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核武库引美忧思

中国核武库引美忧思
中国领导人认为一旦达成相互威慑,核武器就基本不可能在战场上使用。大规模核武库和军备竞赛耗费巨大,达不到预期目的,最终反会弄巧成拙。

中国核武库

      “中国的核导弹是否处于发射状态?是不是随时准备射击?”这个极其尖锐的问题出自4月下旬的清华大学的课堂上,提问者是参加第二届“中美高级官员培训班”的美国国防部官员。作答的中国国防大学杨毅少将也非常干脆:“我们的核导弹从来都是自卫还击,只要你们美国人不扣动按钮打我们,我们就不会打击你。”
       事实上,上述唇枪舌剑只是美国对中国核武库产生“不安情绪”的再现。如今在美国军界和防务思想库,普遍出现一种声音,那就是美国太过专注俄罗斯核力量发展是“严重失策”,五角大楼应该更加“警惕”中国核武库的壮大,因为中国正通过提高核武器生存力和可靠性来增强战略威慑能力,其中就包含了增加核武器数量的内容,这对美国来说“不是好兆头’。中国在山区迷宫存放核武器?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记者迈克尔·谢里登曾援引五角大楼发布的报告称:中国正在升级一座由地道和洞穴组成、用以藏匿其核武库的巨大的“地下长城”。这一网络位于中国中部山区中,其地道的延伸长度超过3000英里,还包括一个贮藏弹头的建筑综合体。据息,中国各地还分布着6个导弹基地。这些基地由第二炮兵部队控制。二炮部队掌控着大约65枚洲际弹道导弹。
       前美国国防部官员马克·斯托克斯为2049计划研究所起草的一份文件,对这些地道以及其中所藏之物进行了最详细的描述:这一基地有一个指挥部、若干实验室以及处在精密的电子设备、守卫部队和一支在山区巡逻的部队保护之下的导弹。
       很少被公开谈论的中国小规模核力量的现代化,在华盛顿已然成为政治问题一华盛顿的保守派正在与奥巴马政府削减防务预算的行为作战。泄露关于地下核网络的事实,似乎是中国与美国间所进行的一场威慑游戏的一部分,表明两国彼此信任度之低。五角大楼的报告称:“虽然保密和模棱两可依然是中国在核领域的主要态度,但偶尔透露关于某些与导弹有关的地下设施的信息,与就其有限核武库的可信性释放战略信号的努力是一致的。’
       为弥补在战争中的弱势,中国人经常使用的手段就是让敌人摸不着头脑。中国需要予以弥补的事实是,到2015年,中国仅拥有220枚核弹头;而美国则是5000枚。美国科学家联合会称:美国对中国导弹基地进行一次核打击,将导致2600万人死亡;而中国对美国城市的一次核打击,将导致4000万人伤亡。
       日前,原美国陆军上校迈克尔.S.蔡斯在詹姆斯敦基金会主办的《中国简报》上撰文称:中国正逐步从早期的“最低核威慑”,向更加积极主动的“有限核威慑”发展。他引用2006年版中国《国防白皮书》有关核战略的表述称:“中国坚持自卫反击和有限发展的原则,着眼于建设满足国家安全需要的精干有效的核力量,确保核武器的安全性、可靠|生,保持核力量的战略威慑作用。”蔡斯的解读是,这表明中国要维持可靠的“二次核打击”能力,这种能力即使面对敌方情报、监视、侦察(ISR)系统、精确打击武器乃至导弹防御系统也可靠。但中国官方几乎从不提及达到这一目标所需的核武器数量或相关武器构成。
       美国非官方学者推测,中国当前有数百枚核弹头,其中只有少数核弹头能投送到美国本土。但蔡斯对此并不认同,他推测“中国可能拥有超过外界认知的核武器数量,因为中国二炮建设的地下作战坑道规模超过部署少量核武器所需的范畴”。
       按照美国忧思科学家联合会(FAS)核问题专家汉斯·克里斯滕森的说法,中国洲际弹道导弹数量正以稳定速度增长,中国核武库规模自2006年以来扩充了30%以上。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主任季北慈声称:在五个公认核大国中,中国对其核武库进行的提升幅度较大,且中国核武器的打击精度和机动性能持续提升,尤其是将洲际弹道导弹的燃料从液体改为固体,作战反应时间大为缩短。
     在蔡斯看来,尽管中国核武器数量一直没有确切数字,但中国核武器在数量和质量方面的提升却是真实的,“美国最新版的《中国军力报告》指出,中国正致力于发展规模更大、生存力更高的核力量,包括发射井、公路机动发射导弹和战略核潜艇水下发射的潜射导弹。……鉴于中国国力充沛,特别是近年来中国军费增长,中国无论是常规军力还是核力量都得到大幅增强,这无疑将使美国的‘单边安全感’逐渐消失。”蔡斯说道。

中国无意拥有与美俄相当的核武库

      蔡斯最惊人的论断是:中国战略家正强烈建议政府加快核武器现代化,同时扩大核武器规模。“如果说国外核问题学者对中国核力量发展还只是猜测的话,那么中国战略家们的观点可能让西方人对这个问题有较为清晰的认识,让西方人来看看龙是怎样思考的。”

      蔡斯特别点了中国国内几位战略家的名字,例如中国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姚云竹少将,她曾提到:“美国导弹防御部署是影响中国核力量发展的最重要因素,中国需要重新评估自己的核力量在遭遇美国反导系统时保持反击能力的可靠性。”而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国际战略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楚树龙也认为:“中国应努力在面临美国发展导弹防御系统的情况下保持可靠的核威慑能力。”不仅如此,楚树龙等人还打破以往中国学者在谈及核武库规模时几乎不提供具体数字的传统,他们建议中国在今天有必要保持200枚核弹头,未来则应增加到300~400枚。

      不过,中国战略家们虽然建议扩大核武库规模,却不赞同制造数千枚核武器,追求与美、俄实现核平衡的观点。在他们看来,建设规模过大的核力量未必是好事,例如姚云竹就指出:威慑效能并不与核武器数量完全成正比,具有较高生存能力和可靠性的小规模核力量同样能起到有效威慑,“中国将坚持大战略层次的核威慑,奉行基于报复性的‘二次核打击’能力,通过不确定性获取更佳威慑效果,通过提高生存能力、防空能力和安全性使核武库现代化”。由此可见,姚云竹的意思是“中国核现代化应继续坚持中国长期奉行的核武器发展政策”。

      中国战略家们的分析也清楚表明中国政府长期以来的观点,“中国领导人认为一旦达成相互威慑,核武器就基本不可能在战场上使用。大规模核武库和军备竞赛耗费巨大,达不到预期目的,最终反会弄巧成拙。”

      蔡斯指出,有三个重要因素影响中国准确需要的核力量结构的决策:首先,从整体上看,中国对外部安全环境的感知及其与主要大国的关系是最重要的因素;其次,从作战的角度看,中国必须考虑发射井式、公路机动和潜射核力量所受的潜在核威胁与常规威胁;最后,中国还会密切关注导弹防御系统的发展,因为它可能会在很大程度上损害中国对敌进行威慑的核报复力。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2010年的《核态势评估》报告最大特点是对中国核武库的关注程度上升。报告中有30多处提到中国,并把中国核力量与俄罗斯相提并论,这代表了美国对华的不安与不信任。中国学者认为,这显示中国今后将会面临来自美国更大的压力,现在美国政界、军界、智库甚至民间的专家都对中国的核武器发展说三道四,表明美国已经开始对中国加大施压度。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滕建群认为,中国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中国无意威胁别国,更不会挑战别国。

      滕建群进一步解释称:对拥有少量核武器国家来说,保持其政策模糊性完全是为了保证其有效可靠,这是惯例,中国不可能破例。中国核政策和核力量是最经济有效的。再从中国战略力量部署态势看,它同样与众不同:平时核武器不瞄准任何国家,只有在国家受到核威胁时才提升部队戒备等级,在遭受核攻击条件下对敌进行核反击。这与中国自卫防御核战略密不可分,中国在未来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这种部署态势。

《凤凰周刊》2012年16期 方言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junqing/116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