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朔迷离的中印关系

2月10日至11日,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17次会晤在新德里举行,两天的时间里,双方就中印边界问题、中印关系和共同关心的国际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虽然媒体对此次会晤期待和评价颇高,但短短2天时间的会晤并未能取得多少实质性成果。不过从目前的中印关系看,这一结果也是预料之中。

近年来,两国努力化解边界矛盾,经贸合作稳步发展,中印关系呈现良好的发展态势。然而与此同时,两国关系的发展却也并非一帆风顺,而是一直都伴随着各种杂音。“龙象之争”、“珍珠链战略”、“印日包围圈”、“解放军入侵”等话题不绝于耳,反映出两国关系中的矛盾并未随着两国政治经济关系的加强而化解。

中印关系的症结

纵观中印关系发展历史,两国矛盾的起因应该归根于印度的扩张本性。正是由于英国殖民者及印度对地区霸权的争夺,才导致了西藏问题和领土争端,进而造成两国之间的长期对立。印度经历过长期的殖民地历史,其文化深受英国殖民者的影响,特别是在战略文化上,充分继承了英国殖民者遗留的衣钵,造就了其根深蒂固的扩张本性。尼赫鲁的著作《印度的发现》集中体现了印度的战略思维。尼赫鲁在这本书中流露了他的霸权思想,梦想以“印度中心论”为核心,谋求南亚“支配地位”,主宰印度洋,争当“有声有色”的世界一流大国。尼赫鲁甚至认为,“今天全世界都公认亚洲的未来将强烈地由印度的未来所决定。印度越来越成为亚洲的中心。”

就西藏问题而言,其产生虽然是英国殖民者一手制造的结果,但印度独立后,在西藏问题上仍继续奉行英国殖民者的做法,以西藏的保护国自居。1950年,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印度三次向中国政府提出备忘录和照会,极力表示反对。1959年,印度政府又对外逃的达赖喇嘛予以高规格接待,并长期提供庇护和支持,导致西藏问题至今仍难以解决。

上世纪中期,新中国正是由于对印度的扩张本性认识不够,在边界问题上没有一开始就对印度的“前进政策”进行反制,最后不得不通过战争收复被印军侵占的领土。战争结束后,中国依然低估了印度的扩张本性,单方面从实际控制线后撤,使印度有机会再次推进到“麦克马洪线”。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率先提出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并得到了印度等国的接受和倡导。但回顾印度在上世纪下半叶的国际关系史,可以清楚地看到印度丝毫没有遵循“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而是奉行了极强的现实主义准则。印度建国后,为了实现其国家利益最大化,在地区问题上素来强硬,战略上大胆而成功,可谓打遍南亚无敌手。印度1959年庇护外逃的达赖集团,1961年收复果阿,1971年肢解巴基斯坦、1975年吞并锡金、1987年征战斯里兰卡,1988年出兵马尔代夫。印度开启经济改革后,虽然印度的扩张性思维有所弱化,对待孟加拉、斯里兰卡、马尔代夫等小国相对收敛,但霸权主义仍指导着印度的行事方式。直至今日,不丹仍然是印度的保护国,其境内驻有印度军队,对外几乎没有独立的外交权,这对我国与不丹解决领土问题构成了严重的障碍。印度还谋求在中亚驻军,将军事影响力扩大到中亚腹地。

未来,随着印度的不断崛起,印度的地区扩张本性甚至可能进一步加强。对此,中国必须充分认清印度的扩张本性,在发展对印友好关系的同时,决不可放松对印度扩张企图的防范,对印度利用达赖集团从事干扰破坏活动及时予以交涉和反击,对印度在南亚的霸权行为,必须坚决反对和抵制。

政冷经热能持续多久

中印两国是世界上少有的陆地边界还未正式划定的大国,且争议领土面积巨大,达12余万平方公里。两国间的边界谈判进程从20世纪80年代持续至今,仍难以取得突破。但两国暂时搁置领土争议,努力推进经济合作,取得了重要成果。近十年来,中印两国的贸易额增长了约20倍,2012年中印贸易额达到664.7亿美元。双方还制定了到2015年双边贸易额达到1000亿美元的新目标。目前,中国已成为印度第一大贸易伙伴,印度则是中国在南亚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且两国经济互补性较强,发展潜力巨大。但另一方面,领土问题难以化解,成为不时挑动两国人民神经的一根倒刺,导致中印总体关系发展滞后于经贸关系发展,甚至时不时出现反复和倒退,被媒体解读为“政冷经热”。

从某种程度上说,领土争议已经成为中印战略互信缺失、西藏问题、民族主义情绪的综合性载体。目前,两国在领土问题上的立场差距太大,印度在领土问题上的立场是保住东段既得领土,守住中段争议地区,争取在西段要回一块,拒绝对现有控制地区进行任何实质性调整让步,造成边界谈判长期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如果印度政府的立场不发生大的改变,通过谈判方式解决边界问题的可能性将很渺茫,中印边界谈判总体还将长期处于“斗而不破、谈而不决、维持现状”的态势。

领土问题的拖而不决和经贸关系的不断加强,之间的矛盾聚积到一定程度,势必使得边界问题对两国关系的负面影响蔓延到经贸领域。由于领土问题的悬而不决,印度担心中印之间必有一战,从而对我国的正常贸易活动保持高度警惕。印度对中国在巴基斯坦、尼泊尔、马尔代夫等国进行投资高度关注,担心这些国家被中国拉拢而对印度不利。印度长期不承认中国的经济市场地位,严格限制一些中国商品出口印度,并阻挠中国公司投资印度的敏感领域,甚至尤其担心中国商品特别是一些制造设备在印度进口中所占比重过大,会使印度受制于中国,特别是在涉及安全的领域更是如此。多年以来,印度屡屡排挤中国的电信设备进入印度市场,禁止中国企业参与印度电信项目招标,甚至炒作中兴和华为等中国企业“入侵”印度的电信网络,并煞有介事地展开调查,导致中国电信企业在印度连遭重创。近年来,随着移动网络的发展,印度甚至又要封杀“微信”、QQ等中国软件产品。

随着两国实力的增强,两国之间的经济摩擦也将益发频繁,而领土问题上的矛盾可能使得两国在经贸领域的摩擦激化升级,最终让经营多年的经贸合作关系倒退甚至瓦解。近年来,两国关系的进展和两国领土问题谈判进展之间有着一定联系。2005年两国签订了政治指导协定,2006年两国能源合作取得进展。由于随后两国边界谈判僵持,两国关系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反复。2013年,两国签订了边防合作协议后,两国关系再度升温。因此,为了确保中印关系总体稳定发展,双方在巩固扩大经贸关系发展势头的同时,还要着力防止双方在领土问题的矛盾波及中印经贸关系,并且尽量以适当的方式不断推进领土问题谈判。虽然领土问题短期内难以取得大的进展,但仍可以通过建立多种磋商机制,不断凝聚共识,形成点滴成果,逐步推动领土问题向前发展,确保边界稳定和两国关系良性发展。

印度版“马其诺防线”

中印两国经过十余年的谈判交锋,领土问题仍然缺乏进展,使中国认识到印度的胃口太大,谈判的积极性似乎有所降低。而印度也意识到,中国几乎不会在领土问题上做出大的让步,未来甚至还可能武力收复争议地区。因此,印度近年来企图依托武力巩固既得利益,加速扩军备战,采取了一系列咄咄逼人的军事姿态,使我国西南战略方向面临的现实与潜在安全威胁不断增加。

据印度媒体披露,印政府认为,由于巴基斯坦政局动荡,经济发展缓慢,军事能力有限,其对印度的威胁已经不断下降,而中国正在不断崛起,对印度的威胁不断上升,逐渐超过巴基斯坦成为印度的主要威胁。因此,印度一方面修改其军事指导思想,提出“两线作战”理论,要求印军具备打赢一场战争同时遏制一场战争的能力,另一方面大肆构建印度版的“马其诺防线”,计划在印中边境地区新建一个山地打击军用于实施进攻作战,并同时组建一批印藏边境警察部队、锡金侦察部队、阿鲁纳恰尔侦察部队等前沿侦察管控力量。印军还大力加强边境战场建设,在中印边境升级和修建连接前沿哨所的73条公路,扩建和启用一批中印边境前沿地区空军机场。随着印军在中印边境地区不断加快扩军备战的步伐,印军势必将加强对争议地区的争夺,使其在边境争端中处于有利态势,进而威胁到中印边境的安全稳定。

正是由于印度在边境上的种种扩军备战举动,导致近年来中印在边界上进入摩擦高发期。近年来,印度媒体报道的中印边境争端事件十分频繁,除了2013年的所谓“帐篷对峙”外,《印度时报》等印度主流媒体还频频报道所谓的“中国入侵”。而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媒体却很少报道来自印度的“威胁”。当然,这也很容易理解,中国的综合国力和总体军力远超印度,除了边界上的滋扰,中国并没有感受到印度的切身威胁。更重要的是,中国的战略重心在美日方向,为了营造有利的战略环境,中国还需要在战略上拉拢印度,防止印度在西边与日本等国形成共振。

可是,随着印度扩军备战的力度从量变转化为质变,两国在边境上的军事平衡被打破,印度以中国为对手的战略可能使得中国不得不面临腹背受敌的局面,这对中印两国而言,无疑是一个双输局面。虽然印度高度怀疑中国将会武力收复藏南地区,但印度成为拥核国家后,中国武力收复的风险已经大大升高。目前,世界上还没有有核国家之间爆发战争的案例,中印两国之间一旦交战,就算没有走到核战争的边缘,也将引发全世界的紧张,甚至可能面临敌对势力的插手干涉。

印度以中国为主要对手,与中国以印度为次要方向,这种战略不对称性,固然有一定的地缘因素,却也与印度的战略选择不无关系。印度的大力扩军备战,反映了印度在中印边境安全上的“囚徒困境”。由于在安全问题上从骨子里不信任中国,从而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而这又将刺激中国最好最坏的打算,最终陷入双边安全上的恶性循环。对于中国而言,最好的选择无疑是避免陷入军备竞赛式的纠缠,一方面应避免针锋相对,以免额外增加自身的战略消耗,并通过安全对话缓解双方的战略敌意。但另一方面,不得不做好战略预置,通过多种手段对印度的扩军备战有所应对和反击,以免印度拥兵自重,野心过度膨胀。

印度媒体的反华大合唱

长期以来,在印度的一些主流媒体中存在着所谓“中国威胁论”思想,并且根深蒂固、势力强大,甚至有时印度官方也不得不出来“灭火”。2013年的一项国际调查显示,83%的印度民众将中国视为安全威胁,这与印度媒体的长期夸大渲染、歪曲报道不无关系。

印度媒体的大肆反华现象背后有着复杂的因素,最主要的原因,一方面是印度民众中普遍存在战败心理,反华言论有市场基础。另一方面,印度政治环境宽松,反华言论也大有利用价值。一些政客频频将反华用作政治上武器,经常利用涉华问题抨击政府,将问题无限扩大化,要求政府采取强硬对华政策。印度前国家安全顾问布拉杰什·米什拉2009年曾公开宣称“中国对印度的威胁比1962年时还大”,并挑拨印度政府“不可信任中国”。另外,两国民间交流匮乏,许多印度民众对中国缺乏了解,对中国的认识停留在数十年前的水平。据中印双方的统计,双方的民间交流不够活跃,两国之间民间交流约50多万人次,其中中国去印度的只有5万,印度到中国来的将近50万人。而媒体方面更甚,在2009年,印度常驻中国的记者只有3人。两国广大民众对对方的国情和政策缺乏基本了解,造成两国民间之间的“认知鸿沟”。

在中印两国,民间舆论都具有对政府决策施加影响的能力,特别是印度,媒体在塑造对外公共舆论方面起着突出作用。印度媒体的反华大合唱,对中印边界谈判的负面影响恐怕不小,特别是在执政党地位不稳的情况下,强大的反华声音使得政府在处理相关问题时回旋空间缩小,甚至只能一味强硬。

印度国内的反华现象,已经到了损害两国之间政治互信的程度,不得不引起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特别是在敏感问题上,将不得不考虑印度国内的舆论影响。如边界谈判问题,中国政府对外发布的信息十分有限,这就导致印度媒体偏信印度政府的声音,将边界谈判缺乏进展的责任归咎于中方。印度媒体2011年曾报道称,中国在拖延解决边界问题,其目的是等待其军事实力进一步壮大,最后用武力威胁来解决问题,因此两国在2017年可能会有一战。近年来,在边界争端事件中,也少有中国政府的声音。如2013年的德普桑平原对峙事件,该事件在政府层面得到了较好解决,几乎完全没有影响到随后李克强总理的访问,但该事件在印度政坛和媒体上被反复炒作,掀起了一波剧烈的反华浪潮。由于中国媒体对中印边境事件保持了近乎静默的态度,无法获悉中国政府对于相关事件的看法,但印度媒体却进行了铺天盖地的报道,并且全是站在反华的立场。可以说,该事件对两国政府层面的负面影响尚得到了较好的处置,但印度各界对中国的安全信任却倒退了一大步。

近年来,两国民间交流也取得了一些重大成绩,但在发挥媒体作用上还有巨大的提升空间。如,中国还需对印度媒体大量耸人听闻的炒作予以驳斥和纠正,就两国领土问题的历史由来进行客观的宣传引导,对中巴合作等问题做好增信释疑工作,从两国关系发展的高度看待印度媒体对华报道失真、失焦的问题。当然,这方面显然是印度政府的责任更大,正如印度学者古鲁塔在《中印边界秘史》一书中指出的,“中印僵局在印度政府作出认真努力,就中印争端的根源对公众进行再教育前,不可能得到满意的解决”,而这最终还需要两国政府共同作出努力。

新的十字路口

对于中印关系,若要用一个简单的词来描述,恐怕这个词就是“复杂”。历史上,两国关系的发展充满了起伏。二十世纪中期,中印两国关系经历了短暂的蜜月期后一度走到了十字路口。由于当时印度的霸权野心不断膨胀,在领土问题上采取所谓的“前进政策”,导致两国之间最终走向了战争的岔路。

可以说,在当前边界谈判难以推进,印度大肆扩军备战的情况下,中印关系已经走向了新的十字路口。有学者认为,中印关系是仅次于中美关系的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从长远来看,这不无道理,但如何处理两国间的深层次矛盾,却又任重而道远。

从目前的现状来看,中国眼中的印度,国际上需要拉拢,经济上需要合作,边防上需要斗争,安全上需要防范。难点在于,如何在斗争的时候不影响合作,在合作的时候不畏惧斗争。在中国,对印问题的处理涉及外交、军事、边防、统战等等方方面面,但似乎还缺乏高层的统筹,形成了一种经济、外交、军事等各说各话的局面,并给外界造成一种印象,即中国对印度的政策并非一贯性的,而是随时在根据中国的需要做出反应,甚至有印度学者误认为,中国对印度采取的是一种模糊政策,刻意让印度猜不透中国意图,从而保持一种战略灵活性。但实际上,这种“模糊政策”的效果,使得双方在缺乏战略沟通的情况下,陷入了安全竞赛。

考虑到中印关系的总体发展,在边界问题上被动或搁置所带来的弊端将越来越大。未来领土问题的解决,必然是军事、经济和两国国内政治各方面条件都具备的结果,因此,在对印问题上,有必要通盘考虑,强化军事、政治、经济、外交,包括西藏问题等各方面的统筹。

中印关系目前已经在四个支柱上建立了合作架构,包括高层磋商、军事交流、边界谈判和贸易合作,但这四个支柱还不足以支撑整个中印关系的更大发展。两国之间还需要一个新的战略合作架构,在核心问题上加强战略共识,减少战略误判,在敏感问题上逐步建立战略互信,妥善处理出现的各种矛盾与分歧,建立起面向未来的新型中印大国关系。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82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