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外交突围战难有收获

朝鲜外务相李洙墉近来非常忙碌。自4月上任后他马不停蹄访问了中东、非洲、东盟诸国,9月中旬,他又赶赴纽约联合国总部参加联合国大会。要知道,朝鲜外务相已经有15年缺席联合国大会。由于朝美尚未建交,朝鲜驻联合国代表处承担起对美窗口的职责。外界猜测,李洙墉的美国行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善双方关系。

与此同时,朝鲜内阁副总理、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分管国际事务的书记姜锡柱于9月6日抵达德国,开始德国、比利时、瑞士、意大利和蒙古五国之行。

苏东剧变后,朝鲜国力日益凋敝,游离在国际秩序外的“弃儿”形象至今未变。利用南北双方的国际地位落差,韩国一直可以稳居外交争夺战的上风,并利用国际合作来制裁朝鲜。朝鲜的外事活动,多年未出现这般高频率。在韩国外长尹炳世看来,朝鲜似乎为摆脱孤立和经济困境而积极开展外交活动。

但由于此次朝鲜选择的出访国并不是传统盟国中国和俄罗斯,也被外界认为属于“非典型”出访,凸显其外交的尴尬。

集中出访徒然再起

李洙墉的首次出访,选择了非洲和中东地区。他先后去了埃塞俄比亚、南非、科威特、卡塔尔。对全程耗时一个月的国事访问,朝鲜和当地媒体并无高调宣扬,皆只有简短新闻报道。紧接着,他出访东南亚五国,依次是老挝、越南、缅甸、印尼、新加坡。李洙墉出席了在缅甸举办的第21届东盟地区论坛,这也是他首次亮相大型国际会议。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李洙墉会见新加坡外交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就双边关系、刚结束的东盟地区论坛和朝鲜半岛局势发展交换意见。新加坡方面则是强调朝鲜半岛维持稳定和平,这是最常见的外交辞令。

在缅甸,李洙墉会晤了同时出席会议的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中方对此公布的消息很简洁:双方就双边关系以及共同关心的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但朝鲜官方并未对此进行报道。

李洙墉在外长会议上为朝鲜的核政策辩护,称是美国的军事压力逼迫朝鲜拥核自卫,“朝鲜的核武名副其实是预防战争的遏制手段”。此外,李洙墉还特别提到,“朝鲜半岛形势在保障亚洲和平与安全方面的位置极为重要。眼下朝鲜半岛形势很严重。朝鲜半岛局势紧张对我们毫无益处。尽管如此,有些人尚未搞清为了缓解局势,该劝谁保持克制。”

这被外界视为朝鲜高级官员在公开场合罕见的对中国进行指责,中国外交部在7月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就朝鲜当天发射两枚短程弹道导弹提出委婉批评,希冀朝鲜能缓解紧张局势。

姜锡柱是朝鲜外交界的重要人物,自1986年出任外务省第一副相后,负责同美国的外交活动。他被外界视为金正日心腹,在这第一副相职位上长达24年,于2010年升任内阁副总理。

姜锡柱启程时,德国驻朝鲜大使赶到平壤机场为他送行。他在走出下榻德国的酒店时告诉记者,朝韩双方应落实过去达成的协议以改善关系,六方会谈当事国应毫无条件地重启会谈。姜锡柱所表达的,是朝鲜在六方会谈问题上一以贯之的态度,将其难以重启的原因归结给美国。美国的立场是,朝鲜一日不放弃核武器研制,美国就不重返六方会谈。

9月10日,姜锡柱来到瑞士。瑞士外交部副国务秘书兼亚太司长马提亚希对此表示:“与世界上所有国家接触是瑞士外交的特点,这样可以维持对话,提高相互间的理解。因此此次访问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只是普通的交流。”

同一时间段,日本外相岸田文雄访问柏林。外界猜测两人是否会借第三国秘密会晤,但姜锡柱公开表示不见岸田文雄。但随着近日来日朝走近,外界的猜测并未止步。日本首相室绑架问题对策本部首长9月10日也去日内瓦参加以被绑架日本人问题为主题的研讨会。对日本政府而言,彻底解决此问题是日朝建交的最重要前提。

对于朝鲜这般外交攻势,韩国政府自然感到些许焦虑。韩国政界的回应大抵如此:为了敦促国际社会放宽对朝制裁,朝鲜外交最近表现得颇具攻势,我们正予以密切关注。

不弃核难有收获

1976年韩国国防开支超过朝鲜,1988年汉城奥运标志韩国综合国力超越朝鲜,此后两国发展速度一直是韩国稳当胜出。发展至今,朝鲜的常规军力和总体战必需的国力水平遥遥落后于韩国,劳动党唯有发展核武器以遏制最大的假想敌——韩军和驻韩美军。于是,一意孤行发展核武器的朝鲜自认获得了安全保证,但代价是被国际社会孤立。

朝鲜近期的外交举措能取得多大进展、是否会有实质性突破,也是海外关注的重点。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朝鲜问题专家张琏瑰对《凤凰周刊》记者表示了他的判断:“拓展外交空间,仅仅是朝鲜在表面上的追求。朝鲜的实质性目的,是通过广泛外交活动迫使国际社会默认、接纳它作为一个有核国家的既成事实。”

这样的分析同国际主流意见类似,即朝鲜坚持核计划、走有核道路的根本目的没有变化,朝鲜在这一基本国策下开展外交,最终突破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措施。因此,在朝鲜拒绝放弃核武器、拒绝重返六方会谈的前提下,朝鲜在未来几年取得的外交进展绝难超过2000年所得。

1999年9月,朝鲜外务相白南舜参加第54届联合国大会,与20多个国家的外交部长交谈,这被视为正式启动朝鲜全方位外交。2000年1月,朝鲜和意大利建交是个好开端,同年还与澳大利亚、英国建交。2000年10月,金正日派特使赴美国,发表朝美共同宣言,希望结束敌对关系。2001年,朝鲜在欧洲的建交工作蔚为可观,同荷兰、比利时、西班牙等7国建交。在亚洲,朝鲜同样积极出击,2000年5月正式加入东盟地区论坛,翌年1月首次参加论坛年会。其间最重要的成果,是金正日回顾了同北京、莫斯科的关系。

2000年前后的辉煌外交成就,源于金正日掌握全权后开始将精力投掷于外交,标志是1998年9月的朝鲜第十届最高人民会议上,金正日再次当选金日成过世后的最高职务——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那时朝鲜刚走出大饥荒的噩梦,急需外界援助来恢复崩溃的经济。

此外,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一改韩国之前对朝鲜的强硬态度,倡导阳光政策,对朝鲜做出韩国自光复以来最多的妥协。

2000年,大陆媒体曾惊叹于朝鲜的“外交年”,称其“积极外交获广泛响应”、“大踏步走上国际舞台”、“让世界刮目相看”、“全方位突破”⋯⋯但随着2002年朝鲜研制核武器被美国发现,朝鲜此前取得的外交成就都付诸东流。

2003年1月朝鲜宣布退出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2006年进行地下核爆试验,被国际社会加速孤立并制裁。2009年,朝鲜进行第二次地下核爆,再次在联合国引起轩然大波。及至2013年第三次核试验,朝鲜对华关系也跌入低谷。

而今,朝鲜年轻领导人金正恩的权力不如父亲当年稳定;韩国在结束金大中和卢武铉10年左翼政府后亦宣告了阳光政策的失败,保守派回归政坛直到今日,而朝鲜不断的挑衅行为更是刺激韩国社会的对北立场偏向保守。

“朝鲜通过外交方式获得成功的概率极小,有关国家都不会承认它是个有核国家,但朝鲜的举动很可能促进国际上的绥靖主义。”张琏瑰说。

记者/陈祥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866.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