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官员言论多变且抵牾

近些年发生的一些事,正在影响我们关于这个社会是否有效运行的判断。

刚出来没多久的新闻“明年我国公共场所将实现全面禁烟”,没几天就遭卫生部官员“辟谣”否认。

此轮楼市新政中,各地将要扩征房产税的新闻不少,重庆、上海等地均有相关报道,楼市股市因之震荡;但不久,先有国家税务总局官员声称“地方无权出台新税种,或者扩大征收范围”在前,继则国家发改委官员放言“3年之内免谈房产税”在后,楼市股市因之又反弹;旋踵,再有官员出来“辟谣”,称前述官员的说法“不代表发改委官方立场”,云云。对此,许多民众如丈二和尚,几头雾水,莫知所从。

官员言论多变且相互抵牾,并非始自今日。或者是因政出多门,不同口径发出不同声音;或者是因信息公开化的要求骤增,一时呈现无序状态;又或者是政府的一种新型治理手段,先找个渠道释放信息,试探民意,根据民意来选择进退;再或者,是媒体出于某种需要,故意放大了官员的某种声音?不管什么原因,自相矛盾的发言越来越多是不争的事实。这里面,既有社会进步的标志,又有政府和媒体的责任。进步的标志体现在官员敢说话、能说话了;而一旦运用不好话语权,可能带来的不利则在于,对于已经被管惯了的中国老百姓来说,官方声音突然多出且每每抵牾,容易混淆视听,令人不知所从。如近些年经常出现的官方“越辟越谣”的情况:首先有某个“不利传闻”在民间流传,政府有关部门赶紧出面“辟谣”否认,但不多久,又须对该“辟谣”进行“辟谣”,或者官方的否定被事实所否定。被问责官员的复出如此,印花税调整如此,油价上涨如此,京郊地震如此,甚至连天气变化也如此。以致有民谚称:“政府一辟谣,百姓就发毛。”怪不得有小说家开宗明义:“这年头,谁不相信谣言才是傻瓜!”

造成这些情形的原因,一方面是管理部门的布局不合理,没有清楚界定责权主体和边界,导致类似九龙治水的乱相;另一方面则是缺少执政透明度,政府没有及时提供周全的信息供民众明辨是非、明察秋毫。

官员言论多出且相互抵牾,损害的是一种看似无关紧要、实则关系到政权和社会稳定根基的东西,那就是政府公信力。在不同制度下,权力有着不同来源,或者民选,或者禅让,或者世袭,或者武力夺取。但是,一切权力的运行,都必须依托两种方式,一是依靠武力强制运行,二是得到民众的认可实现良性互动。在任何制度下,一定的强制必不可少。但仅有强制,政权必不可持久。因此,得到民众的认可,是一切政权有效运转并得以持续的关键。民众的认可,来源于民众对政权的认知。这种认知,既包括具体政策上的利害得失,更包括民众对政府的整体印象,即对政府信义程度的认知。信,就是言而有信;义,就是公正、利民。二者结合,即为政府的公信力。可见,政府公信力是具体政策得失之外,关系政权稳定的最重要因素。

政府公信力的培养很不容易,流失却很容易,大到政策朝令夕改,小到官员一次次不负责任的发言表态,都会让政府失信于民,对公信力造成损害。如果对这些损害不以为意,那么积少成多,就足以使公信力难以修复。

从官员声音抵牾致使政府公信力流失的情况看,目前修复起来还不太困难。根子上的解决就是要明确管理主体及其权力边界,防止政令多出;其次是开放公共信息,增加透明度,让谣言止于“知者”(即客观而全面的信息);再次,就是建立健全各级单位的新闻发言人制度,将专家、学者和官员私人身份与官方发言加以区别,以利于民众辨别;最后,还要规范和强化对要害部门的官员发言的监管,以防止个别官员为博虚名故意忽悠民意,或因不负责任的言论而获利,或干脆就是为某利益集团代言、造势,以减少不必要的社会震荡。

需要指出的是,诊治官员言论抵牾的现象,无需限制专家、学者、官员的个人意见表达;也无需打压媒体的“断章取义”——政府公信力的威信不是靠压制建立的,而是靠公开、公正和廉洁奉公奠基的。在某种意义上,政府公信力亦等同于政权的生命力,对于缺少政权退出机制的社会来说,尤其如此。在人们无法选择什么样的政权时,惟有期待一个有信义的政府。如果失去信义、限制表达权力、只靠权力强制治理,这样的社会是不能够和谐的,这样的政权也是难以稳定的。因此,治理官员言论抵牾乱相要对症下药,尤需严防“城头失火殃及池鱼”。

《凤凰周刊》2010年17期 《凤凰周刊》 周兼明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anshouyu/629.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