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核电站事件“后遗症”

8月19日,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内一储水罐发生严重泄漏,导致近300吨用于冷却反应堆、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污水流出。事后东京电力经过监测发现,污水有可能已经流向核电站专用港口的外围海域。

此消息一经报道,立即震惊日本舆论和国际社会。此次泄漏的300吨高辐射性污水,每小时辐射水平是人体每年所能承受上限的5倍。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将这一事件定性从最初的国际核事件分级表第一级提升至第三级,即“严重事件”。世界各大媒体也纷纷进行详细报道表示关注。国际原子能机构也发表声明,对泄漏事故深表担忧,该机构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

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本身就是核事件分级表中最严重的第七级“特大事故”,本次又出现了污水泄漏问题,日本耗时两年五个月都没能控制住事故局面,事态的严重性呈现在了国际社会面前。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一次次泄漏遗失的,除了产生核辐射的污染水,还有日本的国家信誉。正如《东京新闻》的社论所说,“此次事故说明福岛核危机不但没有结束,相反是大事故一场接着一场,当地的老百姓已经是忍无可忍了。”

东电体制饱受诟病

堪称福岛核危机爆发后最严重事故的泄漏事故,是东京电力职员在8月19日定时检查中首次发现的。起初东京电力称泄漏量仅为120升,问题不算非常严重。然而,次日东电却接着发布了一则爆炸性的消息:经过确认,一个高达11米、直径为12米的圆柱形储水罐水位下降了3米,重量多达300吨的污染水泄漏,很可能流入地下。

屋漏偏逢连夜雨。8月21日,东京电力监测发现,通向海里的排水沟核辐射量剧增,这意味着300吨污染水可能已经流向附近海域。

据初步调查,泄漏的原因是发生问题的储水罐采取铁板拼接的结构,接缝处用树脂材料缝合。比起焊接,对生产厂商而言,树脂材料缝合可以缩短储水罐的制造工期,加快生产速度。但是,钢板拼接处有可能泄漏——常人都可以想象到的致命缺陷却被东京电力以资金无法到位等诸多问题而搪塞。

这类储水罐是两年前作为应急措施采用的,此前已经发生四起类似事故,东京电力却并没有引以为戒,最终导致这次事故的发生。更令人担忧的是,福岛核电站现在1059个核污水储水罐中,有350个储水罐有这种问题。

据统计,现在每天的新增污染水达到400吨,更大规模事故的发生并不是没有可能。东京电力最新通报称,发现问题的储水罐由于地基下降,曾经被解体拆除,从核电站境内另外一处迁移至现在所在地,这个过程中有可能发生损毁而导致事故发生。

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在事故发生后的最新一次实地检查中发现,东京电力的检查没有保留作业记录,这让监督人员大吃一惊。此外,核电站境内储水罐的制造和设置都是委托承包商,东京电力并未介入。就连此次事故的储水罐曾经被挪移这一事实东京电力也没有掌握,其管理体制的松散程度令人震惊。

目前,东京电力一天进行两次定时巡逻检查,并表示会将“污染水排放路径以及控制”作为最重要的课题应对,今后会采用安全系数更高的焊接型储水罐。

但是各方却并不买账。受此次事故影响,福岛县决定暂停今年9月进行的16类捕鱼作业。这使得周围的渔民义愤填膺,坚决不接受东京电力一而再再而三的道歉。该县知事佐藤雄平称对东电已经“极度绝望”,呼吁中央政府应该直接干预。

暂未影响中国海域

福岛核电站污染水问题的不断发酵也引起周边国家的警觉。韩国亚细亚航空表示,由于乘客担忧有可能导致上座率下滑,从10月起首尔至福岛之间的航班将被迫取消。韩国官方也在事发后立刻通过外交途径提出,希望日方提供核污染水排出状况、放射能浓度、对海洋生态系统影响的分析结果、放射性物质的测量等具体资料。

中国外交部也对福岛第一核电站仍然漏出污水表示震惊,并表示希望日方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处理事故带来的影响。据中新社8月26日报道,中国国家海洋局监测发现,目前日本福岛核污染废水泄漏,暂未影响中国管辖海域。“中国位于日本海西侧,并不是洋流途经地区”,中国环境保护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副总工程师陈晓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福岛核电站位于日本岛东侧,放射性废水将随洋流流向东北方向,即日本以东的美国、加拿大方向漂移,因此中国不会受到影响。

事故发生后,台湾地区“妈妈监督核电厂联盟”也召集了1000人到中正纪念堂进行集会,高唱反核主题歌曲。集会者要求中止台湾核电四厂的建设,该项目计划引进日本厂商的主要核电设备。在强大的舆论压力面前,台湾当局预定在年内进行公民投票,从而决定是否继续推进核电站的建设。

对于民间的不满,日本经济产业相茂木敏充于8月26日视察第一核电站时重申“国家必须站在前列”。对于正在探讨可行性的1-4号机组冻土拦水墙设置事宜,茂木表示政府正在考虑动用本年度预算的预备费。日本政府业已决定,从明年起投入国有资金处理放射性污染水问题。

日本《每日新闻》认为,东京电力的污染水应对已经进入死胡同状态,中央政府主导已经势在必行。但是,事故责任在东电,财政投入意味着国民为其掏腰包,绝对不允许浪费现象的存在,政府应该在污染水处理措施的方向和费用方面进行彻底的信息公开,取信于民。 

核电站存废博弈仍继续

尽管“3·11”地震已过去两年,但有关核电站废留问题仍然是日本国内争论的焦点。目前日本50座核电站中,有48座处于停止运行状态。安倍晋三二次“进宫”后,大打经济牌。核电政策可谓其经济政策中的一张王牌。安倍主张对内重启核电站,以减少进口火力发电所需要的燃料从而抑制电价上涨,尽快促进经济复苏;对外则是扩大核电设备的输出,为日本核电产业寻找新的活路。安倍的核电政策与其宽松的货币政策相辅相成,赢得日本大企业的支持。

日本共同社在今年7月进行最新民意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日本民众反对重启核电站运行。安倍原本计划在确认安全的前提下依次重启核电站,而此次泄漏无疑打乱了安倍的如意算盘,为其核电政策蒙上了一层阴影。

部分摘自《凤凰周刊》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42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