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价中国时代的终结【英国经济学人】

      从香港乘坐渡轮到深圳,你会看到巨大的广告牌欢迎你,上面写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深圳是几个让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的地域之一。
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制造国家。中国生产的电视,智能手机,钢管以及其他实物于2010年超过了美国。中国现在占全球制造业的五分之一。中国的工厂曾经造出了如此众多的,如此廉价的商品,足以抑制中国贸易伙伴国家的通货膨胀。但是便宜中国造的时代也许正渐渐离我们远去。
      看得见摸得着的实物,能拿来砸脚。服务则是成本在飞速上升,这适于沿海诸省,因为历史原因,工厂在沿海省市扎堆。土地价格的上涨,环境安全条例的规范,税收都是成本上升的原因。尽管如此,主要因素是劳动力。
      三月五日,渣打投资银行公布了一份调查,是关于200家在珠江三角洲地区生产的香港的制造公司的。调查显示,今年工资已经涨了一成。富士康是一家台湾公司,按照合约在深圳为苹果公司制造ipad,上月公司将工资上调了16-25%。
      "劳动力没有过去便宜了,"美国公司Kolcraft的Dale Weathington叹息道,该公司在中国南方以合约制造公司制造手推车。Dale Weathington抱怨道,劳动力成本在过去四年中每年飙升20%。中国沿海省市正在失去将工人从老家吸引过来的能力。这些农民工经常趁农历新年回家。去年,只有95%的工人回来了。今年只有85%的工人节后返回公司。
      Kolcraft公司的经历是很典型的。当美国驻上海商会询问商会成员什么是他们最大的挑战,91%的公司提到了“上涨的成本”,贪污腐败徇私不透明则不那么构成威胁。广东蓝领工人的劳动力成本以美元计算,从2002年到2009年,每年上涨了12%,上海上涨了14%。咨询顾问Roland Berger认为,可比较的数字在菲律宾仅有8%,在墨西哥仅有1%。
      欧盟驻华商会的老兵实业家Joerg Wuttke预测,中国的制造成本在2020年之前将会增长一倍,甚至增长两倍。咨询公司AlixPartners给出了有趣的外推法:如果中国的货币和货运费每年增长5%,工资每年增长30%,2015年前,在中国制造然后运往美国将会跟在美国本土制造一样便宜。事实上,成本相等的汇合点可能不会那么早到来。但是这个趋势很显然将会继续发展下去。
      如果便宜中国造正在离我们远去,谁将取代中国?工厂会迁往充满廉价劳动力的贫穷国家吗?传统观点这样认为,但是这大错特错。
货运费 中国势优
      PPC公司为电视制造连接器,公司的Brian Noll认为,他的公司正在考虑迁往越南。越南的劳动力更便宜,但是越南没有可靠的加工服务来源,诸如镀镍,热处理,特种锻压加工等。最后,PPC公司决定留在中国。反而,公司在上海周围的工厂中,加工处理更加自动化,取代工人运作机械。
      美国通用电气副主席 John Rice说,跟中国相比,其他国家的劳动力成本要低30%,但是经常这些成本节约被其他问题抹平,特别是供应链稳定性的欠缺。通用电气确实在越南开厂制造风动涡轮吗,但 John Rice坚称,越南的人才而不是廉价劳动力是吸引公司开厂的理由。多亏了附近的大型国有造船厂,通用电气的工厂才能够雇佣到世界一流的电焊工。除了商品制造业, John Rice说,“能力往往胜过成本”。
      香港企业家Sunil Gidumal为英国哈罗兹和马莎百货等零售商制造饼干铁盒。员工工资占成本的三分之一,在过去的四年中,广东公司员工的工资增长了一倍。斯里兰卡的工人工资要低35-40%,但是他们不太高效,Sunil Gidumal说。所以Sunil Gidumal一直保留在中国的一家小工厂满足美国和中国国内市场。只有销往欧洲的铁盒是在斯里兰卡制造的,运输成本也比从中国运出要低。
      香港智库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Fung Global Institute)Louis Kuijs注意到,某些低科技含量,劳动密集型的工业,比如T恤和廉价运动鞋制造商,已经离开中国。某些公司采用中国+1的模式,在保留在中国的大本营做后盾的情况下,在另一国家仅先开办一家分公司试水。
      但是成本飙涨,中国沿海地区还是享有持久优势。第一,这里靠近繁荣的中国国内市场。这是一巨大优势。没有其他任何国家有如此众多新富消费者,对商品趋之若鹜。
      第二,中国工资上涨很快,一同上涨的还有中国的生产力。精确的数字虽众说纷纭,但是趋势却无人质疑。中国工人的工资高,因为他们生产力强。
      第三,中国幅员辽阔。中国的劳动力储备非常大,很有弹性,这足以季节性产业的需求,比如圣诞彩灯和玩具,AlixPartners公司的Ivo Naumann说。根据《纽约时报》报道,为了应对需求突然激增,中国iPhones工厂能够在午夜从宿舍叫醒8000名工人,让他们回到生产线旁生产,而不是等到第二天。没有其他任何地方能够如此具有行动力。
      第四,中国的供应链复杂而灵活。长江商学院的Zheng Yusheng教授认为,正确测定制造竞争力的方法不能单单比较劳动力成本,而要比较整个供应链。就算在中国制造产品的劳动力成本高达四分之一,很多部件质量不可靠或者拿不到的问题,让在其他国家制造产品显得不经济。
      制造咨询公司Pacific Resources International的Dwight Nordstrom认为,中国电子厂商的供应链如此完美,没有十年二十年根本无法撼动中国的主宰地位。同样的优势也适用于低科技产业。鞋子出口公司Topline在中国沿海拥有众多合约工厂,该公司的Paul Stacker说,想找到中国的替代不容易。
世界主宰;强大的破坏力
      目前大家纷纷预测中国内陆工厂将取代沿海工厂。国外直接投资的官方数据说明了这一点:某些内陆省份,例如重庆,吸引外资数额跟上海一样高。这就是为什么今年越来越少的工人返回沿海工厂工作,因为离家近的地方工作机会也很多。
      但是制造商不单单是为了廉价劳动力才转战内陆的。一方面,劳动力成本还没有特别廉价。中国大型电信公司华为说,内陆具有硕士文凭工程师的薪水不比深圳的工程师薪水低10%。Kolcraft曾考虑迁往湖北,但是发现总成本也只比沿海低5-10%。
      Topline打算搬往内陆,但是发现需要花费数额巨大的成本。内陆的出口基础设施依然缓慢恶劣(河运要多花一个星期)。内陆物流发展不甚完美,而且公司整个供应链仍然集中在沿海地区。Topline确定留在沿海。
国内税收?
      迁往内陆带来多种意想不到的成本。根据富裕地区如深圳刚刚出台的劳动法,在这里关闭工厂费用更高。将货物从中国内陆运往沿海地区的货运费,甚至比从海上运往纽约的费用还要高。而从沿海城市迁往内地不发达地区,经理和其他高技能雇员要求加薪。重庆现居超过3千万人,但毕竟不是上海。最近反腐运动在重庆轰轰烈烈的举行,这不仅赶走了恶棍,也吓坏了守法商人。
      在中国内陆投资的公司主要是满足当地消费者的需求。如今,众多内陆城市经济蓬勃发展,本身就是一个诱人的市场。但是说到为出口制造iPad和智能手机,世界工厂还是会建在中国沿海各省。
      假以时日,中国其他地区当然会修建畅通的道路,方便的港口,提供完善的供应链。最终,内陆各省会挑战沿海各省对基础制造业的控制地位。所以随着中国继续繁荣发展,中国的制造商必须提升价值链。中国需要自己设计更多的产品,而非简简单单将别国设计的复杂商品用螺丝连接起来而已。中国需要学习德国的成功经验,制造更多高利润商品,为完善补足商品提供服务。
      已经有几家中国公司开始这样做了。去一趟华为在深圳巨大的生产园收益良多。华为的创始人原来是个军人,几年来受到在政府工作朋友的帮助,但是跟众多现在华为越来越像西方的高科技公司,而不是一个有国家撑腰的巨大公司。华为的经理是世界一流的。华为的领导几年来一直在跟IBM和其他美国咨询公司的常驻顾问学习。现在华为非常专业,非常创新,令人印象深刻。
      2008年,跟别的公司相比,华为申请了更多国际专利。今年早些时候,华为刚刚揭幕了世界上最薄,速度最快的智能手机。虽然有迹象表明,至少中国的私有企业开始重视知识产权了,但是华为还被禁锢在专利的斗争中,不仅仅是跟跨国企业竞争,也是跟同城中兴通信的竞争,后者是一家低成本通信器材制造商,试图转型制造吸引更多消费者的产品。
      中国像华为这样的公司还不够多。但是已经吸引了众多有为青年,创立跟华为一样的公司。每一年,一批又一批的"海龟"(在国外上学工作的中国人)回到祖国。很多海龟曾经在麻省理工,斯坦福和世界上最优秀的工程师打交道。很多海龟第一手地了解硅谷是如何运作的。确实,来自硅谷的老手创立了中国最具创新能力的公司,百度就是一个例子。
      中国变革的步伐如此快速,人们很难跟上。旧时低工资的血泪工厂的刻板成见,跟中山装一样已经不流行了。中国的下一阶段将非常有趣:要么创新,要么后退。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guoji/852.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