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种思路看待社会张力

最近,一些地方又发生了群体性事件。6月25日,广东佛山市龙江镇因集体土地维权,一些村民围困镇、村干部;同日,广东中山市沙溪镇因本地、外地小学生打架,引起300多名外地人围困村委会。这两起事件,经当地政府部门妥善处理很陕平息。7月2日发生在四川什邡市的群体性事件,规模则要大一些。当地市民因担心一个钼铜深加工项目引发环境污染,到市委、市政府聚集,并逐步演变为群体性事件。当地政府在调动武警和特警驱散人群、并答应停止该项目后,事件才基本平息。

土地维权和防反环境污染,是近年来群体性事件常见的起因,但像广东中山沙溪镇发生的生活小事竟也会引发社会冲突就值得人们反思和注意了:因为在它的背后作祟的是几乎随处可见的社会张力。

社会张力是近来人们分析当下社会现状常用到的一个词,指在社会转型过程中,各种社会力量间呈现出的一种紧张对峙状态。这种社会张力越大,越易导致冲突。社会张力变大的原因很多,如因社会结构失衡或矛盾淤积、分配严重扭曲、贫富差距过大、利益集团僵化、社会竞争失序、民众权利意识增强等,都会累积社会张力。但核心因素还是因民众缺乏正常的表达与释放渠道,社会矛盾无法得到疏缓。这次什邡因钼铜项目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就是一个例证:如果此前民众有合适的表达渠道,或者政府真心听取社会公众的意见,就可能不会以这样的结果收场。随着大大小小群体性事件的发生,一些地方政府多把社会张力单纯看做维稳压力,从而更加强了维稳和控制社会的力度。然而,这样并没有减少和消除社会冲突,这就需要我们换一种思路来看待社会张力了。

客观地看,无论世界上还是历史上,从来没有存在过一个绝对稳定与和谐的社会,社会矛盾和社会张力的存在,从来都是一种社会常态。社会稳定的重要指标,是指政府知道如何及时、有效地去处理、应对社会矛盾和冲突,而不是幻想着消灭社会矛盾,或通过禁止的手段来压制社会冲突。尤其是那些基于经济利益冲突而带来的社会矛盾,完全可以通过谈判、协商的方式来解决,只要应对得当,并不会演变为大范围的社会动荡。

应当说,社会张力的适度存在,往往隐含着一个社会的活力,引导、利用得好,它也可以成为推动社会改革深入的动力。因为改革既是制度创新的过程,也是利益调整的过程。当中国的改革从经济向社会制度和生活领域深入时,民众对权利和利益的诉求,无疑会对既得利益集团形成压力,成为中央政府打破僵化格局、推进改革的助力。社会张力的存在,还能迫使地方政府消除行政懈怠,改变地方官员不作为、乱作为的局面。中国目前推进改革的阻力之一,就是一些地方政府受各种利益集团的牵制表现出的种种不作为和乱作为。来自民众维权的这类社会张力,在许多情境下是对中央政府政策的拥护和响应,无疑会推动地方政府的有效作为,使地方政府不得不对利益机制进行调整,加快立各种制度保障建设。

当人们正确看待社会张力时,就会发现它其实对稳定社会还有安全阀的作用。随着民众权利意识的增强,当民众受到权力、资本的损害时,只要我们有一套可靠又适用的利益诉求机制,让社会张力通过诉求、宣泄和谈判的渠道得到疏解,就能避免社会出现大的动荡。这种正确对待社会张力的方式,解决的不只是一时一地的稳定,而是社会的长治久安。反之,如果消极地对待社会张力,它就会成为地方政府越来越大的维稳压力。因此,地方政府必须摆脱僵化的稳定观,即从目前这种不计成本与后果地对民众利益诉求严防死守却不从根本上解决利益调整问题的状态,转变为以积极的方式来对待社会张力,这样,张力就会转化为社会转型的动力。

可见,能否实现社会的活力而有序,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在于政府如何正确看待和处理社会张力,只有不把社会张力单一地看做维稳压力,才能推动公民社会的形成,改变社会的治理方式。

现代社会公共事务的复杂性需要政府、市场、社会共同参与,一个稳定的社会状态必然是三者有机互动的结果。推进社会管理方式的进步,保证民众对社会的多方参与,社会管理与经济发展失衡的现象才可能得到根本纠正。政府治理能否实现“善治”,积极应对社会张力是关键,只有这样才可能建立一个有责任、有包容、有效率的人民政府。

作者:周兼明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anshouyu/1278.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