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二进宫”将亲中疏美

     普京此番“二进宫”,会有何种改变,尚难预料。但此前梅德韦杰夫的改革步骤能否延续,却是现实问题。
普京在竞选中发表文章,用“风”和“帆”形容未来中俄关系,称中国经济增长不是威胁,俄罗斯这叶“帆”要搭乘“中国风;’以推动经济发展
3明4日,寒气逼人的莫斯科,全城戒备。
俄罗斯大选开启的这一天,除了地铁口、十字路口等交通要道,建筑物之间狭小的巷子、死角也有警察看守。数辆载满军警的大巴车停在街角,随时待命。位于大切尔卡斯街9号的中央选举委员会,值守在两侧的军警更是清一色身高接近1.9米。当晚,直升机开始不断在克里姆林宫、红场、马聂什广场等地上空盘旋,平添了紧张气氛。
位于亚美尼亚巷4号一所小学内的第10号投票点,投票过程简单而平静。走廊上贴着印有五位候选人照片、资料的海报。投票大厅内,有半封闭的写票间、透明的投票箱,以及忙碌的工作人员。许多已经行动困难的高龄选民前来投票。
一位支持俄共的候选人告诉本刊记者,他会选择普京。他表示,虽然不喜欢普京,但如果换总统,就会带来官僚大换血,对国家更不好。另一位选民则坚定反对普京:“除了卖资源,他什么也没干。”

撼不动的普京

3月4日晚,普京含泪宣布胜选:“我们赢得公正、诚实。”由于普京的胜利几乎毫无悬念,因此当晚的各大庆祝场地,是当天清晨就已经搭建好的。
不过,对于选举的公正性,其他候选人、反普京力量,以及西方媒体显然不这么看。俄共总统候选人久加诺夫就称不会承认选举结果;自荐候选人普罗霍罗夫也表示已经接到数千起选举舞弊的投诉。
一位身在莫斯科的外地选民愤慨地告诉本刊记者,当他去领《异地选民投票注册单》的时候,有关人员表示根据某项规定已经迟了,但这项规定他从未听说,却因此失去投票机会。一些公立高校的学生则声称3月5刚等停课参与挺普京的游行。
从普京宣布参选的那一刻起,此次俄罗斯大选就充满了争议,其间的游行示威也持续了数月。游行和集会在当今的俄罗斯并不陌生,但规模如此巨大、数量如此密集的示威活动却是前所未有的。
普京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俄罗斯民众如此强烈的愤怒了。在担任总统期间,他实现了拯救俄罗斯的战略,使俄罗斯从乱到治,实现了稳定。他的支持率曾高达70%以上,颇受民众欢迎。但在过去的四年中,梅德韦杰夫和普京两人决定了俄罗斯高层的变动,使得普通民众觉得自己的意见没有得到重视。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副研究员庞大鹏告诉本刊记者,这体现出俄罗斯的选民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苏联解体以后出生的这一代年轻人已经走上了政治舞台,他们觉得他们的政治权利没有得到保证,于是用游行示威的方式表达他们的不满。”
另一方面,互联网技术的普及也是造成此次大规模示威的原因之一,这也是普京始料未及的。他在2000年整治媒体寡头时,将平面媒体和电视媒体置于政府的控制之下,却唯独忽视了对互联网的监管。十年间,俄罗斯的互联网得到长足的发展,并逐渐成为体制外反对派的重要平台。正如发生在开罗和伦敦的集会活动一样,俄罗斯反对派通过Facebook、twitter以及YouTube等社交平台组织示威游行,在短时间内积聚了大量人气。普京则表示不会对互联网进行监控,这似乎表明他力图与专制独裁的沙皇划清界限。
不过,不论如何,普京的地位在俄罗斯尚且无法撼动。叶利钦初期拥抱西方失败,使俄罗斯民间留下深刻阴影。一些受访者向记者表示,中俄应该合作,共同抵制西方的压力。
此前,外界有不少观察人士曾经预测普京有可能第一轮选举票数无法过半,但他依然以绝对优势当选。如此来看,在“敌对思维”之下,普京更加符合大众的口味。本刊记者接触的多名莫斯科本地学者则丝毫没有怀疑普京会首轮失利。有专家用一组讽刺漫画来解释普京的胜利:图中5位候选人成了短跑运动员,普京手持发令枪,跑出几步后才鸣枪让其他候选人开跑。接近终点时,两名手握终点线的人跑向普京,让他成功地第一个撞在线上。
俄政治改革势在必行
普京此番“二进宫”,会有何种改变,尚难预料。但此前梅德韦杰夫的改革步骤能否延续,却是现实问题。
执政四年以来,梅德韦杰夫一直在努力推进政治改革。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梅德韦杰夫提出了新政治战略的概念,并在当年的国情咨文中提出要开启全面国家现代化进程。在他的倡导下,2009年国家杜马相继推出一系列立法,包括降低政党的最低登记人数、降低政党参加选举所必需的居民签名数、给予在杜马选举中得票率超过5%的政党以代表资格等。同年12月,他在最后一次国情咨文中又提出了一系列政治体制改革方案,包括恢复联邦主体行政长官直选、简化政党登记、建立公共电视台等。
这些方案全面改变了俄罗斯选举、政党组成与国家杜马的运行机制,在打破政治垄断、增强政治竞争性的道路上无疑迈出了重要一步。但梅德韦杰夫的改革主张也遭到了不少人的质疑。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就称:“普京班子不会允许这类事情发生。”
对此,庞大鹏表示,早在应对金融危机时,梅普之间已经存在不同意见。随着新政治战略的正式推出,二者在治国理念上的差异日益显现。“普京从来没有明确表示过支持梅德韦杰夫(的改革理念)。反而在201 1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普京提出不能搞草率的自由主义实验;之后,普京又表示政治稳定要保持数十年,要有连贯陛、稳定性。”
但是如今,俄罗斯的社会思潮已然发生了变化,政治改革势在必行。在庞大鹏看来,金融危机对俄罗斯的政治继承产生了本质性的影响,让俄罗斯开始反思普京八年的发展道路,其主权民主思想、国家资本主义都受到了严重的挑战。“现在俄罗斯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需要在可控的前提下,加强政治竞争力、增强政治活力。”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统俄党的政治优势正在逐渐减弱。过去每当地方选举结束后,统俄党就会在网站上宣布自己的获胜情况,如今这样的宣传已从网站上移除。2010年下半年以来,统俄党在地方选举中获胜的比例也大大降低。梅德韦杰夫在2010年的一次视频讲话中曾提到:“如果一直是统俄党一党独大,其他政党没有胜出的机会的话,那么政治体制就会铜锈化,政治机制的作用就会退化,慢慢失去活力。”
庞大鹏则认为,统俄党如今的式微源于其三个弊端:政治垄断、政治腐败与政治流动性差。统俄党长期一统天下,政治决策权过于集中,自上而下的官僚体制也很难对自身实行有效的监督。“普京对人脉的把持导致只有普京团队的人才能进入政治高层,更是对一个国家的政治体制灾难性的打击。”
中俄是真正的战略关系
普京再次当选之后,大陆各大媒体纷纷解读对中俄关系的影响。普京也发表了题为《俄罗斯与不断变化的世界》的文章,其中对西方国家言词非常强硬,但对中国却赞誉有佳,称“俄罗斯需要一个繁荣而稳定的中国,中国反过来也需要一个强大而且成功的俄罗斯”。此前他还用“风”和“帆”形容未来中俄关系,称中国经济增长不是威胁,俄罗斯这叶“帆”要搭乘“中国风”以推动经济发展。因此,一些乐观的观点认为,普京将会加强和中国的关系而疏远欧美。
“一个国家的对外政策,不光取决于个人喜好,最根本是取决于国家利益。对于俄罗斯的国家利益来说,没有任何理由不跟中国搞好关系。”在社科院东欧中亚研究所俄罗斯经济办公室主任程亦军看来,在普京新的总统任期内,中俄关系必定会在稳定良好的双边关系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政治互信和经济合作。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90年代叶利钦时期中俄达成了三项合作协议,到普京时期也—直发展友好对话的战略方针。普京总统8年、总理4年,其对中俄关系的处理方面更为熟稔,连任以后对中俄关系的继承性会更加明显。“中俄两国领导人相继承认中俄关系是大国关系的典范。双方不结盟,但却是真正的战略关系。”大陆中联部苏俄问题专家俞邃如此表示。
据俞邃介绍,普京在处理国内问题时吸收了很多邓小平的理论——比如让国内的人民一部分先富起来,然后走向共同富裕——这是俄罗斯搞计划经济的重要转型。不论是经济还是思想方面,中俄之间都有良好的互补性。“中俄之间以利益为基础,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发展方针,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苏联过于重视意识形态的的局限陛。”
谈到中俄存在摩擦,俞邃直言,中俄关系的矛盾同样受到国际上其他大国的影响。比如中俄在协商石油管道问题时,日本以70亿美元为诱饵希望俄罗斯可以把管道深入到远东去,从中不免挑拨了两国的关系。
程亦军则表示,无论油气谈判成功与否,中俄两国之间形成了一个高层互访机制,而这个机制已成为惯例。“中俄之间还有一个以两国为主导的组织——上海合作组织。两国在未来都应为上合组织在国际事务上争取更大话语权起到更大作用。”
(实习生李楠、蔡逸枫对本文亦有贡献)
口编辑 漆菲 口美编 青年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79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