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北极置地引发地缘政治担忧

任何人想要找一处宏伟的、能方便前往北极的海滨地产,奥勒·埃纳·耶勒(Ole Einar Gjerde)这里有个优惠给你。“我们会额外奉送北极熊,”耶勒在极力推荐北极大陆一大片迷人的地方。整个地区的面积是曼哈顿的2.5倍,但却安静得多。那里的人口为零。

但在挪威最北边,与该地区首府朗伊尔城隔着一个寒冷的峡湾的一处地产,在出售时却激起了一场喧闹的风暴。这场风暴的起因,是一名中国房地产大亨对北极的野心引发了警惕。此人财力雄厚,对冰雪世界心怀渴望,且有一段为中国共产党效力的含糊不清的过去。

去年,在试图购买冰岛一大片冰冻的荒地时,名为黄怒波的这名大亨遭到了拒绝。现在,他的注意力已经转向了挪威。今年夏天,他达成了一项初步协议,协议内容是出资大约400万美元(约合2450元人民币),购买北部城市特罗姆瑟附近一大块临海地块。据挪威官方的广播公司称,他目前还在关注斯瓦尔巴群岛主要的岛屿斯匹次卑尔根岛上,一处面积更大、纬度更高的地产。

对于挪威新闻媒体上称其希望在高纬度的北极地区买地的报道,黄怒波的北京中坤投资集团予以否认,称该公司的重点反而是在灵恩修建一处豪华的度假设施的计划,灵恩是一个山区,在挪威本土,距离特罗姆瑟不远。尽管集中在偏南的斯瓦尔巴的陆地上,但该项目依然会让黄怒波的公司进入北极圈内,引发了关于其意图的激烈讨论。

“毋庸置疑,腰缠万贯的黄怒波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当局的代理人,”挪威北部最大的报纸《Nordlys》上的一篇评论文章警告说。

特罗姆瑟附近那处地产的卖家奥拉·贾埃弗(Ola Giaever)表示,他“百分之百相信”黄怒波是一个真正的商人,没有不可告人的意图。“这是一份商业协议,没有别的了,”贾埃弗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然而,有关中国试图在北极永久性地站住脚的疯狂猜测,用这样的保证是无法平息的。随着全球变暖开辟了航线,并拓展了开发北极丰富的自然资源的前景,北极地区的地缘政治和经济重要性日益增加。

“任何对地缘政治感兴趣的人都知道,这里是未来数年应该关注的地区,”挪威极地研究科学院(Norwegian Scientific Academy for Polar Research)院长维利·符斯滕(Willy Ostreng)说。他接着表示,黄怒波“或许只是个面带微笑的普通商人”,真的只是有意开发旅游业,但“我们说的是我们的看法”。

“我们的看法是,中国希望在北极站住脚。”

符斯滕说,渴望能源的中国已经“公开表明了自己对北极的野心”。他指出,北京已经投资了破冰船“雪龙号”;派科学家去斯瓦尔巴加入国际科学家的团队;并成功地通过游说,成为了北极理事会(Arctic Council)的观察员。北极理事会本来是在北极有领土的国家组成的一个组织,成员包括挪威、俄罗斯和美国。中国还尝试获准在斯瓦尔巴修建一座大型雷达天线,但目前尚未成功。

中国甚至还宣称自己是一个“近北极国家”,这实在是很牵强,因为即便是中国最北边的地区,与北极圈的距离也超过1000英里(约合1600公里)。然而,符斯滕表示,“如果是个大国,只要愿意,你说自己是什么都可以,人们也都会相信你。”

2010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决定授予身陷囵圄的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为此中国采取了无情的手段来惩罚瑞典,令这里的人目瞪口呆,而这也是对中国的意图心存顾虑的原因之一。中国对该奖项大为愤怒,四年来在外交上一直大发脾气,多次怠慢挪威官员,削减对挪威三文鱼的进口,并因挪威未表现出足够的悔意而对其进行威吓,但实际上,该奖项本不受挪威政府的控制。

2012年,黄怒波首次引起了关注和怀疑。当时,他尝试在冰岛北部购买一片面积为100平方英里(约合260平方公里)的荒地,称他想建一个面向中国游客的高尔夫球场和一座高端酒店。由于感到困惑的冰岛官员引用了禁止外资拥有土地所有权的法律,该计划搁浅了。

然而,在斯瓦尔巴那处地产上,1920年的斯瓦尔巴条约(Svalbard Treaty)禁止挪威施行任何这类限制。该条约承认挪威对北极群岛拥有“绝对主权”,但也让挪威承诺,在斯瓦尔巴群岛上的土地购买和开发上,承认起初签署该条约的所有国家,以及后来加入的国家的公民“完全平等”。中国就是后来加入条约的。

该条约是一战后凡尔赛谈判的一部分。条约签署时,斯瓦尔巴群岛上的主要经济活动是煤矿开采和毛皮狩猎。然而,全球变暖和新技术意味着,以现在的斯瓦尔巴为中心的那一片地区,预计会在未来几十年引发北极的淘金热。

美国能源信息署(United State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称,北极地区蕴藏着全世界尚未发现的大约13%的石油和30%的天然气,因为开采困难且成本高,这些储量尚未被开采。

前不久,俄罗斯宣布计划在未来20年投资4000亿美元,开采北极的资源。俄罗斯认为,该地区成功的希望甚至更大,不过这些计划可能会被西方因乌克兰问题而实施的制裁所切断。

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的负责人伊戈尔·谢钦(Igor Sechin)曾表示,北极地区拥有逾20%的世界石油储量。他还说,尽管俄中关系越发友好,但是对于北京向北极进发的举动,俄罗斯还是感到很不安;他警告说,俄罗斯面临着“大量竞争”,竞争者不仅仅包括那些已经在北极拥有牢固根基的国家,比如加拿大、挪威和美国,也有一些“似乎远离北极的国家”,比如中国,“甚至还有新加坡”,一个距离北极4500英里之远的热带国家。“争夺资源的斗争正变得越来越激烈,”谢钦说。

这块待售的土地于1937年被挪威的一名船运业者买下,现在属于他的后代;它是自1952年以来,斯瓦尔巴群岛上第一块在市场上交易的土地,也是那里仅有的一块私有土地。其他土地分属挪威政府;挪威国有煤炭企业Store Norske,以及俄罗斯国有煤炭企业北极煤炭信托(Arctic Coal Trust)。

“这是一个绝无仅有、独一无二的机会,”耶勒说。他是这块土地拥有者一家的朋友,也是Austre Adventfjord AS公司的董事。该公司去年成立,负责管理这块土地,董事长亨宁·霍恩(Henning Horn)是挪威实业家和农民,与这块土地最早买家的后代一同拥有这块土地。霍恩通过律师表示拒绝接受采访。

挪威新闻媒体最早在今年4月报道了业主出售这块土地的计划,然后称黄怒波是一个可能的买主,议会和新闻媒体随即对政府施压,要求确保土地不落入外国人手中。

“挪威不能冒这个险。对我们来说,这个问题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挪威国会议员、前部长莉芙·西格纳·纳瓦塞特(Liv Signe Navarsete)说。她还说,挪威对外资是开放的,但是北京就诺贝尔和平奖的事,对挪威恐吓了很久,现在挪威没有理由欢迎中国投资者涉足北极。

她说,为了平息中国对那次颁奖的愤怒,挪威官员已经做出了让步,不仅接纳中国成为北极理事会观察员(欧盟申请成为观察员都遭到了拒绝),而且在流亡的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今年5月前往挪威首都奥斯陆时,挪威官员也拒绝与他会面。但是,中国仍然对挪威态度强硬,“以便向世界展示,如果你不按他们的要求办,你就会倒霉,”纳瓦塞特说。

反对把这块土地出售给外国人的声音越来越响亮,今年5月,挪威政府宣布,将努力确保斯瓦尔巴群岛上的这块土地留在挪威人手中。“政府已经决定找出一个解决办法,由国家来收购这块土地,”贸易部长莫妮卡·麦兰德(Monica Maeland)在一份声明中说。“国家接管这块土地,完全是顺理成章的正确举动。”

争取由国家控制这块土地的努力,目前尚未取得成功。

业主代表说,欢迎国家提交投标书,但程序必须遵循市场规则。“我们不是在搞政治或地缘政治,我们是在做生意。我们将把它出售给出价最高的人,”在负责销售过程的公司担任董事的阿恩斯坦·马丁·斯卡尔(Arnstein Martin Skaare)说。“如果挪威认为这片土地对自己很重要,那就应该用公平的市场价格来买。”

但很难确定这个价格究竟是多少,只能估计最低数百万美元,最高突破10亿美元。

“没办法为独一无二的东西标价,”极地研究专家符斯滕指出,北极高纬度地区极少有土地出售,那里缺乏正常的市场来确定其价值,哪怕是大致价值也确定不了。他说,这块土地的直接经济价值极小,因为它的主要物产是煤,在斯瓦尔巴群岛的其他地方,采煤的公司全部处于亏损状态。

“但是,如果你加上战略价值,”他说,“这片土地的价格就难以估量了。”

翻译:陈亦亭、土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86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