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参议院腐败殃及总理

最近的民调显示,加拿大民众对参议院确实已“感到厌倦”:32%的受访者认为应废除参议院,比去年的27%高出5个百分点,1/3的民众则认为,参议院应改为民选制。

7月15日,加拿大总理斯蒂芬·哈珀宣布改组内阁。外长、财长、国际贸易部部长都留任原职,且经济团队得到加强。有8张新面孔进入内阁,其中有4位是妇女。

这次改组的背景是,由哈珀提名任命的几位参议员在住房与旅行补贴方面虚假冒领,丑闻频发,总理办公室主任赖特卷入其中,不得不辞职接受调查。民意测验显示,哈珀已落后于自由党刚当选不久的领袖小特鲁多。因此,哈珀期望新内阁能带来新气象,为2015年的大选预作辅垫。但舆论对改组后的新内阁评价并不高。 

参议员“报销门”

5月24日,数千名加拿大人在推特上发起“哈珀必须辞职”活动。抗议主要缘于3名保守党参议员身陷冒领公帑丑闻,以及总理办公室主任奈杰尔·赖特“挺身而出”替迈克·达菲还钱。

丑闻是由德勤会计事务所在5月9日曝光的,尽管此前参议院内部已经在调查。这一天,德勤公布了对迈克·达菲在内的3名参议员的费用报销审计。审计表明,达菲在去年1月虚报了12天的参议院工作膳食津贴,而那12天他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度假。

5月23日,达菲发表讲话,希望接受民众“全面而开放的质询”,并讲出“全部故事”。但他并没有和盘托出。参议院内部经济委员会5月28日举行公开听证会,基本理清了达菲冒领公帑的经过。参议院秘书加里·奥布莱恩准备的报告称,达菲一向有这种人不在渥太华却申报开支的“模式”。去年8月,达菲申报了18天的膳食津贴,理由是他这18天在参议院工作,但参议院行政管理部门拒绝了他的申报,因为那段时间达菲在家乡休假。奥布莱恩和参议院财务主任妮可·普罗克斯在听证时说,达菲在一段时间内申报的49笔费用报销中,有25笔报销被参议院拒绝。一些被拒的报销是在2011年5月的换届选举期间。这期间,达菲参加了保守党候选人在各地的竞选活动,参议院对此有明确规定,议员为政党目的或参加竞选活动而发生的费用不能向参议院报销开支。

听证会证明,达菲的冒领并非“无心之失”。参议院一致投票决定,把达菲的冒领送交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即加拿大联邦警察)处理。

德勤公布的另一位保守党参议员皮埃尔-休斯·布瓦韦奴,2010年被哈珀委任为参议员。当时,他申报的居所是位于魁北克省舍布鲁克的房子,离首都渥太华超过100公里的距离,按规定每年可领到2.2万加元(相当于人民币13万元)的补贴,用于在首都安家。然而参议院在调查中发现,他早因婚外情与妻子离婚,且搬出了原居所,将常住地迁到了渥太华。于是,他也被要求退还所领的补贴款。不过,他的“情节”相对较轻,且在3月7日,参议院内经委已发出通告,称布瓦韦奴已经退还一笔欠款,并称他承认这是“错误申领”的。

萨斯喀彻温省女参议员帕米拉·沃林,则是在差旅费报销问题上陷入丑闻。2008年任参议员的沃林在渥太华居住已有数十年,在申报2011年3月1日至去年2月29日的旅费时,报销了14.2万加元(相当于人民币84.5万元),但后来被发现其中只有1.05万加元是她往来于渥太华和萨省萨斯卡通市的交通费,其余13.15万元全属于“其他”旅费。2011年恰逢大选,沃林也参与了选举活动,由此外界质疑“其他”旅费是因竞选而来。新民主党操守评议员查理·安格斯因此要求查明沃林的旅行是否属于参议院的公务。沃林则在萨斯卡通电台节目中解释称,她去年在萨省居住168天,回乡时大部分航班途经多伦多,她经常在多伦多过夜,不想半夜回到萨斯卡通,因此产生了额外旅费。

如今,RCMP也已介入调查,要求参议院提供关于支出规则的更多细节。RCMP前警司凯莱·克莱门特说,RCMP有很大的理由(对达菲等3名参议员)提出刑事控罪。他认为调查员可以考虑《刑事法》的反诈欺条款,或是“更恰当”的背信条款,援引相关法规,提出控罪。他还希望调查员了解赖特与达菲在什么情况下进行了交易。

总理办公室主任卷入

达菲的“东窗事发”,事实上是在2月初。当时,参议院已开始对他冒领住房补贴的问题进行调查。

在2月到5月的这段时间里,达菲及其相关人员曾经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达菲先是写信给参议院内经委主席大卫·德卡恰克,辩称并没有想冒领住房补贴,但可能在填写住房补贴申请表时,有理解上的错误;如果自己不符合领取住房补贴的条件,愿意退还已经领取的补贴。不久后,达菲的律师致信德勤,声称达菲已经退还了9万加元的欠款,所以用不着再进行审计。

4月18日,达菲又给德卡恰克回信,说他重新审视了自己的文件记录,发现当时办公室秘书休产假,临时替补秘书一时疏忽,把他在佛罗里达州度假的时间也算作了在参议院工作的时间,从而报领了工作补贴。在信中,达菲承诺要退还这些多领的补助。后来,他偿还了大约1000加元的膳食津贴。次日,达菲突然又公开宣布已于3月将9万加元退还给了参议院,但是,没有提及多领的工作补贴。而且,在谈到资金来源时,也并未承认赖特为他开出了9万加元的支票,反而向媒体谎称自己是从皇家银行得到了贷款。

到了5月,事情“急转直下”。

这是因为,5月15日,总理办公室发言人安德鲁·麦克道格尔向加拿大电视台证实,赖特通过个人支票替达菲还了钱,但强调这“是礼物,非贷款”。这一下,舆论哗然。媒体怀疑这是“向公职人员行贿”。

5月19日,赖特因巨大的压力不得不辞职。然而,直至此刻,达菲依然在忙着为自己辩解,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这“只是为了等待贷款出来”。

加拿大舆论普遍对赖特“挺身而出”替达菲还钱感到匪夷所思。哥伦比亚省(卑诗省)广播公司(CBS)报道说,赖特手里掌控有百万加元的秘密账户,用于秘密性开支。对此,总理办公室和保守党高层人士都否认赖特是用秘密资金账户中的钱向达菲提供了那9万加元,但他们没有否认如果这笔钱没有成为丑闻,赖特可能会在以后的某个时间从该秘密账户得到9万加元的补偿。

原本,总理办公室控制的这一秘密账户是高度机密,只有几个保守党高层人士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现在,媒体对此十分“感兴趣”,质疑这笔巨额秘密资金名义上是保守党的政治资金,但由于民众给政党的政治捐款获得了高比例的免税待遇,所以从本质上说,政党获得的捐款至少有一半来自纳税人的口袋。

同时,也有媒体“巧妙”地将此事引向总理哈珀。有记者问达菲,赖特替他向参议院还上9万加元之事,哈珀是否知情。然而,达菲的回答居然是吞吞吐吐:“不知道……似乎觉得……还真不知道……”

参议院“存废”之议

不过,这算是“插曲”。民众,尤其是反对党仍然紧盯冒领公帑丑闻不放。

由于德勤5月9日发布的审计报告中对达菲部分轻描淡写,而对另外两位情节相对较轻的参议员却措辞严厉,遭到了反对党的质疑。当然,这是“意在沛公”,因为这份报告是经由参议院内经委修改过的,德卡恰克和另一名保守党议员卡洛琳·斯图尔特·奥尔森在最后时刻删除了所有针对达菲的批评用语。

“参议院委员会的报告中达菲是清白的。是谁下令让委员会成员粉饰这份报告?为什么大多数参议员会同意合作以掩盖这桩丑闻?”自由党参议员朱迪·福特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这样指责。自由党参议员弗雷同样“既气愤又失望”,时任自由党党首科万更是直接抨击这是“来自总理办公室的政治干预”。

自然,德卡恰克和奥尔森都坚称自己的做法没什么不对,也否认此举受到任何人的指使。同时“反戈一击”,声称反对党议员也有拖欠税款的不干净之处。

即便如此,哈珀总理还是很“逻辑”地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尽管5月21日他已发表讲话,厉称“任何人想利用公共职务谋取自己的利益,都必须另做打算,最好离开这间屋子”,而且,两天后,哈珀在哥伦比亚省(卑诗省)的新闻发布会上还表示:“他(赖特)应该早点告诉我,这就是为什么我接受了他的辞职。”

但是,哈珀的“断尾求生”之计并未奏效。反对党新民主党党首汤姆·穆凯尔和自由党的贾斯汀·特鲁多在议会向哈珀提出了一系列质疑,后者更是表示最近参议员闹出一连串丑闻,既是因为国家未以正确态度看待参议院,也是因为哈珀委任的参议员人选有问题,“他们不是以竭诚服务为宗旨的”。

加拿大参议院的设置的确有些问题,参、众两院权力一样,都掌握立法大权,但绝大部分议案由民选的众议员(4年一届)提出。参议员待遇丰厚,工作相对轻闲,且不论是否称职,可一直工作到75岁退休(1965年前为终身制)。是故,参议员的总理委任制,可算是选举的“产品”,即总理委任参议员一般都出于政治回报,对那些在选举中鼎力相助的“恩人”给予“投桃报李”。

本来,加拿大舆论和民众对参议院已经颇为“感冒”,视之为“无用的老古董”。如今,冒领丑闻频发,更导致其“最不受尊敬”,甚至引发“生存危机”。最近的民调显示,民众对参议院确实已“感到厌倦”:32%的受访者认为应废除参议院,比去年的27%高出5个百分点,1/3的民众则认为,参议院应改为民选制。

对腐败零容忍的态度

参议员冒领丑闻既牵连委任他们的政府总理,又连累到参议院制度本身,果真是一石二鸟。当然,加拿大对腐败零容忍的态度和反腐败的自净机制仍然是值得称道的。

在反腐败方面,加拿大议会制定了像《利益冲突法》、《公职机关利益冲突和离职规则》、《公共服务伦理价值与规范》和《信息公开法》、《检举保护法》等多部法律;同时,设置的像利益冲突与道德专员办、诚信专员办、监察专员办、审计专员办等八大独立的反腐败机构,也都由议会任命。

今年6月,魁北克省最大城市蒙特利尔市市长迈克尔·阿普尔鲍姆被捕,他被控与2006年至2011年间两宗地产项目审批有关,涉嫌欺诈、违信、贪污等14项罪名,涉案金额几十万加元。据报道,魁北克省自去年秋天以来,已相继有5名市长因各种丑闻辞职。

两院议员被称为是“住在玻璃房里的人”,相对来说更容易被查出腐败的蛛丝马迹。去年7月,联邦国际合作部长小田众议员就因被批评花费公帑大手大脚宣布辞去议员职务。同时,加拿大人也已在对原有的制度进行反思。6月5日,小特鲁多宣布一项包括4点措施的阳光计划,要求两院议员每季公告他们本人及职员的旅行和餐饮开销,及预算的用度。他还表示,自由党议员今秋将自愿公告他们的开销。其实,现时内阁部长已被要求这么做。

近日,国库委员会主席甘礼民代表保守党政府欢迎小特鲁多的提议:“我们当然赞同任何措施,只要它能将现有部长问责制扩展至所有国会议员。我们也可以开放内部经济委员会会议。”

现在留下的悬念是,这样的改革动议能否真正落地。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27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