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官嫖娼事件看反腐制度建设

据《人民日报》消息,8月6日,上海公布了对“上海高院法官夜总会娱乐事件”调查结果,认定该高院4名法官参与了嫖娼活动。上海市纪委、市高院党组和有关部门决定,对涉事法官严肃处理——3人开除党籍、提请开除公职;1人留党察看2年,提请撤销审判职务。

这桩被舆论高度聚焦的公共事件,终于有了初步结果。

从公开报道看,陈玉献貌似开辟了一条理性维权、个人反腐的新路径:因自觉遭遇司法不公,在多次上诉、上访、信访、率员工静坐抗议……各种法理途径都无效后,陈玉献没有像一些人那样采取上吊、自焚,或是恐吓、爆炸等极端手段,而是在尊重法制、按判决卖房赔钱的前提下,不认栽不放弃,对其所质疑的、与自己诉讼对象有亲属关系的法官赵明华进行了长时间的跟踪、取证,在掌握其违法乱纪的关键证据后,择机诉诸网络舆论,将“仇家”一击致命。有网友将他的维权、反腐之路归纳为“有钱、有闲、有毅力、有方法、有手段、有技巧”。认为如果政府的反腐部门也有陈玉献的这种韧劲,或许中国的反腐事业早已大功告成;如果所有遭受司法不公或其他不公正待遇的人都选择类似陈玉献的这种做法,相信那些假公济私、以权谋私的官员会被迫收敛,不公正现象会有所减少,这个社会将变得干净一点。

然而,客观、理性地说,陈玉献走的显然是一条“非典型”的“维权”之路,不仅时间成本、设备成本、智力成本的门槛高到一般弱势人群难以仿效,更实质的问题是,端掉涉嫌法官与他能否从根本上扭转案件最初审判的不公正性、并讨回财产公道是两件事,赵明华等人违法乱纪和他案子的不公正之间,是否具有直接因果关联,至少到目前还没有确切结论。因此,严格地说这只是一起报复对手或民间反腐的胜利,不一定是“维权”的胜利,更难以对普罗大众的成功维权提供广泛的经验。相反,它很可能会揭示另一个现实:当人们感觉遭遇不公(权力迫害、司法腐败等)的时候,上诉、上访、自焚、暴力应对不一定能解决的问题,变身侦探、民间反腐也不一定就能解决。这才是真正值得深思的问题。

陈玉献报料法官嫖娼事件,发人深省的另一点是,从法院到纪委到信访,从上海到北京,为什么当初陈玉献在多个层面、多个部门均求告无门的事情,通过自己的取证和网络媒体,就轻松赢得了关注?尽管事发后,上海官方前所未有地快速回应和处理赢得了大部分民众的肯定,但现任上海高院崔代院长对此事件习惯的泛政治化解释和“境内外敌对势力利用”之说,却大失水准,几乎抹杀了上海政府迅速处理的新近得分。可见,在民众已拥有一定行动能力,信息传播方便快速的今天,一些政府部门官员习惯的、只服从上级推动的行为方式,已行不通了。

实际上,即使在法治相对健全的西方国家,同样也发生过司法不公、需要舆论来推动公正的例子。只不过,法治健全国家出现这种情况的概率,比眼下的中国一些地方少得多。究其根源,是因为法治健全国家已从上到下形成对司法等公权力实行监督和制衡的有效机制,公权力的日常行使,被关在民众和舆论监督的笼子中,监督和制衡实时互动运行,不需要政府行政力量的特别关注和推动。

这就是制度的功用——在好的制度下,公权与民权是均衡存在的,监督与制衡,自律与自净,可以放在制度框架中平稳运行,达致国家的长治久安。换言之,无论维权还是反腐,都不能完全依赖“清官”或运动,最终还是要依靠公序良俗,善法善制。也许,这正是陈玉献报料法官嫖娼事件的积极意义所在——允许、鼓励而不是限制民众个人和平、理性的自我维权、自发反腐行为,是建立社会监督和制衡机制的重要部分,也是反腐制度建设的重要部分。

从陈玉献举报事件中,还可看出中国在反腐制度建设方面迄今存在缺陷、需要完善的两个路向——

一是要让普通民众拥有低门槛、低成本的维权途径,不能除了搞爆炸,就是玩跟踪。原有的信访上访等途径,显然存在弊端,经不起权力和利益的侵蚀。从法治相对完善国家的经验看,重要的是要充分开放民众和舆论的监督。

二是要让各权力部门和官员个人,普遍产生一种必须要“让民众满意”的压力。中国现行社会行政体制的最大弊端,就是各级官员只有必须“让上级满意”的压力,没有必须“让民众满意”的压力。要形成后一种压力,必须让民众在官员的任免升迁和罢黜等方面,享有必要的话语权。现行的官员任免公示制度和群众审议等程序设计,显然在事实上没有起到这种作用——制度建设不是摆设,是否合理、有效,要看最终的实际效果。

毋庸讳言,当下中国社会的官民冲突和群体、个体维权事件频发,部分源于官民力量的失衡。腐败行为未能根治、民众基本权利屡遭侵害、面对不公求告无门,均是这一问题的现实表现。官民力量失衡,也是中国反腐制度方面的一大缺陷。因此,真正有效的制度建设,必然要朝向尽力扩大民众一方的权利和力量,尤其是扩大民众监督和制衡官权的力量。没有民众权利和力量的显著提升、官民力量的相对均衡,在官权体制内设置再多的监督机构、颁布再多的规制条例,亦无济于事。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anshouyu/234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