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语:人间正道也沧桑

近来,政府有关部门整治“低俗之风”的决心和力度越来越大了,“扫黄打非”已由网络、影视、广播、书刊延伸到手机短讯领域,似有扩大化倾向。一度有消息称,电信部门要对发送“黄段子”的手机作销号处理,后来虽澄清为只是停止短讯功能,但仍难免令人有“东风吹,战鼓擂”之感。

在公共领域整治淫秽、色情信息,事关少年、儿童的健康成长,不难赢得大多数民众拥护。但低俗信息不同。所谓低俗,是相对高雅而言,它代表了一部分人的审美取向和文化心理。俗话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在当下中国,喜欢“下里巴人”的人,未必比喜欢“阳春白雪”的少。前不久,广电总局收听收看中心主任金文雄点名批评了一些电视节目主持人“低俗”,然而,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些主持人往往名气很大,节目也比较受欢迎——作为社会产品的一种,文艺作品的目的也是满足不同人群的不同需要,其中也包括部分人对“低俗”的需求。

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在许多方面已取得重大进步。其中最重要的两点,一是经济生活市场化,二是社会生活的空间越来越开放,留给个人自主选择的内容越来越多。这是比经济增长更加弥足珍贵的进步,因为它关系到一个社会的生机与活力,关系到民众的创造性和文明进步的可持续性。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让个人来选择,由市场来决定,这是中国社会经历多次反复、好不容易才确立起来的基本规则,是改革路向的基本标志。当前,不管是以道德建设、社会风气的名义,还是以其他名目,要把社会生活用行政方式管起来,都与这30年的改革路向南辕北辙。这是大是大非问题,关系到中国是继续改革开放,还是重回老路,或者换旗易帜。

信息管理看似事小,其实几乎涵盖除衣食住行外社会生活的全部内容。如果这些内容都必须按照一个标准管起来,只能按官方设定的“社会公德或者民族优秀文化传统”这一个模子运作,相当于一举回到改革开放前。按照这种标准,显然全民只能共看几部样板戏的“文革”岁月,才是最符合这种“先进文化”的时代。

社会生活领域的正道,是把选择权还给市场和个人。维护少年、儿童成长的健康环境当然重要,但不能搞“压倒一切”。这种维护同样要在法律的规范下进行,不能越界,不能剥夺其他人精神、文化消费多样性的选择权。媒体介绍的一位5岁孩子妈妈说得好:她建议有关部门根据不同年龄层次孩子的情况,建立专门的儿童、青少年网站,创造一个纯净的空间,创建一本孩子们自己的百科全书,就像当年的《中国少年报》、《儿童文学》和《少年文艺》等刊物一样,深入到孩子心中,以健康、积极向上的主流文艺作品吸引、感染、教育和引导孩子。在交由个人选择、市场竞争、优胜劣汰的社会生活领域,政府除维护法治秩序外,道德和价值观的建设只能通过正面弘扬,不能采取“封杀”、“肃清”异己声音的手段,更不能以自己的执政理想和理念包办或替代民众的各种生活需求,那既是一种僭越,也是一种违宪。

任何事物的正确性都有其适用范围,都有“定义域”。如果超出界限,扩大化,乃至走向极端,真理便会变成谬误。当政府拥有无可比拟的权力时,更应时刻保持审慎,明确自己行为的合理边界。弘扬“主旋律”无可厚非,但不能因此便剥夺其他声音的生存空间。“主旋律”本来就是相对于其他旋律而言,如果抹杀了其他声音,只剩下“单弦”“独奏”,也就无所谓“主旋律”不“主旋律”了。在这方面,中国早有深刻教训,“反右”、“文革”和“反精神污染”那种万马齐喑的局面,都属殷鉴不远。

对待民众多种多样的精神文化需求,只能采取多种多样的精神、文化方式,主要通过市场供需来满足,来服务。政府可投入资源,支持健康向上的作品,打造高雅空间,也可积极引进海外优秀作品,通过作品本身的价值和魅力吸引受众,逐步影响和引导民众的文化取向和消费习惯。前些年,央视引进美国“国家地理”节目,吸引万民争看,就是通过市场方式移风易俗的成功范例。

但是,时下有关管理部门除四面出击高调反“低俗”外,打造“高雅”的行动却乏善可陈。1月25日公布的“关于促进电影产业繁荣发展的指导意见”,重申国产电影年放映时间不得低于电影院年放映时间总和的三分之二,每年仅允许公映20部外国影片——从产业保护的角度看,此举可以理解;但从吸取世界各国优秀文化营养,提升全民文化品味和国民素质,增强中华民族软实力的战略眼光看,这种做法的效果可能适得其反。

近代中国长期闭关锁国,中华民族曾长期遭受各种压抑,一度丧失生机、活力。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的物质与精神生活同步增长,这才涵养出新世纪的复兴气象。在此决定社会进退沉浮的关键时刻,各级管理部门肩负历史责任之重,不应但求“无过”,更应追求“有功”。但求“无过”容易,只须管死禁绝即可。但这种“无过”,弄得不好就会对历史犯罪——如果在精神层面由“放”变“收”,重回老路,不但将重挫民众的自由度与幸福感,持续多年高速发展的经济成就也将难以为继。民族复兴靠的是人,是人的创造力,只有给个人以充分的精神自由,才能涵养出民众的创造力。那种习惯于“凡事管起来”的思路,或许短期内能有利于快速实现某些政府部门的行政目的,却与执政党“复兴中华民族”的宏伟目标背道而驰。写到这里,真有一种人间正道也沧桑的感觉。

《凤凰周刊》2010年7期 《凤凰周刊》 周兼明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anshouyu/622.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