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关键的时代到了

国内经济结构的调整和内需提振的内忧尚未排除,欧美危机加剧的外患却又再度袭来,中国最关键的时代到了。

欧洲人必须节俭

全球危机已转为长期危机。预计2012年发达经济体增速维持在1%-2%左右,通胀为3%-5%;而新兴经济体增速约为4%-6%,通胀为5%-10%,全球滞胀可能会维持十年。

流动性问题只是欧债危机的表象。尽管德国同意和欧元区大多数国家结成“同盟”,欧洲央行投入大量货币到债券市场予以解困,但它不是简单的债务重组所能根治。

根源在于希腊、意大利、葡萄牙等国实体经济空心化,实际产出很少,却又普遍实行高福利政策,花钱多,寅吃卯粮,使得政府财政入不敷出,加上金融泡沫,这就必然导致债务危机。这个根本问题不解决,投入再多的钱救助也是无底洞。任何此类帮助都无法长期起作用。

现在,许多欧元区国家的百姓拒绝降低生活水平,继续给各自的政府施压。尽管是错误,但很多政府依旧被迫为维持欧元债券市场的正常运行而提供资金。

谁来勒紧裤腰带借钱给欧洲,继续维系他们的高福利?指望中国救助欧洲是不现实的,参加任何欧洲的救市计划,皆不符合中国的利益,救助欧洲无论财务回报还是政治回报都不会太好,而且有可能陷入欧洲政治泥潭。

中国外汇储备是中国人赚来的辛苦钱,是老百姓“从牙缝里抠出来的钱”,中国人可以过苦日子,欧洲人为什么就不能?欧洲人必须节俭,必须接受生活水平大幅下滑、降低福利、提高税收或提高退休年龄。

中国可以另一种方式对欧洲施以援手,即通过刺激内需以帮助全球以及欧洲经济重回复苏轨道。只有把自己的事做好,才可以帮助世界和欧洲。

2012年美国可能政治危机

预期欧债危机比美国严重是错误的认识,实际上欧元区负债与财政赤字比美国低很多。表面上,美国2011年似乎稳住了,但2012年的问题会更严重。

华尔街金融危机导致目前美国股市比十年前还低,十分之一家庭的房子被银行收走,大多数美国人由资产阶级变成了负资产阶级。

雪上加霜的是,医疗成本上升9%,在经济这么困难的情况下,政府已没有能力维持既有的福利,所以要削减开支,削减开支必然导致社会矛盾激化。而现有的分配模式迅速形成了特权阶级,律师、医生、银行家开始靠体制保护取得高收入,普通民众福利保障受损,怨气加大。

“占领华尔街”运动仅仅是个开始,三千万失业大军的抗议运动可能会因2012年经济继续下滑而加剧。美国实际的失业率9%—12%,如果把找工作的人算上则失业率接近19%。严重的失业率和医疗成本将导致美国出现大的政治动荡。2012年经济危机在美国可能会转变成政治危机。

由于美国政府耗尽了可以遏制危机的资源,即使启动QE3,也不过是旧瓶装新酒,难掩财政危机。只有在政治上有很大变化,才会有新一轮经济增长,美国最终才会从危机中走出来。

欧美危机对中国而言,不是好消息,对出口影响非常大。国内经济结构的调整和内需提振的内忧尚未排除,欧美危机加剧的外患再度袭来,中国最关键的时代到了。

刺激内需必须减税

中国的GDP规模已经做大,只要能稳扎稳打就可以较好发展,求快则容易产生风险。因此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方式应该求“稳”,而非求“快”。

当下中国发展的首要任务就是拉动内需,同时降低税收。中国的税赋太高,九成中小企业若不偷税、漏税、避税,都会破产。

在刺激内需方面只有减税,民众才有钱消费。近期提高服务增值税起征点是不错的开端,各类增值税应该从目前的17%削减至12%,最高个人所得税税率可从45%减至25%,可以削减高速公路通行费、港口使用费等,降房价实际也是一种减税,对经济是一个最大利好。

2010年中国GDP40万亿元,而用于教育、医疗、社会福利等方面的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例少得可怜。总在说刺激内需,可民众手里没钱,上述基本问题不解决,民众谁敢花钱?

这些基本问题并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中国政府就像一个庞大的商业机构,而政府官员的思维方式已经和商人无二,其决策的唯一原则是保证充足的财政收入,任何有损于政府财政收入的措施都不会被采纳。

于是,普通纳税人在与政府的对抗中挖空心思偷税、漏税和避税。问题是,这些招数在政府面前显得微不足道,任何想钻税收政策漏洞的做法都会被政府发现,只不过是处罚轻重的不同而已。

从长远来看,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关键在于集中力量进行技术以及产业升级,但这取决于政府是否愿意放权和减税。政府若真的迈出这一步,说明中国经济的希望就来了。

推出国际板会帮助世界经济

在中国看股市,不仅要看市场的力量,更要看政府的力量。中国资本市场总是用政治的方式和市场斗,谈起来可都是上纲上线。

中国资本市场的核心问题是政府管得太多,而且该管的没管好。谁能上市、什么时候上市、上市价格是多少,这都不是政府操心的事,是市场操心的事,政府要做的是制定好游戏规则,做好裁判。

那么多造假、做假账的为什么不抓起来?那么多坐庄的为什么不抓起来?为什么要去管谁上市谁不上市的事呢?中国管理资本市场的理念和心态不对,很多官员做裁判不过瘾,硬要参与市场,所以出现很多问题,市场不乱才怪。

目前市场的力量和政府的力量都在坚持,短线来看,政府的力量短期内作用会很明显,对A股形成较大影响;长远看,只会令A股失去投资价值。

中国应尽快推出国际板,应按照吸引世界500强企业全部在华上市的目标来制定规则,制定过程应该透明,无须有兴趣的公司各自游说政府。国际板并不会降低A股的重要性,反而将会帮助世界经济,对中国经济也有好处,A股市场也将因市场信心提振而上扬。

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提高流动性来刺激股票需求,比如对出口信贷政策进行适当调节就可以为股市保留流动性。此外,政府可以引入新的需求点。一方面,可以推出一个类似于美国401K的养老金计划可以极大地刺激股票需求;另一方面,逐步提高保险公司的股票投资比例。事实上,政府正在这么做。

中国资本市场应该改革,市场化是唯一选择。政府应该更多关注实体经济结构的调整,否则A股将永远陷入“政府救市”怪圈,资本市场失去自我调整机能。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713.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