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加薪需慎重

最近,公务员加薪成了热议话题。自中共十八大“八项规定”执行以来,许多地方公务员的灰色收入和隐性福利开支受到制约,公务员开始抱怨工资低。于是,由人社部牵头的公务员薪酬改革方案启动制定,“按照职务与职级并行的制度,不仅建立健全了地区附加津贴,而且会监督地区津贴到位;同时,工资体系也适当向基层公务员进行倾斜。”

祛掉暗的、增加明的,使国家各级公务员收入制度逐步规范化的同时,不至因为奉公守法而失去平均中等收入以上的生活水准,政府的良好意图,人民自然会理解并支持。但仍有相当部分的民众,对此持质疑态度,认为当下公务员收入总体不透明,虽然工资不高,但各种津贴、补贴、福利等灰色收入比重高,如果不能奉公守法,还要加上权钱交易加上权钱交易、利用权力“三公”消费、吃拿卡要等,整体收入就更高了。在这种条件下再涨工资,等于加大了社会贫富悬殊,会破坏社会的公平正义。

我们知道,公务员收入与工资概念并不等同。早有研究显示,大陆公务员的工资,占不到公务员收入的20%,大部分为津贴补贴。去年有媒体公开过一个中央党群机关公务员的工资条,这名本科学历、9年工作经验的正科级公务员,工资只有1173元,而工作津贴、通信和交通补助、购房补贴等达4600多元。此外,还有未被统计的奖金和隐性福利。

大陆各地方政府的公务员薪酬,因区域经济所限,差距巨大。如北京市从2003年就实施了“阳光工资”体系,局级干部月薪为8000元,部级1万元。那可是10年前,这些年增加了多少津贴补贴,也不得而知。而北京之外的边远省区可能要低20%。有专家统计,全国各地擅自发放的津补贴名目达300多项。除此,公务员不用交社保,享受着比企业员工多得多的养老金,此外还有公费医疗、低价住房分配等,个别省份甚至还有省部级领导免职却不退休、工资待遇都不变的情况。由于调研和公开制度的缺失,媒体和民众并不了解公务员收入到底有多少。但有一点是可以推知的,即全国公务员平均收入与当地民众平均收入相比,都不属于低收入群体,否则,连续多年的公务员报考热就不会愈演愈烈。

在这种体制内外对公务员加薪认识迥异、官民立场多有对立的情况下,首先推进公务员薪酬制度改革,暂且不论时机选择是否恰当,仅就各种方案而言,的确需要慎之又慎。

首先,简政放权不仅仅是减少行政审批程序,还包括精简机构,裁撤冗员。我国目前吃财政饭的各种人员合计已超过了7000万人,其中,退休的公职人员和每年新招公务员几乎都是以年均100万人的幅度增长,仅就“一进一出”这一项支出来看,中国行政成本和管理费用的规模就只有不断加大,加重。据国内多家媒体报道,“过去20年,全国的税收增长差不多每年都是GDP增速的两倍,中国的宏观税负已经和发达国家基本持平”,“每个中国人养政府的钱和政府花的钱,与每个中国人的实际可支配收入差不多”。这种情况下,如继续加薪,则民众的财政供养负担只会雪上加霜,恐影响国务院简政放权改革大计的实施。

其次,要加快公务员收入的公开透明,不只是工资公开,各种津贴、补贴、福利也应当公开,让公务员的一切收入都晒在阳光下;对公务员的收入调整也进行规范化管理,将公务员的薪酬调整制度化、标准化,经得起社会各界监督。否则,何时调整、怎么调整、调整多少,每次都会引来激烈的社会争论。当然,要实现立法与公开透明,最重要一条,是要把公务员的收入和福利均货币化,把各种补贴、津贴都明确转化为工资,这样各种收入全部显性,不再招来诟病。如今所有外企、民企和部分国企均已实现收入与福利的货币化。公务员的收入货币化了,人们才能了解公务员收入的真实状况,看出地区与地区、部门与部门收入的真实差距。其实,很多高收入部门职能和权力也较大,所谓为部门谋取利益,往往涉及权力滥用与腐败的发生。各级公务员全部收入都实现货币化,才能减少官员贪腐发生的几率,同时有助于实现公务员与社会的自由流动。如今医疗、养老、住房等双轨制,确实困住了一些想到社会一展拳脚的公务员。政府应尽快实现公务员的医疗、养老、住房公积金等与社会的并轨。

再次,反腐政策要有连续性、持久性,否则,公务员的薪酬上来了,权力腐败之风并没有彻底扭转,必将引发新的社会冲突。

由是,公务员加薪不是不必要、不可行,而是必须分次第,从改革公务员制度的全局通盘考量。要在实现这三项基本前提后,才可以实施。并且,实施时还要有大局观——即纵向上,可把制定公务员薪酬待遇的权力下放到省级政府,因为中国各地区经济状况、发展水平差距太大,不适合中央政府统一制定薪酬方略;横向上,也要让公务员的薪酬高过该地区平均工资水准。公务员是国家实现治理现代化的重要载体,有专业能力的基层公务员更是直接并服务公众的关键环节。如果薪酬机制不能激励那些作风正派、资历老、技术过硬的公务员坚守在基层岗位,会损害基层公务员队伍的基本,势必影响公共服务质量。公务员薪酬制定原则应合理,哪部分该涨,哪部分不该涨,哪部分该降都必须了了分明。同时还要完善公务员退休制度,保证那些遵纪守法一生的公务员退休后,也能过上体面生活。一旦监督机制和薪酬制度都完善了,公务员贪腐的动力才会真正受到制约。

总之,任何一项改革,都不能只顾眼前利益,需要兼顾社会环境进行长远考量,否则,就会为后面的其他改革留下隐患。早前的高校并校扩招、医疗市场化改革等,都是殷鉴。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anshouyu/2728.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