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梦夏:俄罗斯的网络反腐

image

本文作者Larisa Smirnova(苏梦夏)是居住在中国的俄罗斯人,是厦门大学外籍教师,法国国家行政学院ENA、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双硕士。


经常有人认为:欲了解俄罗斯政治,了解普京足矣。现在,希望了解俄罗斯政治的朋友们最好再认识一下这位——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y Navalny)。他是从虚拟的因特网数据世界跳到普京面前欲挑战俄罗斯传统政坛的年轻网络红人。

因“网络反腐”名声鹊起

阿列克谢•纳瓦尔尼是俄罗斯著名的反腐斗士。他也算是俄罗斯第一个真正获得成功的反腐活动家。“纳瓦尔尼的反腐行为被证明是有效的”,透明国际组织俄罗斯中心的法律顾问丹尼斯•普里马科夫(Denis Primakov)告诉笔者,“他的所作所为是非常正面的。”

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反腐面很广,涉及对象包括俄罗斯侦查委员会主席亚历山大•巴斯特雷金(Alexander Bastyrkin)、俄罗斯联邦委员会成员维塔利•马尔金(Vitaly Malkin)、俄罗斯联邦杜马道德委员会主席弗拉基米尔•佩赫京(Vladimir Pekhtin)等。2013年3月,他的反腐活动取得空前辉煌的战绩:两位统一俄罗斯党党籍的国会议员——弗拉基米尔•佩赫京和维塔利•马尔金因他的网络举报和投诉不得不辞职。

直到最近,俄罗斯人对高层官员拥有巨额财产都持漠然态度。当然,这包含一系列历史遗留问题。1991年以前,共产主义苏联不存在任何发展私人企业的空间和机会。1992年苏联解体后,在广受质疑存在不公的“私有化运动”中,庞大的国有财产被和政府关系密切人士瓜分为私人财产,造就了大量的亿万富豪,俄罗斯人常称他们为“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时机出现的人”。高层官员拥有巨额财产也因此似乎成了俄罗斯政治的潜规则。

现在,阿列克谢•纳瓦尔尼似乎要打破这个潜规则。纳瓦尔尼在自己的博客和一系列网站上公布了大量的真实文件,其中包括相关政府官员腐败的证据。事实上,纳瓦尔尼的反腐并不局限于网络,他还凭借律师职业技能,书写各式法律文书,通过各种可行方式,向多部门正式提交反腐投诉。这是很值得注意一点——在俄罗斯,反腐投诉成为可能性、有效性的前提条件是俄罗斯政府近期通过了一系列反腐立法,其中特别规定了关于公务员财产申报的信息公开以及对这些信息进行备案、审查、并要求政府必须对投诉进行回应的程序。

参与现实政治与牢狱之灾

纳瓦尔尼从虚拟网络走出,参与现实政治是在2011年12月4日俄罗斯杜马选举出现争议之后,他参加了抗议活动。从那时起,纳瓦尔尼开始以“体制外反对派”(这些反对抗议团体和活动的成员大部分在网上或者街头抗议活动中认识,都不是任何国家杜马中政治党派的成员)的形象出现在大多数的反对抗议活动中。

纳瓦尔尼的政治活动在2013年6月17日达到一个顶点——当天,莫斯科市选举委员会正式将他登记为2013年9月8日开始的莫斯科市长选举的候选人。从网络红人到参加莫斯科市长选举,确实是突破性的事件。但比他参加莫斯科市长选举更备受世界范围关注的是:他正因刑事案件遭受起诉。

2013年7月18日,纳瓦尔尼被起诉在2009年担任俄罗斯西部的基洛夫州州长兼职顾问期间,与他人合谋侵吞了1600万卢布(合494,000美元)的公司财产,并因此被判处5年监禁、罚金50万卢布。随后,莫斯科市中心、基洛夫等地爆发数千名纳瓦尔尼支持者抗议活动。一些专家甚至将此事与随后的俄罗斯股票下跌联系起来。

纳瓦尔尼并没有认罪,也将进行上诉。“被判刑的是完全无罪的人。”他的辩护律师奥丽嘉•米哈伊洛娃(Olga Mikhailova)向笔者称,案件起诉的纳瓦尔尼和另一名同案犯均是无辜的。

案件的判决被指有“政治动机”,引发了俄罗斯内外的广泛谴责。事实上,不难推想,让反腐斗士纳瓦尔尼背上“腐败”之名确是让其身败名裂的最佳策略。“对高层反腐易招惹是非” ,透明国际的丹尼斯•普里马科夫解释道,“我们和纳瓦尔尼的根本区别在于,他想参与政治,而我们保持中立的政治立场。”

此外,也有专家指出,对纳瓦尔尼的处罚存在罪责刑不相适应的情况。比如,俄罗斯杜马刑法委员会主席帕维尔•克拉舍宁尼科夫(Pavel Krasheninnikov)在接受俄法律与司法新闻通讯社(RAPSI)采访时,对“纳瓦尔尼的量刑是否存在偏重”的回答是:俄罗斯的确应该规范量刑标准,“应专业一些而不是瞎来。”看上去为了将纳瓦尔尼成功定罪,司法部门费了不少功夫。最初该案件曾因缺乏足够证据无法定案。律师瓦迪姆•普罗霍罗夫(Vadim Prokhorov)向笔者强调,俄罗斯侦查委员会主席亚历山大•巴斯特雷金曾在媒体公开指责侦查部门对案件调查不力。接下去不久,纳瓦尔尼就因“证据充分”而被起诉。

法院宣判后,纳瓦尔尼深情拥抱妻子后被押走的一幕,引发了对“独裁者普京”的谴责。更为戏剧性的是,短短一天后(7月19日),纳瓦尔尼就被暂时保释,原因是检察官(而不是他的辩护律师)突然向法院提出申诉,认为判决尚未生效不应采取强制措施。值得注意的是,检察官明确提到了他作为2013年9月8日竞选莫斯科市长候选人的权利。她主张,纳瓦尔尼尚未终审定罪,此时将其拘押将“侵犯候选人平等地获得选民的权利和竞选机会。”

网络社群影响政治

媒体常将阿列克谢•纳瓦尔尼和其他一些名人相比较,比如有着很高博客影响力的中国作家韩寒、欲和普京争夺总统却以逃税罪被判刑的俄罗斯寡头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甚至还有维基解密的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但他和这些名人还是有明显的区别。与韩寒不同,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博客全是政治行为,包括举报、发布反腐材料和证据,不带文学色彩;与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不同,他是中产阶级而不是体制内的亿万富豪;与朱利安•阿桑奇也不同,他扎根俄罗斯,通过合法途径反腐,留在国内勇敢地面对各种可能的风险,而不是逃离海外失去未来参政的机会。

保释后纳瓦尔尼继续筹备他的市长选举,目前在候选人中排名第二。“阿列克谢对这次(选举)志在必得,”纳瓦尔尼的发言人安娜•维杜塔(Anna Veduta)在接受笔者采访时称,“我们是强大的竞选团队,将最终赢得选举!”

虽然任何候选人的最佳策略都要显示对胜利的信心,但客观地说纳瓦尔尼离获选还是有点远。全俄民意调查中心(ВЦИОМ)7月23日的民调数据显示,只有9%的莫斯科人准备支持纳瓦尔尼。而普京支持的候选人谢尔盖•索比亚宁(Sergey Sobianin)目前已经以54%的支持率遥遥领先。

“老实说,我不认为纳瓦尔尼这次会赢,” 俄罗斯著名记者也是纳瓦尔尼支持者奥丽嘉•罗曼诺娃(Olga Romanova)说,“但这可以是他今后参加总统选举的良好开端。”此外,在理论上,如果法院在选举以前就迅速作出二审判决,那纳瓦尔尼就可能在选举前就被定罪而失去选举资格。

纳瓦尔尼的支持者们正在积极筹备选举,以应对未来局势发展。他们的团队并不大,但是有很多发展的空间,他们可以从网络、抗议等活动中吸纳更多的支持者。按照传统政治的模式,政治家一般都是通过巨额财产支持,从政治机构或大企业闪亮登场,而阿列克谢•纳瓦尔尼和他支持者的工作证明了网络社群也可以真正加入和挑战传统政坛。

简单地将挑战者纳瓦尔尼扔到监狱里以求平静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不管传统政治家们是否喜欢,近年来,以纳瓦尔尼为代表的网络社群已经逐步壮大并开始登陆和影响到传统政治,成为不再可以被忽视的政治力量。

(注:本文由张雄飞翻译为中文。)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26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