞州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再次引发类似组织的反击浪潮。在“捍卫自由联盟”等保守派力量的努力下,多个州通过宪法修正案,限制此类结合。

2000年,位于弗吉尼亚州的小镇罗诺克发生了一起枪击案,在一个当地同性恋群体聚集的咖啡馆,仇视同性恋的枪手射杀一人,射伤六人。“那个小城是我长大的地方,我在那里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会有这样同性恋聚集的地方。”《纽约时报》畅销书作者、关注同性恋群体境况的作家丽莎·芒迪向《凤凰周刊》表示。

这次事件之后,丽莎开始调查生活在小城市的同性恋群体的境况,后来相关报道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并获得“同性恋反毁谤联盟”颁发的奖项。

2008年,吉恩生活的加州曾短暂承认同性婚姻,但不久后即以52%民众赞成、48%反对的公投结果通过了反同性婚姻的“八号提案”。这一年,承认同性婚姻的还只有两个州。

由于无法结婚,吉恩每个月要比普通人多缴纳300美元的医疗保险。在非营利性机构工作的她收入不高,这笔钱对她来说是不小的数目。此外,每次填表的时候,在婚姻一栏只能填未婚,也让吉恩感觉怪怪的。

加州同性婚姻虽然失败了,但由此引发的社会讨论开始逐渐升温。越来越多的同性恋权利机构在各州发起议会听证、媒体讨论和公民投票等程序。美国民众开始重新认识同性恋人群的需要,不再将其视为洪水猛兽。

根据最新的皮尤研究中心民调显示,51%的美国人支持同性婚姻, 这是第一次多数人持此态度。而在18岁至32岁的年轻人当中,支持率更是高达70%。在合法化方面也进展迅速,仅在2012年11月,就有四个州第一次通过公投承认同性婚姻,同性恋者对自身权益坚持不懈地斗争初见成效。

这次最高法院对《婚姻保护法》的表态源于2009年的一桩诉讼。来自纽约的伊迪丝·温莎的同性配偶过世后留下一笔遗产,根据之前的法律,他们的婚姻并不被联邦承认,所以需要缴纳36.3万美元的遗产税。于是伊迪丝一纸诉状将联邦政府告上了法庭。

伊迪丝的此番胜诉将会造福64万同性婚姻家庭。来自保加利亚的特拉扬·波波夫(Traian Popov)成为裁决公布后第一个拿到美国绿卡的同性恋人士。“太惊喜了,”特拉扬的美籍配偶朱利安·马什(Julian Marsh)说,“联邦政府终于不再歧视同性婚姻了!”

朱利安和特拉扬在去年结婚,因为不被联邦政府承认,靠学生签证生活在美国的特拉扬不能随便离开美国,更没办法工作。“这些问题在我们结婚之后都会得到解决,”吉恩对记者说。四年多之前,吉恩和伴侣格蕾丝在相亲网站上相识。在最高法院裁决公布当天,吉恩宣布将在明年春季结婚。

“权利斗争都会付出代价”

许多同性恋运动人士曾经对同性婚姻不屑一顾,认为这只是单纯模仿异性恋人群的习俗,但近年来许多同性恋者对婚姻的渴望逐渐高涨。和异性恋一样,同性恋者同样希望拥有家庭生活,获得稳定的感情承诺,再加上附着在婚姻制度上的医疗保险、社会保险和税收等方面的实际利益。“很多同性恋者认为婚姻是唯一的途径,”丽莎对记者说,“拥有和其他人一样的权利,成为社会的完整一员是很重要的”。

保守派对此则忧心忡忡。“重新定义婚姻的结果会极大地损害家庭、孩子和社会,”凯莉表示,“这把成人的感情需要放在了孩子的需要之前,摧毁了有史以来的社会基石。”

今年年初,丽莎来到缅因州比迪福德镇逐户拜访,希望了解这场关于同性婚姻的社会大讨论对普通人生活产生什么影响。就在她拜访此前几个月,一群支持同性婚姻的志愿者也曾到这里逐户游说,和这里的居民聊婚姻、家庭和信仰等相当隐私的话题。和凯莉的观点相反,丽莎发现这里的居民开始更加愿意审视和珍惜婚姻,也希望同性恋者同样可以享受这种幸福。

同样的现象也发生在其他国家。当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后,丹麦异性恋家庭的结婚率提高了10.7%,挪威提高了12.7%,瑞典则上升了28.8%。此外,这三个国家的离婚率也明显下降。尽管不能直接推断因果关系,但研究者认为,至少可以说同性婚姻并没有伤害到异性婚姻。

在调查中,丽莎还发现比迪福德镇几乎每户都有家庭成员是同性恋者。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民调,对同性婚姻态度转变的人群中,有大约1/3的人表示是因为其朋友或家庭成员是同性恋。这种关系显然有助于同情和理解同性恋群体。

“一个改变人们看法、帮助同性婚姻的方法就是你自己认识同性恋者。这对改变人们的想法极其重要,”丽莎对记者说,“人们会意识到,他们所爱的人也应该和有权利迈入婚姻。”

最著名的例子是共和党籍参议员罗布·波特曼,在儿子“出柜”(公开同性恋身份)后,他改变了过去强烈反对同性婚姻的态度。小布什当政期间的副总统切尼,也因为女儿是同性恋而持赞同态度。

早在2012年5月竞选连任期间,总统奥巴马就曾公开表示对同性恋婚姻的支持,这也使他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作出该表态的在任总统。有舆论称,他也是受女儿影响而支持同性婚姻。

最高法院的裁决公布后,奥巴马立刻要求司法部长检视所有相关的联邦法律,确保“这项裁决迅速得到执行”。裁决公布当天,除了欢呼的同性婚姻支持者,凯莉和其他抗议者也来到最高法院门前举牌示威。吉恩和其他同性婚姻支持者也不示弱,誓言要去其他州继续上诉、发起公投,直到全美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有媒体预测,2014年双方均会花费3000万-4000万美元来打这场“惨烈的战争”。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256.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