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与养老政策宜从长计议

       延迟退休年龄是近年来屡被人社部试探、释放的话题,近来尤频,遂在网络和媒体上引发一场轩然大波。人民网一项网络调查显示,176万人中94.5%的人反对延迟退休政策,而腾讯网调查表明,240万中98%的人不愿意延迟退休,96%的人反对推迟退休年龄。而人社部对此的回应却是:“网络调查具有一定片面性”。裂缝之大由此可窥一斑。

       退休与养老政策面临改革是大势所趋,但前提是要让民众对国家养老金现状有一个清楚的认知和公平可行的解决方案。“养老金缺口”将带来巨大的经济支出压力,已是社会共识,大多数人也认为延迟退休是缓解这种压力的方案之一。但对“养老金缺口”究竟有多大,却一直没有官方公布的权威数据,目前数据多出自银行机构和学者的研究。中国社科院的统计是,到2010年底,国家养老金个人账户已有1.7万亿元人民币的缺口;世界银行一个报告估算,从2001年到2075年,中国养老金缺口将高达9.15万亿元人民币;但中国银行发布的一份报告则有些耸人听闻,研究发现到2013年,中国养老金缺口将达到18.3万亿元,到2033年缺口达68.2万亿元,占当年GDP的38.7%。

        专业机构公布的数据竟有如此大的差距,难怪不知情的民众要普遍持反对意见了。其实,不仅是对养老金缺口不了解,对自己养老金账户的情况、退休金数额、延迟退休对个人有何利弊等问题,不了解的也大有人在。另外,因历史欠账太多、收益率比不上通胀率、企业和个人的交付比例过高等问题导致总量不够,都给养老机制带来越来越大的压力。想仅靠延迟退休来解决目前机制的问题,显然是不现实的。有学者测算,退休年龄每延迟一年,全国养老基金可增长40亿元,减支160亿元,减缓缺口200亿元。但即便按最低的缺口1.7万亿元人民币计算,也需80年以上才能填上此缺口。所以寄希望于通过延迟退休年龄,解决养老金危机,显然有点像天方夜谭。

       欧、美、日等虽开始普遍实行65岁的退休年龄,因这些国家和地区人口总量一般偏小,生产率水平远较中国为高,国民平均寿命已超过或接近80岁,而中国人平均预期寿命只有73.5岁。中国人口数量庞大、经济体系中劳动密集型产业比重太大、人均生产率水准非常低下,且大多数国民本就存在工作时间过高、休闲时光较低的现状。此外,对欧、美、日来说,已有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劳动力就业市场稳定,即使对退休年龄有所延迟,对社会冲击也极轻。而中国大陆目前就业市场极不稳定,教育、医疗、失业救助等保障体系尚不健全,每年至少有1000万新增人口就业问题,如再贸然延迟退休年龄,不仅会减少年轻人就业岗位,也会增加各阶层民众老无所依的心理恐慌。有学者统计,大陆目前五项社保缴费之和已达工资的40%以上,在181个国家中排名第一,为北欧五国的3倍、东亚邻国的4.6倍。如此高的缴费率已对民营经济构成巨大负担,若让企业再承担老人的过高交费年限,给民营经济的发展必会带来更大压力。

    未完,详情请参见《凤凰周刊》第19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anshouyu/1219.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