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语:尊重医生就是尊重生命

从去年的上海新华医院伤害案、北京同仁医院血案,到今年的哈医大一院惨案、北大人民医院医生被刺案、湖南衡阳第三人民医院女医生被杀案?接二连三的血腥悲剧,令众多媒体的态度整体转向:由聚焦医患矛盾中的医方责任,变为对人身伤害、恶性案件坚决“说不”。这毫无疑问是正确和必要的,体现了众多媒体对社会伦理底线的坚守,对医生生命安全和职业尊严的庄严维护,也引发了全社会对生命价值和生存权利的深刻反思。

客观地说,医患关系的紧张、恶化由来已久,且责任多头。譬如医疗资源不足及分配不均,导致看病难,患者就医时常伴随不快;基本医保制度“保”得太少,导致看病贵,还有几成社会公愤的“以药养医”医管制度?这些缘由,都与一桩桩恶性案件的发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实质上,这些原因的背后,还有更深层的根源,即我们对医生的付出,多年来一直缺乏足够的尊重和理解。要彻底杜绝医患之间的恶性事件,必须把对医生的认识和对生命的重视联系起来,形成全社会“尊重医生就是尊重生命”的基本认知和共识。

医生职业绝不同于普通从业者,它服务的对象,是人的健康和生命质量,责任之重大非比寻常。培养一个合格医生,家庭和社会的投入极其巨大,没有10年以上的学习和实践,几无可能。再加上终生不断的知识更新、临床经验的积累,医生的工作年限比普通职业短(培养时间长,退休年龄与其他职业一样),诸如此类不一而足的原因,都决定了这个职业的难能与可贵。更加可敬的是,医生的付出是高强度的脑力和体力。一个三甲医院的普通外科医生,一天站810个小时手术台是很稀松平常的事。至于急诊科、妇产科?各个科室,都有同等强度相对应的紧张、繁重工作量。一边是关乎患者生死的天价人命,一边是医生严重透支个人健康的超强度脑力、体力付出,这中间,医生的价值无法衡量,是无价的。因此,是否尊重医生,体现的是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是人道主义、人文关怀的基本素养,是对人的生命价值的最基本态度。

尊重医生,首先要尊重医生的劳动。由于医生的工作对象是人体,而人存在巨大的个体差异,对相同病症,不同的人会有不同体验、不同表述乃至不同症状,医生用药稍有不慎,就可能置人于死地。医生面对患者时,其情况之复杂,对专业能力要求之严格,承担责任和压力之重大,远非其他职业所能比拟。因此,当重大医患纠纷乃至杀医恶行发生时,人们尤其需要强调医生的价值,要对那种不尊重医生生命的人员和行为予以强烈谴责。医生是人不是神,必有犯错误的可能。即使是在医疗技术水平很发达的美国,医疗事故也在所难免。据美国一项调查显示,该国每年因误诊、误医而死亡的病例超过5万人,急诊处的误诊、误医比例更高达40%以上。医患之间纠纷矛盾,不难想象。但那里解决医疗纠纷的主要途径是诉诸法律,且大部分是以民事诉讼的方式来解决。中国也一样,对医生有不满或产生医患纠纷,可以诉诸相关部门或法律渠道解决。中国已走过非暴力不能解决问题的时代,任何理由或借口,都不能构成对医生生命安全的危害和剥夺。对于施加于医生暴力的行为,全社会必须一致声讨谴责。伤害医生,最终伤害的必然是所有患者;不尊重医生生命权的人,其个人生命权同样不值得尊重。

尊重医生的劳动,必须体现在对医生的工薪回报要有一个合理的定价。中国大陆医生的地位和法定待遇普遍较低。不要说跟西方发达国家比,就是跟台湾、香港甚至跟1949年前的中国比,也远远不如。在国外,医生的年收入一般是普通中产阶级的56倍,中国医生的法定收入远远达不到这个水准。因此,“高薪养医”的迫切性,在当下中国远远超过“高薪养官”。中国医生现在的综合收入并不低,但相当大的比例是灰色的,这是整个社会对医生群体评价降低的原因之一。医生法定薪资太低,反映了政府乃至全社会对医生的价值认识不够,这是一定要尽快改变的!否则,很难吸引优秀人才投身医学事业,也很难激发出医生的荣誉感和责任心。如果一个社会的政策效应促使许多医生都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怎么给医院或自己赚钱,而不是专心于临床和科研时,受到长远伤害的,将是所有人。

由此,我们郑重呼吁,全社会要高度重视恶性医患案件。人人都要重视生命,本着维护生命尊严的角度出发,还医务人员一个公正,给医务人员以应有的、等同于生命高度的尊重。

《凤凰周刊》2012年14期 《凤凰周刊》 周兼明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anshouyu/1053.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