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华人大游行是该贬还是该赞?

大人不会计较无忌童言,但有谁能想到,一个儿童在脱口秀节目中“杀光中国人”的言论竟让美国广播公司(ABC)摊上了这样大一件事——ABC和节目主持人基梅尔相继表示歉意,永久取消“儿童圆桌会”节目环节;中国外交部也针对此事发出评论,要求美国广播公司正视错误。

节目已取消,ABC也已公开道歉,事情到这里应该就结束了。但许多华人认为道歉“既不真诚,也未承认错误”,并最终导致11月7-8日,美国纽约、芝加哥等20个城市华人华侨的针对性抗议活动。

美华人为何如此“得理不饶人”?他们真的“小题大做”了吗?

华人被称为“最有价值的移民”

在美国,有两个非常耀眼的外来人才群体,一个是犹太族群体,另一个是华美族群体。“华美族”是对在美国学习、居住和工作的华人的总称。

华人素以勤劳朴实著称,其在美国历史上的功绩无法抹杀。1852年,加州州长麦道格就称赞华人是该州接纳的“最有价值的移民”。但“最有价值的移民”在过去200年来,深受美国白人的歧视,著名的《排华法案》直到1943年才被废止。加州议会于2009年、美国参议院于2011年,正式向美国华人为历史的排华法案道歉。

“最有价值的移民”同时也是“模范公民”,在美华人通常被认为有较高的教育水平、经济能力和社会地位,一般都比较遵纪守法,被称为“无麻烦公民”。

“模范公民”却始终未融入美国主流社会

华人移民北美百多年,却始终游离于社会主流之外。

柏蔚林在《美国华人的政治冲动与价值落差 》一文中认为:美国华人没有政治力量,科学家得奖再多,虎妈虎女再包圆几次卡耐基音乐厅,藤校录取率再创新高,也只是种族花瓶。

一直到上世纪70年代开始,华裔才开始在美国政坛崭露头角,出现了首位华裔法官和市长,后来又涌现出首位部长和州长,赵美心则是首位华裔女性众议员。2001年,赵小兰当选美国第一位华裔部长。2009年奥巴马的总统班底出现了两位华裔部长——能源部长朱棣文,商务部长骆家辉,华裔在美国政坛的力量逐渐显现。

但普通人的参政热情并不高昂。数据显示,目前在美华裔人口已达400万,是美国亚裔中人数最多的少数族裔。但一直以来,美国华裔投票率都很低迷,在2008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华裔登记选民投票率不足50%。被两党候选人视为最难动员的少数族裔。

“模范公民”终于要发出自己的声音,但争议却很大。历来不习惯大张旗鼓为自己争取权益的在美华人,终于抗议了一把,但却引起了巨大的争议。

闾丘露薇撰文批评在美抗议的华人小题大做,受政府指示。除了闾丘露薇的猜测,更多的争议集中在华人“误解”了主持人的言论,某媒体专栏就写道:美国华人抗议ABC辱华言论示威活动的导火索“OK, that's an interesting idea”只是美国人表示不赞同时常用的客套用语,浸淫在美国文化中的华人却没有掌握,也没理解反讽和“蝇王”的典故,从而“恶意推定”得出自己被侮辱的结论。他们的不当之处还体现在对道歉的曲解、干扰正常的社会秩序、意图抵制迪士尼进行商业惩罚、编造美国媒体对游行选择性失声等处。

也因为这次抗议,华人在美国社会中成了“开不起玩笑”的群体,南都个论南桥专栏就认为:“天知道终于被逼出了‘诚挚道歉’的ABC媒体人心里怎么想的。能看到的,是道歉新闻报道后面,没有赞助商之类顾忌的美国普通人的留言十分无情。很少有人赞同这种抗议,甚至更进一步激发了不少美国人对于中国移民的反感,说我们这个群体毫无幽默感,滥用这里的自由,小题大做。”

如果换成“杀光黑人”,结果又会怎样?

如果那个男童在节目中说的是“杀光黑人”,那又会怎样?

知名华裔脱口秀笑星黄西认为:中国人已经让了一百多年了。如果JIMMY对黑人或犹太人说出类似的话,他第二天就丢饭碗了。

柏蔚林也在文章中指出:ABC这个节目的确可恶,换成黑人或者犹太人,怕是要出大事。

黑人能在美国社会成为一种不可忽视的力量,与其在50-60年代民权运动中的表现紧密相关,那时的黑人权利一旦遭到侵犯,势必死命抗议,他们用这种抗争换取了平等待遇。其成果更是全社会受益,成就了非洲裔今天的地位。

在美华人真是滥用了美国的自由吗?

旅加学者陶短房认为:在中国国内,一些论者对示威华人的动机、作为和抗议正当性提出商榷,这当然无可厚非。但就旅美华人而言,其表达诉求的方式和途径却是正当的,是符合美国法律规定、符合民主社会诉求正当表达惯例的合理行为。

在美国社会,各少数族裔平等权利、地位的获得和充实,在很大程度上也仍是他们敢于、善于发出自己诉求声的努力结果。

许多人批评这次抗议游行的理由之一是非华裔网民评论极少有支持此次游行的,他们滥用了美国的自由。

但是在这个问题上,美国的自由到底是什么?是有诉求,就用符合美国法律规定、符合民主社会行为方式的途径去表达。如果因为别的群体不支持而就拒绝发出声音,那很可能就不会出现50-60年代的民权运动,因为那时的白人还认为“在公共汽车上,黑人就是要给白人让座”。

直接展示诉求就是融入美国政治文化的一种表现

柏蔚林认为仅仅请愿、游行是不够的。核心的问题在于,如果华人社会的价值判断不能令美国社会其他族裔刮目相看,即不能从促进社会进步的角度融入主流,缺乏贡献,而仅仅以种族悲情的思维走下去,就不可能摆脱现在种族花瓶的状态,就永远不会在政治上有力量。

在政治上要有力量,第一步就是要参与,用美国习惯的方式和途径去参与。

当今美国生活着为数众多的墨西哥裔、波多黎各裔和古巴裔,他们中许多人仍保留着故土的语言和文化习惯,但却娴于用“美国人的方式”理直气壮地大声发出诉求,他们勇于集体抗争,踊跃参与选举投票等政治活动,努力发出属于自己的、更清晰的声音,并让相关倾听者领悟到,这种声音不容忽视。他们所提出的一些诉求(如特赦非法移民)未必合理,却仍能获得相关各方的高度重视和广泛关注。

陶短房也认为:用大规模、多地点集会示威的方式,直接向示威对象、舆论和公众展示自己的实力、诉求,而不是拐弯抹角,把宝押在别人身上,这本身就是融入美国政治文化和社会习惯的一种表现。

抗议游行的过程有瑕疵,但总需要一个开始

在休斯敦市的抗议活动中,一些繁华商业街的十字路口被抗议者挤得水泄不通,正常的交通秩序被干扰。在洛杉矶的抗议示威活动中,部分示威者不仅冲过限制地区,还冲进ABC公司中庭,致使ABC公司报警。

而因为迪士尼是ABC公司的母公司,也被卷入抗议ABC“辱华”的示威活动。示威者提出了经济抵制ABC母公司迪士尼的口号。

这些存在于抗议游行活动中的误区,恰恰反映了在美华人还“不适应”用这样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诉求。此刻讨论在美华人是不是“小题大做”,姿势是否美观都不是问题的核心,应该让这次抗议活动成为他们学习“如何合理表达自己诉求”的开始。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532.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