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被误读的邻居

image

(图)针对韩国海警被中方船员刺死事件,韩国一些团体在中国驻韩大使馆前举行示威

如果有韩同人对你说“你很像韩国人”,你会作何反应?

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句表示夸奖的话。当然,这句话对于“民族意识较敏感”的外国人,尤其是它容易被伤害感情的邻居中国人而言,可能会产生“被冒犯”的感觉。毕竟,“你很像韩国人”这句话里,包含着强烈的韩国人的主体意识和国家自豪。

了解半岛历史、朝鲜民族的人会知道,这种主体自豪感的产生是多么令人吃惊的一个异数。不必说1948年以前的殖民地时代,即使是到了1988年,韩国在创造了“汉江奇迹”、成功举办奥运会之后,韩国人都不大有底气这么说。

21世纪最初的几年是个分水岭。经济上,韩国以不足1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成为全球第十大经济体;政治上,经过两次政党轮替,韩国确立了儒家文化圈最全面、稳定的民主宪政体制;外交上,韩国第一次提出要做“均衡者”,要在东北亚地区的和平与繁荣进程中发挥均衡者作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50多年中,能最终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国家不超过十个,韩国是其中之一。那是自称拥有5000年历史的韩国最精彩的时刻,这样的韩国怎么会不让韩国人心潮澎湃!

韩国国民性因此重塑包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而作为邻居的中国,感情有些复杂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中国人和韩国人很像吗?

这个问题要是仅基于人种与文化的概念,答案是肯定的。但如果在韩国呆得长一点,或者多去几回,走过的地方足够多、接触的人到一定数量,很多中国人就会对这个问题有另一番的思考。

位于首尔市厅附近的Lotte百货是比较上档次的购物中心,近些年渐渐成为国人在韩旅游新地标。去那里购物的中国游客多是中产以上,单以钱包来衡量,和首尔市民大致在一个水平线。在Lotte,中国人扎堆于两个区——免税区和折扣区。因为折扣区的韩国人也总是很多,所以观察两者之间的差别就成为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区分男性和中老年女性大多只需要一眼。以男性为例,几乎很少对自己的外貌做太多修饰,很少穿西装,即使穿了西装但衣服上总是布满了褶,另外,一身名牌的休闲打扮中总是会多出一件正装西裤或皮鞋的多为中国人。反之,大多数为韩国人,如果使用香水,则十有八九为韩国人。

最难区分的是夏天的年轻女性,这得亏中国年轻人对时尚的追求大大超过了钱包膨胀的速度。但规律仍比较明显:韩国女孩妆化得更加用心;中国女孩较少套装,如果恰好也是套装,那么上衣下摆长、裙子短的为韩国人,如果碰上喜欢韩版服装的巾国人,那不妨再看一下衣服上的褶;另外,假如都是休闲的清凉装扮,香水味稍浓、腿较粗、皮肤较好肤色较黑多为韩国人。买东西一路挑过去的,几乎可以肯定是中国人。

至于在东大门和南大门一带的商业区——这是中国游客在韩国的传统聚集地,在人群中要找到中国人就变得更加容易了。

事实上,在Lotte区分中国人和韩国人,依据的是两国享受富裕的时间差,两国国民在现代生活理念上的差异,而在南大门东大门一带,依据的还是钱包。毕竟,2012年韩国人均国民收入2.3万美元,而中国人仅5000多。上述差异,可归人社会发展程度的差别。这一点在几乎所有领域都适用。说白了,就是韩国社会已经到了追求“精致”的层次,而中国在高速增长三十年后,则处于超越“有无”的最后阶段。
被逼出来的“精致”

“精致”是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高级阶段,它体现在制造、服务和生活等各个方面。“精致”被韩国发展到钻牛角尖程度的是整容。韩国整容之盛,蔚为奇观,但很多韩国人对整容也不乏牢骚:一般修饰尚可理觯,整容大多是被逼的。

韩国人爱面子、喜好社交,亲朋同事三五日一聚是常态。韩国人重视礼仪,上班、商务活动或参加聚会时仪容不得体是一件比较失礼的事。即使去便利店买瓶水,也不会随便抓件衣服就出门,否则可能会让店员看不起。至于去稍微正式的场合,提前一两个小时挑选衣服、化妆再平常不过。每个工作日,首尔CBD街头的空气中都会弥漫着淡淡“脂粉”味。如果有时间在街边举日四望,能找到一两个不化妆的——外国人和流浪汉除外,实在该去买彩票。

据韩国媒体调查,一个人的长相、气质与获得机会青睐有很大的正相关关系。以电视主播和韩剧演员为例,若非俊男靓女很难得到出镜的机会。高清时代对韩国冲击更加明显,因为小小的雀斑粉刺都会在电视屏幕上被清晰呈现,这逼得“抛头露面”的从业者,当然包括政治家都不得不加倍爱惜容颜。

其他领域也存在这样的现象,只是程度不同。世风如此,逼得众多刚进入社会的年轻人不得不为头面下工夫。近些年,整容之风已经刮到高中、初中阶段,经常会制造出社会话题。与整容诊所数量的夸张相比,遍布韩国的美容院以及韩国人去美容院的频率反而被忽略了——韩国男性也是美容院的主要消费者。

极端爱面子所产生的正能量之一,就是韩国人对品牌、产品认真苛求的态度,,这样的认真似乎和传统无涉,它更像是在外界强烈刺激下的历史性蜕变,以及内化为心理上对危机的警惕。“认真”成就了韩国品质。服务行业就不用说了,“韩式”服务几乎已经是高标准的代名词;在制造业方面,韩国的钢铁、造船、化工、电子等诸多领域都进入世界前列,韩版手机过去主打外观以及时尚元素,今天已经可以在创意方面和苹果竞争,汽车则早早就被日本车企视为劲敌。

更重要的是,认真不仅仅存在于三星、现代、LG、SK这样的全球性企业,它已经成为众多韩国人的一种自觉。在韩国,即使在简陋的铺面吃饭,也不用担心地沟油;在知名景区,不用太担心会被宰;连路边小贩也能提供产品“三包”服务…,,当然也有不少不尽如人意之处,但韩国已经是市场经济的信徒,有一点已经成为共识:大多数生产者都会极端珍视自己的产品,他们相信,能让顾客花多少钱,主要取决于你在商品、服务中花了多少心思、付出多大努力。

在首尔南大门购物中心一带的食肆,中国人最常点的捞面、石锅拌饭和炒年糕J般在6500-9000韩元之间(人民币36-50元),这样的价格对应的是窗明几净的厨房、一身雪白厨师服的厨师和小弟、每一根都会被厘开的面以及堪比星巴克的闲适。

一个连路边摊都可以做到干净、整洁和自信的国家,想来它的国民一定对生活以及未来充满了期许。

“韩国人的急性子BA-LI”

除了“认真”,韩国得以迅速起飞的另一个重要因素还有韩国人的急性子。

一个初到韩国的外国人,他最早掌握的韩语除了“An-Niang”(中文意为“你好”),很大的可能是“Ba-Li”(中文意为“快一点”)。在首尔街头,但凡有人之处,只需稍稍留意,就不难听到各种各样的“Ba-Li”。

在朝鲜时代之前,“急性子”不好说是否能算作韩国整体的国民性。但在经历近代殖民、半岛产生现代民族国家观念之后变得格外突出。韩国人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国土狭小,一有危机全国震动,一退即是大海,再加大国环绕,小国不着急、不激烈无法引起重视。

大约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情,韩国人在转型中创造了诸多速度奇迹。1960年代仅用5个月时间建成从首尔到釜山的高速公路,以全国之力打造三星等世界性企业的速度同样令人叹为观止。最能体现现代生活理念的垃圾分类,韩国从开始正式推广到大体实现,前后只用了9个多月。总之,今天的韩国人如果觉得什么事情应该做,会立刻开始制定计划、着手实施,不大会拖到第二天——小到出门购物、旅游,大至上街游行抗议。

2008年前后,首尔新市长决定更换首尔的公交车站牌,为的是让站牌能够容纳更多的信息量,不过内容多了字必然小,一下激怒了老年人。新站牌更换第二天,有组织的老人们就出现在街头,首尔市政府前的广场,除了重要庆典,几乎每天去都会有抗议者在那里安营扎寨,抗议的事情大到遭遇社会不公、拆迁,小到生活难以为继。

如果和国家利益相关,韩国人的脾气就更加暴烈。2005年独岛危机,韩国在一个月内就成立了超过三千家民间研究团体。对于来自半岛北方的威胁,韩国抗议团体基本上能做到在朝鲜中央电视台播出相关新闻的当日或次日,就能在首尔点燃金正日或金正恩的稻草人。
对外国人如此,对政府更加狠。韩美自由贸易谈判的若干年中,几乎每一次磋商都会引发韩国农民开上各种农业机械冲击政府机构,彪悍的韩国农民抢夺警械甚至将名声在外的防暴警察打得溃不成军。

韩国人以急性子闻名,但在首尔却不大容易看到吵架、打架。这其中有恪礼方面的原因,还跟韩国政府公共服务、社会服务高度发达有很大关系,让你想发火都不太容易,、中国人总是不大满意政府服务,因为办事太麻烦而且常常觉得被刁难。相比而言,韩国人就幸福多了。首尔市民一生中超过90%需要和政府打的交道,往往出家门几百米就可以完成,一件事基本卜不会有跑到第3遍的机会,更不会看“官家人”的脸色。

至于最让中国人犯怵的看病、入托、上学,除了最顶尖的,也基本上可以在自家1000米范围內解决掉。正常的入托上学,都能享受政府补贴;至于看病,在相同费用的情况下,在中国有过看病经历的人可能会把在韩国看病当做享受。

事实上,靠急性子快速实现经济转型容易,而要靠急性子实现政治、社会的快速转型则并不容易,因为制度得到遵守、习惯的养成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不过,韩国似乎都做到了。

后发韩国的先天不足

从某种意义上说,韩国是一个被后天强行催熟的现代民族国家。在20世纪以前,韩国和中同类似,是王朝,或者文化意义上的国家。要完成政治学意义上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变:从自给自足到市场经济,从人治到法治,从专制到民主,在这个过程中接受竞争、分工、协作、诚信、契约、私有产权、权力制衡等等众多现代理念与规则,并使之能顺利运作,即便加上日据时期,到本世纪初真正的发展时间也不过70年。但70年,放在现代民族国家演进进程中过于快速——能够刺激一个民族爆发出如此力量的,往往是惨痛的历史教训和巨大的危机感。韩国学者将之归纳为一个字——“恨”

不要低估这种“恨”产生的动力,他一举颠覆了封建时代末期士大夫阶层所存在的整体性慵懒,让韩国人时刻被危机所萦绕,让韩国人如饥似渴汲取现代文明的养分,它正是韩国腾飞的原动力。韩国现代国民性的塑造成型也同样源于这股强大动力——但这样的“恨”最大的副作用,是整体性的执着甚至迷失。

比如对“独立”的执着,今天的韩国对于历史上的藩属国、附庸、殖民地异常屈辱,并对所有可能产生的此类冒犯,随时准备团结反击。

这从韩国人对美国的复杂感情就可见一斑—韩国第一任总统李承晚曾经说,美国是韩国的解放者和缔造者:迄今,美军仍处于和北朝鲜对峙的前线。一方面,韩国和美国是盟友关系,但另一方面,美国的军事存在客观上让朝鲜分裂变成一个事实,又强化了韩国人关于大国牺牲品的历史记忆。

摘自《VISTA看天下》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58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