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政坛再遇“知华派”

澳大利亚又一次发生了“宫廷”政变——9月14日晚,通讯部长马尔科姆·特恩布尔成功挑战了托尼·阿博特,成为执政联盟党领袖。在澳洲西斯敏议会内阁制度下,执政党党魁顺理成章成为澳大利亚新一任总理。这是澳洲过去两年来的第四位领导人,因而有分析认为,一向政治稳定的澳洲越来越像日本和意大利了,走马灯似的换总理。


“我们确实换总理了,但我们(依然)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有着巨大潜力,我们将共同努力实现这些潜力。”刚刚走马上任的特恩布尔9月15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试图打消外界顾虑。而在这天的议会问答环节,特恩布尔阐述了他的一些政策主张,扩大对华合作是其中 一大重点。


特恩布尔上台后,其所属政党自由党的支持率有所上升。前澳洲驻华大使、经济学家郜若素(Ross Garnaut)向《凤凰周刊》表示,“特恩布尔纠正了阿博特的错误,他会采用更加温和、中立的对华外交政策。很多中国人认为,前届政府的外交政策都是在华盛顿制定的。”


无所畏惧的人生赢家


特恩布尔与阿博特有着诸多相似之处:两人都是悉尼大学和牛津大学的毕业生、罗德奖学金获得者;都信奉天主教,一个较保守而另外一个较自由;都当过记者,甚至在同一家杂志社工作过;两人还均为宪政改革运动中的领军人物——阿博特是坚定的君主立宪制的支持者,特恩布尔则是澳洲共和运动的发起人。特恩布尔还曾在杂志上撰文称,“新南威尔士保守派的领军人物是20岁的阿博特。”


不同的是,虔诚的阿博特大学毕业不久后就去了神学院,他当时想成为一名神父;特恩布尔则成为一名出色的律师。让他名声大噪的一个案子是1987年在“捉间谍”案(Spycatcher)中为前英国军情六处特工赖特(Peter Wright)担任辩护律师。


当时英国撒切尔政府想阻止赖特出版回忆录,因为他在书中指责前军情六处处长Sir Roger Hollis是苏联克格勃的间谍。法庭内,特恩布尔质问时任英国内阁秘书长卢杰·阿姆斯特朗爵士,让其解释什么是“误导性印象”和“撒谎”。在特恩布尔连珠炮的问题下,这位久经沙场的英国高官颜面扫地。


特恩布尔的这次胜利迫使英国政府推动了一系列关于情报部门的改革,而此时的他还不到30岁。英国剑桥大学情报史专家Christopher Andrews评价说,“特恩布尔太出色了,女皇陛下的政府从来没那么丢过面子。”


澳洲前总理保罗·基廷同样对特恩布尔赞不绝口,但他指出,“特恩布尔无比聪明,无所畏惧,但是缺乏判断力。”这位眼光毒辣的工党元老说得没错,特恩布尔在担任反对党领袖时由于急于求成,因一封据称涉嫌贪腐的电子邮件向澳前总理陆克文发起攻势,但事后证明文件系伪造,导致自身名誉受损。


因“捉间谍”案一战成名后,特恩布尔开始担任澳洲富豪帕克家族旗下公司的首席法律顾问。此后,特恩布尔开始了商人生涯。和在学术、新闻和法律领域一样,他很快达到了商业的珠穆朗玛峰。


1994年,特恩布尔投资了一个名叫澳伊媚(Ozemail)的公司,这也是澳洲历史上第一个互联网服务公司。五年后,当初50万澳币的投资翻了114倍达到5700万澳币。1997年,特恩布尔加入全球著名投行高盛集团,担任澳洲区主席兼董事总经理,一年后成为高盛全球的合伙人。


虽然一路顺风顺水,但特恩布尔内心的最终夙愿还是进入政坛。据其一位前同事回忆,某次跟特恩布尔谈到竞选首相的话题时,“平时循规蹈矩开车的他似乎被一股电流刺激到,突然开始加速”。


其实早在1981年,特恩布尔就有意参选议员,但初选时没能成功。直到2004年,他才成为悉尼Wentworth区的自由党候选人,并在大选中成为议员。之前他还担任了自由党智库的主席。他的政治理念属于中间派,更接近19世纪的英国自由派。


成功进入澳洲联邦议会后,他的政治前途也是平步青云。竞选成功后不久他就成为总理霍华德的国会秘书,相当于一个副部长级别的核心政策制定者。一年后他成为内阁部长,负责环保。


2007年澳洲大选,工党领袖陆克文当选总理。2008年,特恩布尔打败时任反对党领袖尼尔森,成为自由党领袖。但后来他由于支持执政党推行的碳税政策得罪了党内保守势力而被迫辞职。值得玩味的是,当时接替他的恰好是阿博特。


心灰意冷的特恩布尔一度考虑离开政坛,但包括前总理霍华德在内的自由党元老都劝他留在议会。之后自由党重新执政,他被任命为通讯部长,负责建设价值几百亿澳币的国家宽带项目。此后他一直担任该要职,直到最近成功挑战阿博特。


公开批评美国对华政策


对中国人来说,最熟悉的澳洲政治家应该是能讲一口流利普通话的前总理陆克文。老陆不但会讲中文,而且有一位中国女婿。这位新总理虽然不会中文,但曾在中国投资矿产,还有一个中国儿媳。早先有澳洲媒体爆料特恩布尔的亲家有中共高官背景,最后被证实只是中国社科院的学者。


离开自由党领袖位置后的2011年,特恩布尔在英国和澳洲发表了两篇对华外交的讲话。在伦敦政经学院,他发表了主题为“同床异梦,亚洲崛起的澳洲视点”的讲话,基本接受了中国和平崛起的说法。他认为,中国经济和军事势力虽然在不停增长,但是除了想统一台湾之外,并没有扩张主义的打算。


特恩布尔还引用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对中国的评价说,和美国不同,中国并没有兴趣出口价值观。他还表示,中国是世界第一大贸易国,进出口占到GDP的55%,如果发生战争,中国将会是最大输家。对于未来的东亚格局,他认为,将来最现实的是各国之间达成战略平衡,没有哪个国家可以一家独大。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学者怀特提出过解决中美在亚太地区可能发生冲突的方案,并表示“美国应该接受中国崛起的事实,并和中国在亚太地区分享领导权”。


对此,特恩布尔表达了异议,称更赞同基辛格的观点,即随着中国军事和经济实力的增加,中美两国会在不知不觉中达成一种力量平衡。“一定角度来说,华盛顿对中国的关注相当于承认了中国的地位。”


两个月后,他在澳洲也发表了类似演讲。不同的是,这次他公开批评了美国的对华政策。在其发言前不久,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澳洲议会高调宣布亚太再平衡战略,并表示2012年起将向澳北部首批增派200-250名海军陆战队员,最终规模达2500人。


特恩布尔认为,澳洲政府对美一边倒的外交策略是不合适的,“奥巴马对华秀肌肉的发言适合他在美国国内的政治需求,但不一定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他还警告本国政客,不要因为向自由世界的领袖抛媚眼而忘记澳洲的国家利益。“中国是我们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我们的失业率是美国和欧洲的一半,这都靠中国所赐。”


这两次演讲也给其引来不少非议。澳洲知名外交评论员、《澳大利亚人》编辑 Greg Sheridan批评说,“特恩布尔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不但不是自由党的主流价值,同样也不是澳大利亚的主流价值。这两篇演讲只能证明他是个糟糕的党魁。”


熟稔中国近代史的人


2015年,随着中国周边地缘政治环境发生改变,特恩布尔对中国的看法也发生了微妙变化。最近一次澳美领导人对话论坛上,他公开批评中国在南海强硬的外交政策,并称“中国处理海洋领土纠纷的强硬方式是适得其反的,中国的行为会让其邻居认识到,他们是多么需要美国在该地区承担战略平衡力量”。


即便如此,由于过去的表现,特恩布尔仍被大陆媒体冠以“亲华”标签,并被评价为“在中国话题上思考深、说话也有水平,表现出熟稔中国近代史的人物”。澳大利亚《商业评论》更称,陆克文被广泛认为是西方国家领导者中最了解中国的人,而特恩布尔对中国经济和历史的理解丝毫不输于陆克文,更可能在他之上。


2014年,特恩布尔出席澳大利亚-中国商务周活动时发表讲话称,中国是澳大利亚在二战时的坚实盟友,如果不是中国军民的顽强抵抗,二战的历史有可能被改写。这番发言在澳洲华人圈产生轰动。一位华侨当即流下眼泪并告诉《凤凰周刊》记者,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澳洲政治家理解并同情中国人民的抗战历史。

完整内容见《凤凰周刊》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294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