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经济危机揭开的腐败

近几年,西班牙严峻的经济危机迫使很多工程停工,工程的烂尾使得腐败的脓疮溃烂,从而“帮助”揭开了腐败盖子,而且,腐败的严重程度令人瞠目结舌。

8月1日,西班牙首相拉霍伊面对议会质询,在长达7000多字的陈述中,否认他所属的人民党高层瓜分巨额政治捐款,甚至拒不承认存在秘密账户。早前民调显示,65.6%的人相信拉霍伊收受了贿赂,只有19.6%的人相信他是清白的。但拉霍伊无意辞职,且称他的政党占据议会绝对多数,此局面在2015年大选前不会改变。

难道,西班牙的腐败会像7月24日那列导致80人遇难的脱轨列车,成为“死亡狂奔”?

“信封”与“打包式报道”

就在列车脱轨的前一天,媒体披露,拉霍伊将就自己深陷其中的“红包(黑金)”丑闻接受议会质询。

这一腐败丑闻缘于《国家报》1月31日曝光了人民党的一本“隐秘账本”,账本显示,拉霍伊在过去11年间共收受了约32.3万欧元“红包”。7月初,前内阁财长兼人民党财务主管路易斯·巴尔塞尼亚斯的账本“手稿”又被媒体刊载,“手稿”登记的内容为企业资助以及每年向政党高层支付“红包”的情况。媒体还援引高等法院的内部文件称,巴尔塞尼亚斯数年前在瑞士银行的账户里积存了总额达2200万欧元的“小金库”,政党高层就从这个“小金库”中收受“红包”。此外,现任卫生大臣安娜·马托及其丈夫也被曝自2000年至2004年从他人处获得金额不明的礼品和旅行开支补贴。

为平息抗议,拉霍伊否认腐败指控,并公开了自己的退税申报情况,还承诺将会进一步提升执政透明度。同时,人民党也否认其内阁成员收受过任何“红包”。

然而,民众还是不依不饶。每当巴尔塞尼亚斯行走在马德里大街上,路人就对其指指戳戳,甚至朝他大喊:“信封!”民众深信,巴尔塞尼亚斯的“信封”里装着严重的腐败。曾担任议员的豪尔赫·萨尼耶就说:“在西班牙,存在一个政党获得资金的不正当体系。这些政党都拿‘红包’,这一点尽人皆知。”

4年前,已有人指控人民党的几名市长和其他一些地方政客受贿,行贿方是以开发商弗朗西斯科·科雷亚为首的大财团,目的是拿到非竞标合同。当时的这一指控致使巴尔塞尼亚斯辞去人民党财务主管职务。继续深挖的法官今年1月又发现,巴尔塞尼亚斯以多家空壳公司的名义拥有多个瑞士银行账户。媒体还披露,巴尔塞尼亚斯当年离开人民党总部办公室时,带走了9箱文件。对此,舆论猜测,倘若他被迫为全党范围的丑闻“背黑锅”,可能不会心甘情愿,会拉上几个人“垫背”。

现在看来,拉霍伊可能就是“垫背”之一。

媒体还披露,西班牙政党与商人沆瀣一气:在长达10年的房地产热中,房地产商通过行贿官员以低价拿到理想地块赚取丰厚利润,政府官员则在收受了贿赂—包括现金、手表、生日宴会和加勒比海度假游—后违规拍卖土地。几乎每个党派的地方官员,都会从建设许可上捞钱。最触目惊心的是,作为海滨别墅建设许可的交换,签发文件的官员甚至时不时可以从开发商那里得到一幢豪宅。

上行下效,西班牙地方腐败也十分严重。媒体调侃说,需要曝光的地方政府的腐败丑闻太多,实在忙不过来了,不得不把一些不大的腐败案列表式地“打包”报道。

2012年8月7日,斗牛士明星帕科里的遗孀、著名歌手伊莎贝尔·潘托哈接受审判。她被控为前男友—马尔韦利亚市前市长胡力安·穆尼奥斯洗钱,后者已因收受房地产商巨额贿赂落马,并一共牵出了该市多达95人的腐败大案,其中包括两名前市长、一名前副市长、多名前市政官员,以及房地产商和律师。这一腐败大案是警方2006年在一次打击洗钱犯罪行动中发现的,涉案金额达2.6亿欧元。

今年5月,阿拉贡省不足5000人的拉穆埃拉小镇,担任了25年镇长的玛丽亚·维多利亚·皮尼利亚受到腐败指控。她被指在几年间通过兴建公共项目或买地改变土地用途后转售,敛财1800多万欧元,且在小镇拥有3幢豪华别墅,在马德里也拥有一套豪华公寓,在多米尼加共和国海滩拥有一套度假屋和一幢豪华别墅,邻居便是西班牙著名歌星胡立奥·伊格莱西亚斯。警方4月份对她的3幢别墅搜查时,不得不从当地银行借来点钞机,一共查抄了36.4万欧元现金。目前,这一腐败案中有40余人面临指控,其中包括皮尼利亚的家庭成员。

所以毫不奇怪,根据世界银行编写的“政府工作效率和腐败程度排行榜”,在过去10多年里,西班牙政府的效率之低、腐败程度之高,一直在发达国家中名列前茅。

“波旁成员们上班去!”

让人沮丧的是,曾广受敬重的王室,近年也陷入了腐败丑闻。民众甚至开始质疑君主立宪体制。

2月23日,国王胡安·卡洛斯的“驸马爷”伊纳基·乌丹加林第二次出席法庭闭门听证会。当时,守候在法院外的示威者举着写有“打倒君主制”的标语,高呼口号。

45岁的乌丹加林,1997年与公主克里斯蒂娜成婚,从运动员一跃成为帕尔马公爵。他随后当选为西班牙奥委会成员,并成立了公司。他与公主还斥资600万欧元装修巴塞罗那行宫,过上了奢华的生活。很快,他2004年至2006年主管诺斯基金会慈善机构期间的勾当被揭发。媒体披露,他涉嫌利用“驸马爷”的关系网,以较高价格争取到地方政府合同,然后与合伙人迭戈·托雷斯贪污大约600万欧元公共资金并转移至海外。本来,这些资金是用于举办体育和旅游项目的。

这一丑闻如若只涉及“驸马爷”,王室只要与其切割便可置身事外。事实上,丑闻曝光后,王室已经作了切割。2011年12月,王室从王室网站撤下了乌丹加林照片,并禁止他出席王室活动,蜡像也被从王室家庭展览中移除。政府也很快作出“反应”,移除“帕尔马公爵夫妇大道”街名标识,并重新命名。

棘手的是,合伙人迭戈·托雷斯稍早前接受法庭询问时,指认王室与丑闻“关联”。媒体也刊登了据信由乌丹加林发送的电子邮件,显示75岁的国王支持并密切关注女婿的商业发展,尽管乌丹加林否认王室参与了这起商业活动。

祸不单行,年初,国王花费4万欧元到非洲博茨瓦纳野生动物园猎杀大象(不慎摔断胯骨),被世界自然基金会取消了荣誉主席头衔。更糟糕的是,克里斯蒂娜公主也因涉嫌贪污公款遭到传唤调查。4月27日,她在地中海马洛卡岛帕尔马法院作为犯罪嫌疑人出庭作证。这是西班牙王室成员首次作为犯罪嫌疑人出现在法庭。

为挽回影响,卡洛斯国王发表讲话,强调西班牙是法制社会,人人应当遵守法律法规,任何人都没有特权逃避法律的约束。

现在看来,虽然“废除国王制度”可能不太现实,但是“(逐步)取消王室特权”已是大势所趋。

目前,王室每年获得大约816万(经济危机前为826万)欧元拨款。眼下,人民党和社会工人党正在谈判将王室纳入《财产透明法》管辖范围的相关事宜。王室法律代表已致电副首相萨恩斯·德圣玛丽亚,表示王室有兴趣加入该法条。

不过,这种努力也许付之东流。西班牙历史学家里卡多·马特奥斯说,一旦乌丹加林被定罪,不仅自身封号不保,克里斯蒂娜公主的公爵夫人头衔也可能一并被废除。

到那个时候,民众肯定会掀起又一波抗议浪潮,“波旁王朝的成员们上班去!”等口号可能会再现马德里街头。

腐败的危险尚未过去

“听说过法国大革命吧?听说过断头台吧?用这类惩罚可能会奏效。”7月18日马德里示威游行队伍中,一名中年妇女这样回答记者关于怎样才能有效打击腐败的采访。

西班牙人虽喜欢“斗牛”,其实颇为内敛,能够苦熬经济危机下的艰苦生活,且“似乎无意深究腐败”。然而,这两年来密集曝光的腐败丑闻,还是点燃了民众的愤怒,要求首相辞职、王室退位的呼声不断。

西班牙的腐败痈疮遍布全国上下。目前,法官正在调查的官员约有1000名,这些人中,小者如皮尼利亚这样的镇长,大者则到内阁部长。最高检察官爱德华多·托雷斯·杜尔西在议会也指称,去年,反贪局一共介入了290起案件,并且参与了数次涉及资金流动的诉讼。

舆论认为,西班牙近几年腐败案高发,是由于严峻的经济危机迫使很多工程停工,工程的烂尾使得腐败的脓疮溃烂,从而“帮助”揭开了腐败盖子,而且,腐败的严重程度令人瞠目结舌。当然,更主要的,是缘于政治体系赋予了地方官员巨大的权力,比如很多地方官可以径自批准采购合同,轻而易举地重新规划土地用途。在为欧盟撰写的关于西班牙腐败情况的报告中,胡安·卡洛斯大学政治科学教授曼努埃尔·比略里亚说:“在一次午餐上,他们就可以决定你是否能赚1亿欧元。所以他们就会索要自己想要的东西。这通常并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女儿或外甥要一套房子。”

如此肆无忌惮,还与观念有关。虽然法律规定,公职人员受贿可被判1至9年的监禁和3倍于受贿额的罚金,还可能被判在最长12年内不得出任公职,但在许多情况下,受贿不会被认定为一种刑事犯罪,而只是“错误行为”,这样,就只会面临1到3年监禁和较少的罚金。对此,透明国际西班牙分部主席利斯卡诺认为:“(西班牙)存在的一个问题是,人们对不道德行为有更大的容忍度,被认定腐败罪的市长中有70%的人还能接着当选。”

西班牙学者称,腐败的危险尚未过去。新的领域可能很快就会取房地产而代之,比略里亚教授就在他的报告中写到,医疗体系正在进行私有化,如果不改革,这一行业在未来将会轻而易举地取代房地产行业,成为腐败的高发领域。

如今,腐败已使西班牙政党、政府和王室的声誉遭受重创。《国家报》网站7月8日报道,人民党的支持率已由44%下滑至25%,受访民众对司法调查结果不信任的达到90%以上。《世界报》年初的民调也显示,国王的支持率已降到了约50%。

最高检察官杜尔西最近表示:“除了恐怖主义的肆意侵袭,没有什么能比贪污腐败对民主的危害更大了。”透明国际副执行主任米克罗斯·马夏尔称:“这是最大的挑战。政治阶层不被尊重,因而需要一步步重建公共机构,让政府变得具有公信力。”

西班牙王室已经表示,将学习英国王室逐步公布账目,细节将具体到每年举办过多少宴会以及费用。拉霍伊首相也表示,将大力打击高级官员的腐败行为,更严厉地监管各大政党的账户及其管理情况,促进所有议会团体之间达成共同反腐的协议。

对此,西班牙许多学者认为,国家需要对党派募资与透明法规进行大幅度改革,加强审计的独立性,延长腐败犯罪的刑期。同时,还要充实司法机构(尤其是追查重大犯罪的特别检察院)的人力和财力,避免其受到地方政府的控制。

腐败的脓疮已被捅破,经济衰退依然严重,西班牙的政治阶层若没有与民众同甘共苦、共赴时艰的行动,将会一直被民众视作“先个人后国家的自私群体”。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328.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