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大选年.中国须追求“整体版”大国外交

 

2011年,美国“重返亚洲”,风头甚劲,而中国受到挤压,负重前行。这一年中,中国在对外关系上做出积极调整,在三方面尤显突出。在国家安全方面,中国明确宣布在南海问题上的核心利益是有限的,对海上邻国以及使用南海的各国赋予安全信心;在气候变化领域,中国宣布愿有条件地接受2020年后的量化减排,成功地推动了《京都议定书》进入第二承诺期;面对美国的进攻性防御,中国应对得当,姿态稳重。

2012年各大国进入大选后,中国外交将面临新挑战、新机遇。美国正面临内外困境,大选政治更多牵连中国。俄罗斯统俄党在2011年的杜马选举中不过半,虽对明年普金竞选总统形成牵制,但难改普金胜选机会,中俄关系预期有更多机遇。法国大选也将展开,随着欧元区经济不振,法国对中国施援期待加强,中法、中欧合作机会增多。

中国对外关系的三个注脚

201196,中国政府发布《中国的和平发展》白皮书,明确界定中国的六大国家核心利益,其首项就是国家主权。在困扰各方多年而且近年争议加剧的南海主权问题上,官方媒体新华社在831发表文章,阐明在南海问题上中国的核心利益是南海诸岛以及周围水域,这就大大限制了中国在南海地区核心利益的地理范围。中国政府的这一宣布不仅符合国际法,也符合历史事实,有利环南海国家的海洋利用和合作,因此具有多赢性。20116月,中美两国外交部高官在檀香山举行两国首轮亚太事务磋商,期间双方交换过对此问题的意见,中方已就上述认知知会美国,从中也可推断:各国在南海非中国核心利益水域内有航行自由,这对中美合作稳定南海局势无疑是个积极信号。

2010年,中国为稳定南海局势做出了一系列积极努力。但与此同时,南海问题还在国际化中。2011627,美国参议院通过决议,指责中国军舰在南海领土争端中使用武力,这遭到中国外交部驳斥,因为这“无视事实,混淆是非”。美国还敦促东盟紧急确定南海行为准则,这可能成为2012年中国与东盟外交中的突出议题。

2011年,在南非德班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第17届会议上,中方提出在一定条件下,中国对2020年后参加有约束力的国际减排机制持开放立场,这为各国合作成功达成《京都议定书》的延续做出了积极贡献。未来的国际减排需各国根据各自能力共同参与,发达和发展中国家均需依照“共同但又差别的责任”进行合作。在2020年时,中国在人均上可能成为中等发达国家,总量上已将成为超级大国,被期待在全球合作中发挥重要作用。

按人均经济水平,中国目前尚处国际低端,还有艰巨的发展任务。但中国在过去十年高速发展,经济产出以美元计算,2000-2008年增长超300%2000-2010年增长近450%。按此发展,2005-2020年,中国经济产出或增12倍以上。在哥本哈根峰会前,中方宣布在2005-2020年间将把中国的碳强度排放降低40%-45%。即便如此,按上述发展预期,中国在此15年中年碳排放仍将增加6倍。考虑到去年中国已成碳排放世界第一,由中国经济高增长所带来的碳排放绝对量在短期内的倍增将对全球减排形成相当压力。

中国在德班的宣示有利于平衡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在减排上的权责。在《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内,中国等发展中大国尚不具备承担有约束力的国际责任之条件,但考虑到2020年时中国总排放预期以及减排技术储备,及早开放中国对参与2020年后有约束力的全球减排机制的选项,有利于发达国家解除疑虑,尽早决策协力减排,避免出现2012年后全球协议减排的空当。因此,中方最近做出的承诺,体现了高度的责任感,是2011年中国显示它作为负责任大国形象的标志性举措。

2011年,美国大举“重返亚洲”,加强与西太多国的军事合作、加强空海一体化的军事战略、在南海权益争议等问题上扮演主角、频繁在中国周边开展演习,并再度对台售武。对于美国在东亚地区加强军事部署,中国应当沉着应对。

就地区稳定而言,中美享有广泛的共同利益。中美都反对针对韩国“天安”号护卫舰的攻击,也反对对韩国延坪岛的炮击,都不希望中日因为钓鱼岛争端而发生严重冲突,至少对南海的多数地区都认同航行自由权。但中美对这些问题还存在诸多分歧。就中国与邻国的海上主权争议,中国认为应该在相关争议方之间直接商谈,反对争议国际化以及域外大国介入。对在中国大陆架上专属经济区内外国舰机未经中方同意而进行军事活动,中国也予反对,而美国则同中国的政策相左。

中美政策差异不会很快消解,但这不意味着中美必然爆发严重冲突。近期美国高调诉求其在东亚的主导权,不会改变中美力量对比发生变化的历史性趋势。美国一段时期内炫耀武力,兼起威慑与防范作用,执行的是进攻性防御的战略。只要中方应对得当,而且双方恪守防御底线,彼此仍可从中寻得共利之处,将矛盾予以管控。

中方在年内低调对待美国的高调,既有现实考虑,也体现一定谋略,出乎美国意料。中国没有跟随美国步调,而是沉着冷静,虽不赞同美国强化在地区的军事存在,但也不夸大双方矛盾,而是通过对话缩小分歧,并着力促进中美两军高层交流,这确实是中国崛起过程中的成功之处。在未来几年中,可判断中国仍将以这种方式处理双边安全关系,力促崛起关键阶段对外关系的稳定。

大选年机遇大于挑战

中国沉着应对外部挑战能力的加强,为2012年各大国大选年间中国抓住发展机遇夯实了基础。2012年,世界上各大国陆续进入总统大选时节,美国、俄罗斯、法国等国将纷纷进行大选,中国执政党也将召开第18届全国代表大会,产生新领导人。

201211月,美国将进行总统大选。现任总统奥巴马将开展连任竞选,但他面临严峻内外压力。2008年,奥巴马因美国金融危机和民众对伊拉克战争等问题的不满而以改革面貌胜选,但他任内没有转圜美国的财政境遇,国债反增50%,实际失业率居高不下,声望受损。2012年,无论是现任总统还是其他候选人竞选,都无法回避美国高国债高失业的问题。因此,归咎中国为这些问题的根源,否认这是经济全球化所造成的必然后果,将是各路竞选人开给选民的处方。

在大选年,中国将受到来自美国竞选政治的压力,表观上为对人民币升值的期待,实质是要平衡中美贸易。随着中国外贸整体上渐趋平衡,中国对美贸易平衡性将受更多关注,这是2012年的特殊需要。中国即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进口第一大国。更多采购美国制造的产品,让中国崛起更多给美国提供机会,客观上也更多为中国的能力所及,中国需将能力兑现为行动。

随着美国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美国从反恐又将复归对防扩散的重视,朝鲜和伊朗也将是美国大选年的集中关注。朝鲜公开其铀浓缩项目,伊朗拒绝履行对核保障附加议定书的责任,既是2012年美国外交的焦点,也是中国外交在新年与国际社会合作的关键,需要稳妥处理。尤其是伊美对抗加深,沙特阿拉伯因伊核问题而公开表示对核武器的兴趣后,中东核博弈局势更多元复杂,对中国外交考验升级。中国反对伊朗发展核武器,但也在伊朗有重大利益。同时平衡中国各方面的利益,挑战不小。

2012年俄罗斯总统大选无多悬念,但俄罗斯民众对强人政治已显反感,普金当选过程以及执政以后的难度将有增加,这对其推行内政外交将有更多牵制。总统大选后,可预期克里姆林宫在国际上与美国摩擦将有提高,对华协作将会升级,中美俄三边关系将呈新合纵连衡。

法国大选对内要回答选民对法国经济和福利的关注,对外要推出维护欧盟、保护欧元的有效举措,这是各派候选人共同面临的拷问。无论对于法国经济还是维系欧盟,中国都将被期待在促进法国/欧盟出口、协助欧元区稳定方面更为给力,这更多应被视作法国大选年时中国的机会而非压力。中国在外贸与金融上需整合资源,将对美、俄、欧版块的政经外交融合一体,形成整体版的大国外交。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740.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