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事务与两岸大学生

如果视大学生为未来的知识分子,那么大学生参与公共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态度和意愿,也将决定国家社会能否继续茁壮成长。

12年国教确定上路'这是台湾教育制度的重大变革,当下’诸多讨论集中在入学方式。依规划,后年实施12年国教,将以“免试入学”为主,部分学校可保留经考试入学所谓“特色招生”;坚持主张要采取特色招生者往往是被视为“明星学校”的一群相关人等。

假如将大学生视为代表年轻人的特定族群,那么对参与公共事氖关注公共议题的意愿和态度,两岸大学生显著不同。如果视大学生为未来的知识分子,那么大学生参与公共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态度和意愿,也将决定国家社会能否继续茁壮成长。

12年国教看似教育制度大变革,实则两岸子弟都有华人文化中“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迷思。简单说,12年国教所欲达到“适性教学”精神r,让学生在国中、高中能探索、了解自己的性向、兴趣,从而自主学习,乐在其中,这个理想,现在两岸的教育制度都做不到。

根据一份由民间环保组织“广州蓝天行动小组”所发布的一份《厂州市大学生对PM2.5的关注程度调查》显示,大学生对PM2.5的关注程度和了解程度都较低,对政府工作更是一知半解。该报告调研了967名在校大学生对PM2.5的认知程度和治理建议,其中,表示知道PM2.5是一种极小的入肺微粒的不到被访人数的一半,近三成的学生完全不知道PM2.5是什么。这份调查的结果让不少人惊讶且深以为忧。大学生冷漠以对这个2011年的年度热词、公共事件焦点,是不是说明了什么问题。忧心的人认为,当前众大学生们忙着毕业赚钱、攀比,校园中笼罩急躁气氛,潜心读书的学子逐年递减,公共意识极缺乏,一切以自己的利益为核心。

反观台湾,此前台北市“文林苑都市更新案”,官方依法拆除不同意改建的王家住宅,引爆各方挞伐。台北市政府执行拆除命令,却让舆论密集检讨法规有利于建商,基于同情和社会公义立场介入的力量逐渐集结;其中,有建筑、设计科系大学生进驻现场.激荡对都市更新理论和实务的讨论信设计想象。师生都认为,这件台北市罕见的“强拆”案现场,就是最鲜活的社会学课堂。

台湾曾经走过“戒严”,也经历“解严”后社会力大爆发的年代。“学运世代”代表了当时在台湾民主化过程和社会转型期,高度参与公共事务的年轻人的理想和热情。这样的校园传统,被台湾社会默许甚至鼓励。远的如1990年月中正纪念堂前“野百合”学运,近的如康乐里、宝藏岩、乐生疗养院等具历史意义场域的拆迁过程,都有青年学生投身其中,提出与官方相异的社会事件主张,以行动参与公共事务,

对公共事务的态度,反映教育体制和社会环境,两岸有很多以“近利”为重的大学生,但要想关注社会台湾有环境、有传统,有前辈可以参照、有土壤培育茁壮,年轻人付的代价远比大陆低。但是,这并不是全貌,只能说是教育现况的一个切片。从这个角度看教育尚未完全僵死学子。然而总体而言即使实施了12年国教,要改变目前台湾不论孩子资质、性向,一律考出好分数才能得到肯定,从小学到大学,会考试才有出路的多数现实,并不乐观。

到了大学毕业都是成年人了很多人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擅长什么,跟随考试“随波逐流”的大学生,仍是茫然的多数。相信台湾如此,大陆亦然。能走进社会、投入社会议题的大学生,某种程度是理想热情和思辨能力的实践;对公共事务冷漠的大学生,也可能是当局眼中较容易管理的“顺民”。对体制而言,后者冲突和冒犯的机率相对较低。

也许该问的是,到底我们希望年轻人、大学生、下一代是哪一类型?不问世事只会考试,还是充满热情还能自己负责?最重要的是:当权者希望年轻人参与公共事务吗?

叶匡政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anshouyu/1207.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