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慰安妇海外宣传战

韩国慰安妇海外宣传战

7月30日,向全世界揭发二战时期日军强征慰安妇充当日军性奴暴行的“慰安妇少女像”在美国加州洛杉矶附近的格伦代尔中央图书馆前的一个公园正式揭幕。这也是“慰安妇少女像”首次在海外“落户”。此前3月,格伦代尔市市议会就通过该议案。7月9日,市议会以4比1的投票率通过表决。在外界看来,这是韩国要求日本在慰安妇问题上道歉的宣传战之重大胜利。

“我很佩服韩国人,他们以各种创新的方式在美国、韩国乃至全世界纪念慰安妇,进而要求日本承认战争罪行,这值得中国人借鉴。韩国人能团结华裔影响美国众议院通过慰安妇决议案,而我们人民代表大会尚未对慰安妇问题立案。”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向《凤凰周刊》记者表示。

日韩移民的美国战场    

位于格伦代尔市的这座纪念碑对韩国人来说并不陌生,这尊韩国少女铜像名为“和平少女像”,与设立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的慰安妇少女像一模一样。在韩国人团体“加州韩美论坛”的牵头下,当地韩裔为铜像募捐了3万美元的维护费用。

有意思的是,7月9日举行的落户听证会上,有80多位当地日裔居民参加,超过了参会总人数的一半。他们多是二代日裔,对设立慰安妇纪念碑表示了强烈反对。日裔群情激昂,发表了许多尖锐的言论:“日军慰安妇问题纯属历史捏造”“慰安妇就是卖淫女”“为何美国城市要纪念娼妓”“格伦代尔应该退出干涉韩日外交问题”“不要受韩国的贿赂展开反日宣传”……格伦代尔市政府办公室也收到了几十封愤怒的抗议电子邮件,多数来自日裔群体。

当地的日裔女性一致认为“这些卖淫女比日本军官挣的钱还要多”,并以美国在朝鲜战争期间也曾征用过韩国慰安妇为由,指责韩裔小题大做。相较民众的愤慨,日本官员则显得相对谨慎。日本政府驻洛杉矶领事馆发言人Takehiko Wajima向美国《时代》杂志评论道:“慰安妇不应该被政治化,并且逐渐演变为一个外交问题。”

作为反对方,当天有20多位韩裔居民参与了会议,他们却多以沉默来应对日裔的反击。韩裔团体相信,日裔的抱团示威,是由于前时事通讯社驻洛杉矶记者后藤英彦在当地日本社区新闻上号召“大家一起要求撤除慰安妇雕像”所致。格伦代尔友好城市委员长Alex Woo强调:“设立纪念碑目的不是为了惩罚日本,而是为了实现真正的和平及和解,是一种约定。”

美国韩裔高调纪念韩国慰安妇,并不局限于格伦代尔市。2012年5月,美国新泽西州小城帕利塞德斯帕尔克市市议会议长李钟哲宣布,将在美国22个地区设立日军慰安妇纪念碑。就在10天前,4名日本自民党议员访问了该市,要求撤除该市于2010年设立的慰安妇纪念碑。

根据2010年的人口普查,韩裔占该市人口数的51.5%。就算对慰安妇历史一无所知,市政府也不敢得罪韩裔这一大票仓。市长詹姆斯·罗通多当场回绝了日方的要求称:“纪念碑是由市当局经过详细的资料调查、确认了事实关系之后,由美国市民捐款竖立起来的,我们并没有拆除它或修改碑文的计划。”日方马上起身离开,愤愤地扔下一句:“今天只是个开始。” 

在自民党议员前来游说前,日本驻美国纽约总领事广木重之造访了该市,并以在市内建设樱花路、增设图书馆、推进青少年交流项目来说服市长拆除慰安妇纪念碑。然而,詹姆斯·罗通多在随后的记者见面会上仍旧明确表示不会接受日本的意见,并称“慰安妇追悼碑对防止战争和人权侵害重现的教育有重要意义,未来也不会屈服于一再要求拆除的压力”。

今年3月,新泽西州卑尔根县也竖立起慰安妇纪念碑。7月,86岁的慰安妇李玉善被邀请来述说当年的悲苦故事。老人在演讲中向听众们展示了当年日军留在身上的两道刀疤,触目惊心的往事和物证对后人来说,无疑是一场极佳的教育。

不断更新的纪念形式

2013年5月,纽约曼哈顿街头人行道边上的广告牌出现了招募慰安妇的广告。前后面分别印有西方和东方女性的照片,用英文和中文写有“招募慰安妇”广告词,并有包含相关网站和照片信息的二维码。照片中两位女性来自荷兰和台湾,为美军将其从慰安所解救后所摄。

这是韩国女性艺术家李昌珍的作品,作为纽约市交通局推进的城市艺术事业计划之一,展出时间达一个月。“策划此次活动的目的是,告诉世人作为日军性奴隶的20万亚洲慰安妇问题就是通过刊登这种骗人的报纸广告开始的。”李昌珍坦言。

2012年3月28日,《纽约时报》A版11面刊登了整版广告,上面是慰安妇老奶奶在游行示威的场面。广告上标注着“她们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作为日军慰安妇的受害者”。广告进一步解释道:“这些老奶奶自1992年1月至今,每周三都会聚在首尔日本大使馆前示威,示威次数已达1000余次。但是日本政府至今毫无道歉、赔偿之意。”

该广告由诚信女子大学客座教授徐敬德设计,韩国著名歌手金章勋全额出资完成。徐敬德曾设计过“独岛(日本称竹岛)和东海广告”,被称为“韩国第一宣传专家”。徐敬德在制作纪录片《对不起,独岛!》时认识了金章勋,之后两人合作默契,并借助海外韩裔和留学生的帮助,在全世界30多个城市张贴慰安妇海报。

徐敬德的广告设计无疑具有国际眼光。2012年5月29日,《纽约时报》上刊载了他设计的整版慰安妇广告,同样的广告于2012年10月出现在纽约时代广场上。广告内容呈现方式巧妙,他选用了1971年德国总理勃兰特跪倒在波兰华沙犹太人殉难纪念碑下的照片,配标题“你还记得吗?”对美国人而言,慰安妇问题显得陌生,但对勃兰特在华沙的一跪以及背后的纳粹屠犹历史,则清楚多了。韩国人试图用最直白的方式告诉西方,日军征用他国妇女做慰安妇,跟纳粹的大屠杀是同性质的。

卑尔根县的慰安妇纪念碑,也完美遵循了这一宣传方式。碑上刻有“悼念二战时被强迫充当日军性奴隶的来自韩国、中国大陆、台湾、菲律宾、荷兰、印度尼西亚等地的数十万女性和少女”。此碑还和一系列全世界人权受害者纪念碑修建在一起,如死于纳粹的犹太人、死于奴隶制的黑人等。

除了设立纪念碑、纪念像外,目前纽约市还在拟建世界首条的慰安妇追思街。这并不是新建一条道路,而是由市议会通过街道改名案。此事的推动者是华裔市议员Peter Koo,也获得了韩裔的积极响应。

除用建筑物来纪念慰安妇以外,韩国人不断让在世的慰安妇来到美国进行演讲。2007年,79岁的李容秀老人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里对着100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回忆往昔。老人的演讲自然赢得了满堂喝彩,因为比起对民主、人权和生命的枯燥解说,非常时期遭受人道主义灾难的故事是最容易吸引和打动受众的。

此前的2011年12月,韩国人干脆在日本驻首尔大使馆面前设立了一个慰安妇少女像。这位13岁的少女笔直坐立在地上,双手握拳放膝盖上,凝视着马路对面的日本使馆。

不过,在韩国所有类似纪念形式中,最常见的还属示威游行。一直向慰安妇提供援助的“韩国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下称“挺队协”)于2011年12月14日举行了第1000次抗议活动,上述少女像正是这场活动的产物。具有煽动效应的是,韩国警察甚至会在雨天为使馆前的少女像打伞。

无望解决的历史包袱

韩国官方和民间在慰安妇问题上的抗议活动,其程度是随着日韩外交气候而波动的。尤其每当有日本政客在公开场合质疑慰安妇历史时,韩国上下必定掀起新一波的抗议高潮。

日本政客最近一次捅了慰安妇问题的“马蜂窝”,是大阪市市长桥下彻在2013年5月的言论。桥下彻的观点大致包括:“枪林弹雨中精神高度紧张的强者集团需要慰安妇制度,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为什么只有日军慰安妇是问题”“没有证据表明日军强征慰安妇”等。苏智良认为,这些明显是胡说八道,因为慰安妇这样的战争罪行是非常清楚的。

完整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376.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