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华尔街”究竟意味着什么?



9月17日开始的“占领华尔街”抗议活动,随着10月1日纽约警方对示威者的逮捕、5日美国工会的加入,已波及美国的70多座城市,未来可能还会有100多个城市参加。这次抗议活动将目标锁定华尔街,主要是抗议金融寡头给底层民众带来的灾难。这次抗议和前些日子的英国骚乱一样,起源于金融危机所引发的普遍的社会不满,因经济衰退导致的失业率增长和社会不公引起的贫富悬殊,正如抗议口号所说的:“我们代表社会的99%,要对那1%的贪腐说‘不’。”

美国畸形的金融制度,不仅制造了巨大的投机资本和市场动荡,也掠夺了大量中产投资者的财富,而政府削减公共开支的做法,却让底层民众蒙受着巨大的损失。这一切使得越来越多的人身陷华尔街带来的经济危局。抗议活动的政治诉求目前尚不明确,但显然将对华盛顿的政治决策产生影响。虽说这次抗议运动,是自196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以来,规模最大、波及面最广的一次社会运动,但很难说它会对美国的政治制度造成根本的影响。因为在把游行示威视为家常便饭的美国,当民众的价值期望与相关利益集团出现矛盾,通过社会抗议的方式来公开自己的利益诉求,唤起政府和社会的关注与决断,本来就是实现国家治理的一种方式。民众通过抗议参与到公共事务中,通过对自己的负责,来达成对组织和国家的负责,这是民主社会民众参与政治的一种常态。社会抗议不过是引起社会关注的一种方式,最终大家还是要坐到谈判桌边,着手解决出现的问题。

“占领华尔街”运动并不表明民主终结了自己的发展,事实上,它仍然在寻求自己可能达到的最大价值。可以看到,即便是美国这样的发达民主国家,民众在政治资源、经济资源和参政机会方面,仍然存在着许多不平等。而民众对此不平等并不是毫无办法,相反,不同种族、不同阶层的人,可以无所畏惧地站出来大声抗议,甚至还能像开嘉年华似的,在广场过起“暂时乌托邦”日子,就是因为民主制度在背后给他们提供安全支撑,这是这次“占领华尔街”运动经久不息的真正动因。民主制度从社会功能来说,有对资本进行限制的作用,民众通过手中的选票和各种政治参与权,来促进消费社会的发展和福利社会的完善,改变资本的随意性和专断性,使资本不像它的本性显现的那样有恃无恐、肆无忌惮。然而,这次金融危机却让我们看到,美国的金融资本早已放弃了应有的收敛和对社会契约的责任,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寻求一种无限的、独裁的金融权力。由于金融资本对社会影响的复杂性,民众起初并未意识到金融泡沫化对社会的危害,尤其是华尔街资本有助于美国政府霸权意识的扩张时,连平时最看重选票的政客也开始迎合金融资本的短期利益,最终酿成了一场波及全球的金融大祸,不仅制约了美国经济的发展,也损害了美国大多数民众的利益。

美国政治学家罗伯特·达尔很早就分析过美国民主的局限,他把民主分为理想民主和现实民主,认为在美国现实中的民主并未实现多数人统治,而只是多重少数人的统治。这种多重少数人的统治,仍然是一种精英统治,常常显示出不平等。对于多元民主的困境,达尔相信,只有通过大众更多的直接参与,才能平衡多元民主不平等的困境,目前的“占领华尔街”的抗议活动,可以说是对达尔理论的一次实践。它意味着民众开始主动行动起来,要求全社会在民主的理想与现实、自由与平等之间,进行一种新的抉择。在美国这种多元民主的社会体系中,政府也只是多元社会中的一元,政治权力是开放的,国家的权力并非由政府垄断,其他政治或经济性组织同样或多或少拥有政治权力。这种多元的参与式民主,同样要求参与方式的多样性,来推进现实中不完全民主的发展。很显然,在选举之外,社会抗议、游行示威是一种重要的政治参与方式,从某种程度上,它甚至能重新唤起美国民众对政治参与和民主选举的热情。

应当说,大多数美国民众都意识到,美国已经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刻。由于金融资本、商业财团及游说集团与权力精英形成了相对固化的政治结构,使得美国民主的选举和政治参与已呈现出一些形式化的弊端。由于金融等资本对公共议题设置的暗中操纵,也使得美国的公共话语呈现出作秀的特征。民众在这种多元民主的社会中,开始越来越多地感到政治参与的被动,作为个人的民众,常常被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权力竞争和分配所裹挟和淹没。在这种情形下,平等蜕变为各种利益集团之间依据本身拥有的资源,对利益进行分配的过程,公民的个性、精神、权利和利益,往往被其置身的集团所遮蔽。而那些在各种集团之外的民众,则成为民主社会中的无权者。这些人正是目前参与到“占领华尔街”运动中的主力。

美国出现的这轮抗议活动,对于民主肯定是一件好事,它意味着在美国民众中开始涌现出一股变革的热情。对于美国民主目前的困境,达尔在多年以前就提出过解决方案,认为只有在各个集团组织内部落实民主、把民主的原则从国家扩展到公司和一般经济生活中,才可能改变目前资本成为社会权力主体的现状。当然,同类研究的政治学说还有很多,但任何一种主张都需要民众的积极参与,才可能解决所面临的问题。因为民主的含义从来就是民众自己统治自己,它不仅仅指治理国家的一种形式,更是治理的目的。?

《凤凰周刊》2011年30期 《凤凰周刊》 周兼明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anshouyu/674.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