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令中俄关系复杂化

image

从北约在科索沃的空中打击,到美国对伊拉克的入侵,中国一直反对外国干涉他国内政,这也是中国外交政策的一贯立场。同时,中国还与俄罗斯结成战略联盟,共同抵御西方的外交和经济势力。

然而,这两项要务却在乌克兰问题上产生了冲突,使中国陷入了尴尬的境地。中国并不希望疏远其战略伙伴——俄罗斯一直在大力游说中国对其干预乌克兰局势的行为表示支持。但是,中国也不能让人们看到它支持克里米亚公投。通过公投,克里米亚半岛可能会脱离乌克兰,俄罗斯对公投持支持态度。对于中国政府而言,这与赞成就西藏或台湾独立进行投票很相似,令人不安。

对于此类问题,中国的一贯做法是含糊其辞,但表面看来它却似乎帮助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President Vladimir V. Putin)在外交方面取得了胜利。目前,普京因为乌克兰问题站在了美国和欧洲的对立面。

周二,当中国被要求对前述公投置评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开始故意闪烁其词。基辅新成立的政府、美国和欧洲都对此次公投表示了谴责。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说,“我们呼吁乌克兰有关各方切实维护乌克兰各族人民的合法权益,尽早恢复社会正常秩序,维护地区和平稳定。”这里提到的民族权益和社会秩序的丧失,和俄罗斯声称的对乌克兰局势进行干预的原因一致。

分析人士称,普京确定北京方面绝不会支持联合国安理会(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对俄罗斯的入侵进行谴责。倘若西方强行实施大举制裁,克里姆林宫也会寄希望于中国,期待中国会加强它与俄罗斯的经济联系,让它这个重要盟友能渡过难关。

“如果西方对俄罗斯关起更多扇门,中国就会变得更加重要,这是肯定的,”莫斯科卡内基中心(Moscow Carnegie Center)主任德米特里·特列宁(Dmitri Trenin)说。“唯独这个国家不会遵守制裁。”

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踩到了中国的一处雷区,而中国也改变态度来寻找一个中立的外交立场。3月初,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在安理会的一次公开会议上说,在主权国家的事务方面,中国一直支持“不干涉”政策。周一,刘结一公开表示支持乌克兰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他也承认乌克兰局势非常复杂,但他可能只是在为中国政府辩护。

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就开始稳步升温。当时,苏联的解体使这两个主要因为意识形态差异而产生矛盾的国家结束了数十年的敌对状态。

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俄罗斯和中国在投票否决对津巴布韦、缅甸和叙利亚独裁者的制裁上总是互相依赖。仅仅在上个月,奥巴马总统和几位欧洲领导人都通过缺席索契冬奥会的方式对普京提出抗议,但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看台上欢呼的情景让俄罗斯倍感欣慰。

然而,虽然中国可能会保持与俄罗斯的战略关系,但中国支持俄罗斯入侵克里米亚会使其自身面临许多挑战和危险。除了使中国的不干涉信条变为一纸空谈,即将举行的全民公投还使中国领导人感到极为不安,因为数百万拥有强烈愿望的藏人、蒙古族人和维吾尔人会抓住这个机会,通过投票解除与北京的现有构架。

本月,一群来自西部边远地区新疆的袭击者在中国西南部的一个火车站砍死了29人,更加剧了这种担忧。新疆有大量使用突厥语族语言的穆斯林人口。

再就是台湾问题,北京方面一直希望,这个与中国东部隔海相望的自治岛屿有一天能与大陆统一,尽管大部分台湾居民反对统一,希望维持现状。

俄罗斯的西方对手已经尝到了西方式傲慢及自以为是带来的苦果,它们都会主动地强调中国面临的困难。英国大使马克·格兰特爵士(Sir Mark Lyall Grant)在回答有关中国立场的问题时表示,“中国是强调重视乌克兰统一与领土完整的国家之一。”

上周,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萨曼莎·鲍尔(Samantha Power)也间接提到了中国的立场。周四参加完安理会会议后,她表示,“俄罗斯已经陷入极端孤立的状态。”她不必指名道姓。意思已经非常明确,因为在安理会最近几个月面临的几乎所有其他重要事项上,中俄一直保持了一致立场。

另一方面,俄罗斯一直试图夸大中国对其立场的支持力度。上周,俄罗斯国家电视台报道称,两国政府在有关克里米亚冲突的看法上,达成了“广泛共识”。

俄罗斯主流分析人士表示,俄罗斯对西方支持的反政府暴动感到不安,中国感同身受,但国内的分裂主义更让中国感到很大压力。他们还表示,北京方面可能不会做出更大的支持,直到它能进一步明确西方将做何回应——美国及其盟友的制裁举措的性质,或者安理会决议的精确措辞。

总部位于莫斯科的研究中心战略与科技分析中心(Center for Analysis of Strategies and Technology)的中国问题专家瓦西里·卡申(Vasily Kashin)表示,一个可能的结果是,中俄快速达成俄罗斯向中国提供天然气的协议,该协议已经准备了五年多,但因价格谈判受阻。

“目前很明显,我们不会与欧洲开展大型项目,总的来看,一切都不明朗,我们很可能马上与中国签订重要协议,”卡申告诉日报《Vechernyaya Moskva》。“当然,价格不会像卖给欧洲的价格那样高,但我们不能说这会是一个亏损项目。”

中国还面临如何应对西方支持的新乌克兰政府的难题,因为这个新政府是在民众反抗腐败领导人的行动中产生的,这种情况让执政的共产党感到十分不安。但过于支持俄罗斯,中国会面临损害中乌关系的风险,乌克兰拥有来自中国的大量投资。去年,两国据称签署了一项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协议——乌克兰向中国出租农田,租期长达50年,而且基辅是中国比较信赖的军事装备供应方之一。

“中国面临一个两难的境地,”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t National Chengchi University)研究员陈至洁说。“中国的领导人无法承受支持基辅带来的后果,他们也不能支持俄罗斯的强硬政策。”


Andrew Jacobs自北京、Somini Sengupta自联合国报道。Ellen Barry自莫斯科对本文有报道贡献,Patrick Zuo自北京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66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