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语:不要让“细流”变成“管涌”

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湖北厅级官员家属在省委门口遭便衣警察殴打一事,因为“打错了”而得到迅速处理。不但公安部门的领导多次登门道歉,解释“大水冲了龙王庙”,误打了“大领导的夫人”,而且动手打人的警察很快受到处理,一人记大过被调离公安部门,两人记过处分。尽管挨打的一方仍不满意,拒不接受道歉,但毕竟体现了体制内部对工作失误仍具有高效的纠错能力。

然而,由此引发了一个深层问题:如果没有“打错”,而是“打对”了——即打的是某个普通上访者,难道随意动手打人就是理所当然、合理合法,不需任何处理和道歉的吗?

近几年来,一些地方以暴力手段截访、控访,似乎已成常态。政府本身习以为常,此次官员家属被打,就发生在省委大院门口,6名打人的便衣,事后证实也是省委大院内执勤的警察,当事人陈玉莲被围打长达16分钟,其间未见省委院内有人出面制止,可见,没有人觉得这样殴打上访者有何不妥;媒体对于不断发生、曝光后却又无可奈何的此类事件,也同样感觉麻木,不再视之为新闻。此次事情还是因为“打错了”人,基于被打者身份的特殊,才成为媒体追逐的热点,同时激起各方迅速反应。很多国人由此意识到,现实中个人所能拥有的安全其实都很脆弱,人与人的区别只在于,“你有没有机会”知道自己的安全有多脆弱而已。人们要想过上温总理说的“有尊严的生活”,还有很远的距离。

如果把打“大领导的夫人”之类体制内部的不意伤害视为冲击“龙王庙”的“大水”,那么,打普通上访者就如同只是“涓涓细流”。确实,“涓涓细流”不像“大水”那么引人注目,也不会马上造成权力体系这一“龙王庙”的强烈震动。但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如果“龙王庙”内的人,视线只是停留在“大水”上,当他们把“大水”平息下来后,或许会发现,“蚁穴”越来越多,“细流”已变成“管涌”,也足以冲垮大堤,淹没“龙王庙”。这便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

中国社会正处于转型期,也是矛盾的多发期,客观上“蚁穴”遍地皆有。要避免“蚁穴”转变成“管涌”,就必须慎重对待“涓涓细流”,务使其不致汇聚为四处开花。对“蚁穴”和“细流”,越早重视和处理,成本越低,副作用越小。对此,中央早已三令五申,要求各地坚决纠正那些限制和干涉群众正常信访活动的错误做法,确保信访渠道的畅通;严令慎用警力、慎用武器警械、慎用强制措施。这是以疏代堵,防“堤坝”溃于“蚁穴”,止“管涌”于“细流”的正确决策。但在现实工作中,一些地方对待上访群众依然是封堵为上,甚至一打了之。这些做法的实际效果,就是使“细流”汇成“管涌”,最终令“堤坝”毁于“蚁穴”。

温家宝总理曾撰文指出: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的首要价值。从公平正义的价值角度衡量,无权无势的普通上访者比“大领导的夫人”之类,更需要公权力的救济和扶助,更需要待之以善意、善行,更需要及时启动纠错机制。这既是社会主义制度内涵的价值要求,也是公权力的基本职责所在,更是防止“细流”变成“管涌”、“蚁穴”毁坏“堤坝”,保持政权和社会长期稳定的唯一正确选择。那种不问三七二十一,将上访者一律装车拉走的做法,在使上访民众离温总理所许诺的“更有尊严的生活”越来越远的同时,也使他们与执政者的心理和感情距离越来越远。前苏联“堤坝”倒塌的一个最重要教训是:曾经用鲜血和生命捍卫这个国家的普通民众,自觉与这个政权已经距离遥远;民众不再认同这是自己的祖国,不再认同和拥护那个曾经与自己同呼吸、共命运的执政党,而称之为权贵们的国家,所以,他们对前苏联“堤坝”的崩塌不但无动于衷,甚至还为之欢欣鼓舞。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人们期待,官员家属被打事件能够触发为政者更深入的思考,进一步作出后续处理:不是就事论事,处理几个具体的打人者,而是能够反思暴力截访、控访这类做法对执政党政权民意基础的深远伤害和影响,改弦易辙,将普通民众的基本权益和尊严,置于一时的稳定和管理的“方便”之上,置于优先的保障位置。更重要的是,要用真正有约束力的措施管好各级地方政府,防止那些只考虑自身利益并因此才依附执政党政权的官僚们,搬起石头砸坏了执政党赖以存在的基石。

《凤凰周刊》2010年22期 《凤凰周刊》 周兼明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anshouyu/634.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