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语:微博实名制功能面面观

不久前,新浪、网易、搜狐率先落实了微博实名制,紧接着,南方7家网站以腾讯为首,亦进入落实微博实名制的跟进行动。一时间,实名制的快速推行引发了舆论热议。支持方、反对方壁垒分明,演绎了一场公共讨论的大戏。支持方认为实名制有助于提高微博的质量和公信度,反对方认为有损言论自由。甚至有网民强烈要求人大立法,实行微博匿名制禁止实名,理由是防止明星、富人、学者和官员利用人们的逐名心态,通过名气包装来忽悠网民,认为只有在匿名下,平民的声音才能获得平等传播。

争论中,没有人质疑实名制可以增强微博发言者的责任心、遏制虚假和有害信息传播,这也是支持者坚决支持的主要原因。近年来,微博在承载民意表达、及时传播信息方面,起到了传统媒体难以起到的作用,但同时,由于网络的虚拟特性,也滋生一些乱象。如一些网站或商业公司设立虚假的微博户头,通过制造“僵尸粉”冲人气,骗取广告转发费;一些人通过微博的即时传导功能,制造和传播谣言与虚假信息,进行网络欺诈等。许多人难辨其真假,又不胜其烦,网络服务商也提不出有效的解决办法。而实名制,恰好就可以解决这样的问题。通过实名认证,可以有效地控制各类“僵尸粉”和“水军”,对恶意的网络营销和炒作起到抑制作用,减少网络犯罪率,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微博内容的质量,净化网络环境。

但是,反对者的理由也真实有力。人们担心,在言论自由得到充分的法治保障之前,实名制可能成为政府强化网络言论监管的手段;依托实名制建立的事后惩罚机制,可能为“以言治罪”提供最大方便,从而使当下大陆“最后一条民众宣泄不满和监督政府的途径”被堵死。从2008年起,几乎每年都有人因网络言论而被追究各种罪名。因此,感觉到言论自由和安全更重要的人们,才坚拒实名。

从社会管理的顺序性而言,反对者的理由也是有力的。人们质疑官方:微博实名了,官员财产实名吗?海外绿卡实名吗?公车私用实名吗?公款消费实名吗?豆腐渣工程实名吗?在许多地方政府自我约束远不到位的情况下,不断出台强化对民众管理的措施,管制其仅余不多的表达管道和自由空间,无疑会加剧民众的对抗心态。何况,实名制将很可能导致公民信息安全等问题。支持一方的重要论据之一,是韩国多年前即实行网络实名制。但就在几个月前,韩国一家知名门户网站遭到黑客的袭击,3500万名用户的信息被泄露,为减少非法搜集个人信息的行为,韩国政府已决定分阶段废除网络实名制。

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11月底,中国微博账户已增长到3.2亿,约占网民的65%。网络和通讯技术也日新月异,“飞信”之后又出来“微信”。民众需要有自由表达的空间,这种自由表达应该免于恐惧,这是现代社会的文明基石之一,也是普遍人性的必然要求。“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任何手段都不可能真正阻挡或压制这种需求。如果强化网络言论管制确实是官方出台微博实名制的初衷之一,那么结果必然令其大失所望,因为实名制解决不了这样的问题。强行管制的结果,是官方与网民陷入拉锯战——即使微博被官方“管住”了,很可能又出现“微微博”?这种强化管制与技术进步的反复对耗,甚至不惜以限制技术进步来满足内容管制的需要,只能使社会在不断的内耗中被耗尽资源与活力。

解决问题的现实出路,在于政府要能真正的“放下”。现代社会中,人们的利益和需求多种多样,已不是单靠一个政府就能满足,需要无数社会主体的参与和合作。政府将一切社会事务都揽在怀中,把行政的触角深入到社会生活的每个角落,希望把什么都“管起来”,同时不给其他社会组织或中介机构以生长的空间,实质上只允许一个主体——政府及其附属社会团体的存在,其结果只会是在社会失去自治能力和发展活力的同时,政府的运行成本、维稳成本都越来越高,效率却越来越低。最终结局是,政府满足不了社会多种多样的需要,逐渐丧失信用和信誉,社会也承载不了越来越臃肿庞大的政府,只能一拍两散,两败俱伤。

中国能够从国民经济濒临破产的边缘,走到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今天,靠的是30多年前政府一定程度的“放下”,将经济活动的主导权一定程度地交给市场和企业、个人等市场主体。现在,中国面临日益复杂的矛盾、面对千差万别的诉求,同样需要政府放下那些不该管、也管不好的事务,一定程度地释放社会活动的主导权,收缩自己的权力和体积,给民间力量以成长空间,让社会进入政府、市场、民众各享其权、各负其责的法治航道。

《凤凰周刊》2012年2期 《凤凰周刊》 周兼明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anshouyu/679.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