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民主改革困难重重

image

上周四,在曼德勒的骚乱中,有一名叫吞吞的男性佛教徒丧生,还有一名穆斯林男子遇害。图为给吞吞送葬的队伍。

三年前,缅甸将领们脱下军装,推动国家走上雄心勃勃的民主化道路。现如今,安全部队却重返街头,恢复了前军事独裁时代的做法。

在规模不断扩张的城市曼德勒,极端佛教徒引发的暴行上周导致两人死亡。这促使当局宣布宵禁,派遣了数百名防暴警察,并在遇袭的穆斯林社区周边拉设了铁丝网。

暴力活动使人担忧,过去两年里冲击小城的骚乱,现在可能会扩散到缅甸人口最多及最重要的城市。

一连串的失望,消磨了终结军政府五十年黑暗统治所带来的喜悦,而此次暴行不过是又一起此类事件。最让人忧心的逆流包括:在缅甸西部针对名为罗辛亚人的少数民族的攻击;新闻自由的明显倒退;以及对改善缅甸的贫困经济至关重要的外国投资者不冷不热的投资承诺。

政府的批评者和支持者均承认,过去三年里的改革,让军政府统治时期那个受到残酷压迫的与世隔绝的国家变得要开放和自由多了。

两年前,政府因制定外国投资法律、释放政治犯及废除严格的审查制度而成为外界关注焦点。然而,批评者表示,宗教政治纷争分散了领导人的改革精力,破坏了前军方将领、现任总统登盛(Thein Sein,又译吴登盛)在2011年启动民主化进程时的良好意愿。

今年,登盛政府推出的最高调的提案中包括一系列“保护”佛教的措施,引发了严重分歧,并已招致各大宗教团体的反对。这些法律提案将限制宗教对话,并要求女性在和不同宗教的男性婚配前,必须征得批准。推动提案的是一个极端的佛教运动团体,因煽动对穆斯林施暴而受到许多人的指责。

女权活动人士辛玛昂(Daw Zin Mar Aung)说,“自由化结束了。总统怎么会提交如此极端的法律提案?”由于反对提案,她接到了死亡威胁。

和本国的许多民权领袖一样,辛玛昂曾是一名政治犯。她指责,政府在构建新的国家认同的时候,倚仗的基础是民族主义和佛教沙文主义,而非包容多元文化的民主制度。

至少在一次事件里,新闻自由的倒退直接涉及佛教和穆斯林之间的暴力冲突。此类冲突已导致逾250人丧生。那一次,《时代》周刊(Time)的一名记者撰写了一篇关于极端佛教运动的报道,之后便被禁止入境。

外国记者的签证期限被缩短。此外,今年2月,当局根据英国殖民时代的《国家机密法》(State Secrets Act),把一些记者关进了监狱,原因是这些人报道了他们声称藏有化学武器的设施。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缅甸事务专家戴维·斯科特·马西森(David Scott Mathieson)表示,警方上个月“重新诉诸老一套的恐吓战术”,把几家刊物的记者和编辑召去盘问。他们给出的理由是担心可能存在洗钱活动,“不过,更明显的是,这是一种无形的压力,为的是打压缅甸媒体的信心,”马西森说。

很多人称改革陷入“停顿”。在解释这一说法时,咨询企业弗莱恩斯合伙公司(Vriens & Partners)的缅甸事务执行总监罗曼·卡约(Romain Caillaud)表示,他感觉依旧强大的军方权势集团变得更为谨慎,并且认为“现在放开缰绳还为时过早”。

“我们过去都有些幼稚,以为缅甸会走得很远,”卡约说。“他们做了很多,但目前,他们对于进一步发展感到不适。”

新政府推动的经济变革被认为是对现已实行的政治自由的重要补充。数十年来,缅甸一直处于赤贫状态,其经济很大程度由政府控制,与外界脱节。

然而,三年前推出的热烈欢迎外国投资者的举措没能像很多人期待的那样,吸引大量外企涌入缅甸。外国公司遭遇到了严重的腐败问题、运转不良的官僚机构,以及亚洲地区最为落后的基础设施。

改革进程的设计师——前军政府的将领们——也对经济转型步伐缓慢提出了批评。缅甸下议院议长、执政党主席杜拉瑞曼(Thura Shwe Mann)接受采访时表示,“我觉得,我们的经济改革没有达到预期的水平。”

缅甸总统登盛的发言人叶杜(U Ye Htut)则在另一次采访中抱怨,很少有投资者“带着大把资金来缅甸”。他还表示,“总统担心,草根阶层没能从经济发展中获利。”

外国投资水平令人失望,这对执政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简称巩发党)造成了打击。巩发党由前军政府的将领创立。缅甸将在明年举行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选举。很多人认为,巩发党打败昂山素季(Daw Aung San Suu Kyi)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的可能性很低,而巩发党原本期待,创造就业的举措能够帮助它克服这一困难。

昂山素季当年加入了议会,并与军方建立了比较友好的关系,从而为新生的缅甸民主及其改革进程提供了某种合法性。

不过,昂山素季与军方之间的蜜月期现在似乎已经变质,因为议会拒绝修改禁止昂山素季竞选总统的法律,而军方在议会中占有四分之一的席位。在此前二十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里,昂山素季一直遭军方监禁。

昂山素季已开始奋力削弱军方的政治势力。上个月,昂山素季在东吁市向一群支持者表示,军方“正在获取他们不应得到的权利”。


Thomas Fuller自内比都、仰光和曼谷报道。Eaint Thiri Thu自东吁、Wai Moe自仰光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张薇、许欣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78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