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的做法这回确实有点不一样

据媒体报道,中共江苏淮安市委组织部和纪律检查委员会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于7月10日正式颁布了《关于同步公示拟提拔干部财产的暂行办法》,决定自2012年8月1日起,对淮安市、县两级拟提拔乡(科)级以上干部全部实行财产申报公示。这一消息引起媒体和民众的极大关注,消息公布当日,即有数十万网民为之欢哦叫好。

事实上,自2008年新疆阿勒泰地区首开官员财产公示先河,各地不乏效仿、试水者。时至今日,某个地方搞官员财产申报,已不再是新闻,更难激发出舆论的热度和热情。此次公众对江苏淮安市官员财产公示的这种关注和欢呼确实有点不同寻常。这种不同寻常,不仅因为淮安是中共党内以廉洁和自律著称的周恩来总理的故乡,更是因为这一回淮安市委的做法,与其他地方确实有点不一样。

这个不一样的关键,在于可操作性。在淮安以前,一些地方曾提出过一些听起来很全面、看起来很光鲜的官员财产公示方案,但执行起来就是没效果,给人的感觉是在“空转”。从“第一个吃螃蟹的”新疆阿勒泰市,到之后陆陆续续进行试点的浙江慈溪、湖南浏阳、宁夏银川和青铜峡等地,媒体调查的结果都很相似:零投诉、零异议 不但没有任何腐败案件因官员财产公示而被揭露,公众甚至没有因此而提出任何质疑和异议,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没有据此进行任何监督,这实在是对官员财产公开这一“反腐终极制度”的讽刺。

公众的“不配合”,是因为方案的不可操作,没有为公众的介入提供一个抓手,一个可下手之处。以新疆阿勒泰为例,虽然官员申报的内容由收入扩大到财产,涉及的财产项也很全面,但大部分内容并不对公众公开’公开的只有工资福利以及劳务性收入等无关紧要的部分其他真正敏感、可能“有料”的如动产、不动产、股票、证券等,只进行秘密申报——财产申报的目的,就是为了监督,而能够监督的前提是必须公开,这是公示制之所以被称为“终极反腐制度”的原因。如果只申报不公开'等于自废武功,一切又回到原点,还是只能依靠内部监督,因而不可能走出‘上级监督下级太远,同级监督同级太软’下级监督上级太难,组织监督时间太短,纪委监督为时太晚”的怪圈。

而淮安的方案,好就好在具体及可操作。首先,他们没有好高骛远,试图一网打尽,而是将公示对象限定在“拟提拔干部”的范围,这就极大减少了方案开始实行时的阻力,降低了操作难度。第二,他们设计的公示内容很完整周全,不但包括房产、车辆、投资、存款、债务等主要财产种类,而且明确了住房应包括住宅和非住宅的位置、面积和房产性质,车辆应包括购置的时间和价格,投资包括投资或持有的有价证券、股票、基金等金融理财产品本金或市值、账户余额等,干部本人的存款和借款等内容也包括在内,拟任提拔干部的配偶、子女投资或注册的企业、公司也在必须公示之列…一最后,还设定了“其他需要说明的财产情况”作为“兜底”,以求涵盖财产的所有内容。这种做法,—方面挤掉了公示者本人的“合法规避”空间,一旦出现瞒报、误报等情况,就可以确定为是恶意和违法;另一方面,又为公众的介入提供了明确的路引与依据。有心参与监督的人,完全可以按图索骥,一项项地进行对比监督。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为追究违规者提供了明确而方便的程序:公示内容会记人干部廉政信用档案,不申报或隐瞒重大财产的拟任干部将被取消任职资格;对不按规定要求进行财产申报公示的地区和部门,要追究主要领导及有关人员的责任。

可以说,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实实在在、操作者很难扭曲、虚化的权力监督方案了,这不仅是中国大陆迄今为止最详尽和细致的“阳光法案”,更是最具可操作性的官员财产监督方案。所以谓之最具可操作性,一是源于它降低了执行者的难度和阻力,二是源于为体制外民众和社会力量的介入提供了抓手和落脚点,最后是对违规者的惩罚有着明确而易操作的安排。这三点中的每一点,都指向了现行官员管理、权力监督、反腐防腐制度的薄弱环节和要害穴位。为什么中国大陆在官员管理、权力监督、反腐防腐等方面的制度和政策汗牛充栋,看起来都很系统、完善,用起来就是不给力、不着调?关键就是在上述三个方面有欠缺、存漏洞。由此看来,淮安的做法,的确是着眼于大局的。

当然,客观地说,淮安的方案并非尽善尽美,还存在诸多局限和不足。如公示对象限定为“拟提拔干部”,本身就代表了对存量不去动的一种妥协;尤其是“暂不对民众公开”,只在单位和官方内网公示一说,更谨慎到令人遗憾。但考虑到这还只是初步试点方案,这只是淮安市委迈出的第一步'上述妥协和遗憾,并非公众不可理解和接受。只要像这样让老百姓真真切切感受到确实是在向前走,就总有达到既定目标的一天。

作者/周兼明

《凤凰周刊》2012年第22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anshouyu/1283.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