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政变:给美国的难题

埃及人在“二次革命”的短暂兴奋后,立刻转向担忧:恐怕埃及将成为第二个内战不断的叙利亚。这似乎也暗示着“后穆尔西时代”埃及更艰难的转型之路。

埃及前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在执政一年后于当地时间7月3日晚间被军方罢黜。但和2011年2月前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下台不同,外界对此次埃及的政坛动荡并没有发出太多赞赏之言。相反,人们对埃及的民主之路更添怀疑。

穆尔西倒台后,他所在的穆斯林兄弟会(下称穆兄会)调动了穆尔西的支持者上街抗议。虽然军方称其允许和平抗议和示威,但这场抗议却演变成了穆斯林和泛世俗派的血腥冲突。截至发稿前,埃及官方的数据称,有近100人在这场冲突中丧生。7月8日,埃及军方还开枪打死了51名支持穆尔西的抗议者。

埃及人在“二次革命”的短暂兴奋后,立刻转向担忧:恐怕埃及将成为第二个内战不断的叙利亚。这似乎也暗示着“后穆尔西时代”埃及更艰难的转型之路。在埃及,宗教对立一直存在;但穆尔西的离去,又让穆斯林与泛世俗主义者间多出了一丝仇恨。也有人担忧,伊斯兰极端势力又将出现。无论谁最终成为埃及下一任民选总统,这都是其所要面对的头痛议题。

“政变与否”争论背后

早在政变前的一周,因为穆尔西旨在集中总统权力的修宪主张拒不收回,导致埃及国内世俗势力与宗教派别的矛盾极端尖锐,开罗解放广场重新成为“抗议的海洋”,受此波及,亚历山大、伊斯梅利亚、苏伊士、塞得港等大城市均陷入瘫痪状态。

7月3日早晨,穆尔西和他的幕僚在开罗东部的办公室谈论如何应对已经持续四天的民众抗议。他的一名高级顾问之后回忆道,当时幕僚们都保证将和总统一道顽抗到底。“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总统卫队都将保证总统的安全。”

然而,随着军方7月1日发布的“48小时最后通牒”截止时间临近,许多幕僚却悄悄地离开了他。此后不久,穆尔西被军方囚禁。埃及近代历史上首位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被军方以“保卫民主革命”之由,赶下历史舞台。军方称,此次全国各地上街抗议的民众达1400万之多。

人们对这场政坛动荡的性质十分关注。对埃及和美国来说,这是一个价值15亿美元的巨大问题;而对中东和北非地区来说,这将影响诸如叙利亚等国的决策和地区地缘政治的格局。

“军方需要担负起爱国的、历史性的责任,在不逼退也不边缘化任何党派的情况下,通过会议达成了一份路线图……”军方发言人、埃及国防部长阿布达尔·法塔·塞西在晚间的电视讲话中宣布。在这份路线图中,军方首先将去年底通过的埃及宪法予以中止;同时,军方也委派了最高宪法法院大法官曼苏尔组建过渡政府,出任埃及临时总统。此时,在开罗的解放广场上,抗议民众立刻沸腾了起来,礼花响彻夜空。

但穆尔西的一名顾问却说,“在我们的眼前发生了一起真实事件——军事政变。”随后,穆斯林兄弟会发言人格哈德·哈达德对媒体称,该组织绝对不会改变抵抗军方的立场。“我们只有一个计划,那就是站在坦克的面前。”

国际社会第一时间作出回应。英国首相卡梅伦指责军方干涉政治:“我们从不支持任何国家的军方干涉行动。”非洲联盟的态度更为严厉,据路透社报道,非盟可能会停止和埃及的一切活动往来。

就目前媒体所披露的消息来看,在穆尔西下台前的几个小时,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已经知道埃及的变化。据《纽约时报》7月6日报道,美国新上任的国务卿克里此前就试图在穆尔西和反对派之间斡旋,并建议任命新总理和内阁作为妥协方案。但白宫方面却对此予以坚决否认。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事后的讲话中称,美国对此表示“严重关切”,并将对人们所关切的“政变与否”问题作进一步讨论和定性。毫无疑问,作为美国在中东地区的长期战略盟友,埃及的这次革命让美国大为头痛。

留给美国的难题

自1979年以来,埃及成为美国继以色列以后的第二大经济援助国。公开数据显示,今年10月1日起的一个财年,美国将向埃及提供15.5亿美元的援助。其中13亿美元将拨给埃及军方,2.5亿美元将作为对埃及的直接经济援助。这些款项对美国也至关重要,因为长久以来,这是埃及保证遵守与以色列和平条约的前提。

《凤凰周刊》从美国国会研究机构所获的资料显示,在这13亿美元的对埃军事援助中,80%的款项覆盖了埃及国防部的武器采购成本。另外,美国对埃及军事援助的还有一部分,是将埃及军事官员送往位于美国东部宾夕法尼亚州的美国陆军战争学院接受教育。事实上,现任国防部长赛西就是其中一位校友。

若美国国务院的法律顾问们最终将此次埃及军方干政看作为“政变”,根据美国《海外援助法案》,这笔款项应当立即被撤回。该《法案》规定,即便总统出面,美国也不能通过任何途径给通过军方政变上台后的政府任何援助。过去,瞬间断绝援助的情况在科特迪瓦、斐济和巴基斯坦都发生过。

因此,在穆尔西被罢黜后的当天,常驻华盛顿的埃及外交官便马不停蹄地通过美国媒体和国会进行游说。埃及驻美国大使穆罕默德·塔维菲克7月4日向《外交政策》杂志称,这场变局并非军方策划,“相反,这是场人民运动,军方只不过介入来避免暴力事件发生罢了”。

但这种观点很快就被驳回。“军方赶走穆尔西,无论是否为了回应民众的诉求,都无法改变政变这一事实,”曾于奥巴马第一任期内供职于美国国务院的中东问题官员、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塔玛拉·维特斯(Tamara Cofman Wittes)表示,“军事政变或许能让民主进程加速,但甚为罕见。”

7月8日,临时总统曼苏尔拿出了宪政时间表,承诺在两周内召开宪法大会修宪,并在四个月内对新宪法进行公投,半年内举行议会选举,此后一周进行总统选举。显然,开罗的军官们感受到了压力,此前他们曾表示,总统选举要在议会产生半年后进行。

香港《亚洲时报》援引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中东问题专家蒙特·帕梅尔的话说,埃及已具备爆发类似利比亚或叙利亚模式内战的许多条件——埃及政府无力满足许多民众的基本需求(多数地区出现燃料与电力供应短缺),国家经济濒临崩溃;国内各政治团体、各阶层之间的摩擦与日俱增,国内安全局势日益糟糕——国内遍布武装罪犯、部落武装、来自各国的雇佣兵、恐怖分子以及宗教组织的武装人员等。

在帕梅尔看来,目前埃及所发生的暴力事件和示威游行只是表象,背后是埃及各派别的激烈内斗。更可怕的是,埃及许多政治团体正在极力囤积武器积蓄力量,这些武器主要从利比亚和加沙地带走私进入。“现在埃及主要有三派势力在进行对决,分别是埃及世俗派、极端组织以及目前在政府中占据主导地位的穆兄会,这三派势力几乎不可能达成一个令各方都满意的和平方案。”帕梅尔说。

穆兄会动了军方的奶酪

自从2011年埃及爆发推翻穆巴拉克政权运动以来,军队都不情不愿地与处在运动潮头的穆兄会相处共事。

2012年6月30日,穆兄会下属的自由与正义党主席穆尔西如愿以偿地以微弱优势击败对手成为第五位共和国总统,但埃及武装部队委员会(SCAF)却屡屡“恋栈不去”,不肯将手里的监国权力移交。即便后来穆尔西采取“围魏救赵”的方式,利用西奈半岛恐怖武装袭击埃及边防军得手的事件为突破口,强迫SCAF一帮主心骨(如国防部长坦塔维)退役,同时提拔像塞西等少壮派军人控制部队,军队在整个国家权力构架中的地位仍未动摇。

就在7月4日政变前,埃及军方对穆尔西的总统权限实施框定,比如总统在行政上不具有宣布战争的权力,甚至他本人宣誓就职等也得征得军事委员会的同意;财政上,军方的一切开支和国防预算都由军队自己说了算,总统无权干涉等。埃及《第七日报》评论说:“穆尔西得到的不过是埃及军队扔出来的一个支离破碎、缺胳膊少腿的权力架构,其实质和实惠部分早被军方掏空了。”

然而,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分析,真正成为压垮穆兄会政府和军队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围绕军队控制的国家经济的争夺。据悉,拥有大量产业的埃及军队控制着该国经济的40%,埃及人的生活往往离不开军方经营的社交俱乐部、联合企业乃至农产品基地。开罗美国大学历史系主任哈里德·法赫米(Khaled Fahmy)将这些收入称为“灰色经济”。

驱车到开罗的纳赛尔区(Nasr)转一圈,沿途所看见的高楼大厦多半是军方所有。据《埃及每日新闻》报道,50万埃及军队自1973年以后就没打过仗,可这不影响他们获取巨额资金。过去数十年间,埃军创建了庞大的工业中心,共有35家工厂和公司,生产线从意大利面条到电视、汽车,应有尽有。

分析人士指出,埃及军方在运作其“金融帝国”时拥有诸多特权:享有国家巨额补贴,可以大幅度免税等,这一切都让军方逐渐转变为一个带有垄断性质的“跨国性财团组织”。去年12月埃及出现外汇储备危机,当时是军方向埃及政府提供了10亿美元贷款救急,其金融实力由此可见一斑。

在“胜利广场”,人们或许会痛骂埃及军队,但在埃及更为广阔的国土上,军队的形象是正面的。因为在百姓看来,或者根据国家媒体的宣传口径,来自军队的基建投资是埃及经济的支柱。法赫米解释说,军方的经济强势地位,与该国的政治现实分不开。自1952年自由军官组织通过政变夺取埃及最高权力后,上台的军人总统为了笼络数量庞大的军人及其亲属,需要从待遇方面给予安抚,于是为“军事经济帝国”的诞生培植了沃土。据统计,在穆巴拉克统治期间,共有25万名退役军官被安插到军方的企业和服务业中。

对于埃军经济团体的垄断地位,在反穆巴拉克运动中崛起的宗教力量早就试图进行某种程度的清算。在议会里取得优势地位的埃及宗教党派曾试图在新宪法中作出具体规定,确保军方预算保持透明,受到议会监督,并向埃及军方追究军方企业的资金下落。穆兄会的高级成员拉德万表示:“埃及军队必须重新扮演其应当扮演的角色——充当国家的保卫者,而不是紧紧抓着经济大权不放。埃及不需要‘国中之国’!”穆兄会另一名高级成员那哈斯也称,由于美国的援助主要用来购买武器,但这种军火交易里充斥着黑幕,因为埃及议会中负责监督相关军事采购部门的委员会,是由军官和警官组成的。

据阿联酋《海湾时报》披露,2013年以来,穆兄会把控的议会与军方围绕财产的矛盾日趋激化,通过地下经济获利的埃及中高级军官竭力拼死守护秘密。埃军金融资产管理部的少将纳斯尔称:“埃及军方将捍卫属于军方的金融资产。很多经济项目军方已经苦心经营了30多年,我们绝不会把它们拱手让给别人,让我们自己的心血被摧毁!” 

“二次革命”根源在于经济乏力

反思穆尔西执政的这一年,其对国家管理和社会运行,似乎时刻都在为其最终被迫退出历史舞台埋下伏笔。

在穆尔西被选为总统之前,穆兄会代表曾在去年4月到访华盛顿,试图表明自由与正义党是一个能够驾驭现代民主国家的政党。但显然,其内部对此表示争议。在去年大选前,穆兄会曾打出“伊斯兰才是解决之道”的标语,引发外界担忧。但此后不久,穆尔西在接受美国有线新闻网(CNN)采访时表示“从来没有伊斯兰民主这么一说,从来只有民主这一种模式”“人民才是权力的来源”,他补充道。

2012年6月25日,穆尔西成功当选为埃及近代历史上首位民选总统。就职典礼上,穆尔西承诺将给人们带来一个“新埃及”。然而,承诺很快就成了泡影。穆尔西上台后,悄悄地向泛世俗派开刀。从限制女性权利,到加强媒体审查,再至赶走美国驻埃及的民间组织,使得对改变期待已久的非伊斯兰群体的愤怒在去年11月达到高潮。

穆尔西甚至颁布了一条法令,授予自己无限权力。在许多人看来,这简直就是“得寸进尺”。“至此,他毫无信誉可言,完全是一个披着‘民主’外衣的骗子。”埃及开罗美国大学学生艾哈迈迪·阿里(Ahmed Ali)向《凤凰周刊》表示。

“虽然穆兄会曾经承诺要团结所有埃及人,并让埃及成为一个开放和民主的社会,但许多埃及人觉得自己被排除在这个过程外,”美国华盛顿近东政策中心研究员崔格(Eric Trager)向《凤凰周刊》表示,“事实是,穆尔西上台前是穆兄会执行工作的领导,上台后的他更不会轻易对反对自己的声音妥协。”

这似乎是穆尔西不幸命运的前奏。虽然他在回应军方“48小时最后通牒”时反复强调自己作为民选总统的“合法性”,“但这对泛世俗派来说,简直是一个笑话。” 阿里说。

阿里自6月30日起就驻扎在开罗的解放广场,和数十万埃及民众一道要求总统下台。“这些人中,不仅有像我这样一向反对穆尔西的年轻人和基督徒,更有那些穆尔西曾经的‘铁杆’支持者。”阿里称,“而他们的倒戈,是对穆尔西没有兑现提高埃及人生活水平的承诺而感到愤怒。”

在2011年埃及第一次革命前,这个阿拉伯世界最具战略意义的国家就已经饱受贫苦多年。在两年半前的一场革命后,占埃及国内生产总值(GDP)10%的旅游业几近崩溃,外国投资者纷纷撤离埃及,评级机构更是将埃及的主权信用评级降至垃圾级。穆尔西主政的这一年,埃及通货膨胀推高了食品价格。

“在埃及,面包越来越少,抱怨却越来越多。”阿里说。今年3月,埃及的外汇储备已经从第一次革命前的360亿美元,猛跌至130亿美元。此前,埃及曾试图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借款48亿美元,来应对国家一落千丈的经济。但由于穆尔西政府迟迟不能满足IMF的贷款条件,该笔款项至今尚未发放。可以确定的是,这笔“救命款”会随着“二次革命”再次被推迟。为此,穆尔西政府在主政的最后几个月内,从卡塔尔借款50亿美元救急。

同时,埃及依旧没有对每年高达160亿美元的能源补贴进行改革,预计这项补贴已经超过了GDP的8%。不仅如此,埃及的总体失业率也在第一次革命后跃升至13%,甚至高出2011年革命前的10%。而革命的“生力军”年轻人失业率也始终在25%以上。目前,埃及国内仍有超过千万人口生活在联合国划定的每天1美元最低生活标准之下。加之经济增长乏力,使得埃及经济一再陷入死循环中。

长期处于地下的穆兄会之所以能维持一年多的埃及政权,很大程度来自于穆巴拉克旧政权治理失败的“负面合法性”。穆巴拉克倒台后,穆兄会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并非因为其执政理念先进合理,而是埃及多年实行集权统治,使该国未能培育起强有力的现代意义上政治反对派,只有穆兄会这样的宗教组织借着“传教”外衣得以生存下来,成为影响最大的社会政治组织。

由于穆兄会在国内建立起较完备社会救助和福利体系,因此在社会中下层人气颇高。而埃及剧变恰好给穆兄会提供了一个展示实力的舞台,那些长期受惠于穆兄会救济和福利的下层阶级也通过投票,向其进行政治回馈,使得穆兄会在与其他世俗政党竞争时更容易在选举中胜出,但这种民意基础并不牢固。这种负面合法性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消失,一旦其治国乏术,同样难以保住权力。

现实是,埃及在经历“阿拉伯之春”两年半后被重新清零。但这次的“胜利”并不值得庆贺。埃及的老问题没有解决,新问题又层出不穷。若未来埃及修宪依旧艰难,革命最初的“民主和自由”就更难保障。若这种状况出现,埃及的民主宪政之路,或许只是一个梦。而穆尔西和穆巴拉克,恐怕只是牺牲品罢了。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32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